【Entropy&Energy】 Chapter 5

Entropy&Energy

 

           熵与能

 

   这世上有两种力量——熵与能。前者会带来舒适的平静,后者则导致平衡的破坏。导向不安定,或是动荡的状态。

 

                                                                       ——Yevgeny Zamyatin
电梯间:Chapter 1,2  Chapter 3  Chapter 4  Chapter 5  Chapter 6  Chapter 7  Chapter 8  Chapter 9  Chapter 10 Chapter 11  Chapter 12  Chapter 13  Chapter 14  Chapter 15

写到现在为止自己最喜欢的一段在这里(笑)结尾傻白甜(?)

Chapter 5

        “不,不是我。”Shaw自言自语,“不可能是。”

        “我能带走它么?”Shaw抬头问正看着她的工作人员,“我就是Sameen Shaw。”

        “好吧…如果你能证明你的身份的话。”

        Shaw思考了一会儿,从口袋里抽出了驾照,扔在那人的桌上。其实她也不知道要拿这张单子去做什么,首先,这不是她的字迹,再来,这也不会是她的电话号码。所以她想她大概可以试着打通这个号码,虽然她不认为这个号码真的能打通。

        一切都太蹊跷了。走出分站后,Shaw开始整理整个事件。

        她没有寄过这个包裹,有人却写了她的名字,一定是因为她和Cosmos接触的某些东西有关——是一种提示。她甚至怀疑那个寄件人早就料到她会找到这张单子,并且早就策划好要给她一些暗示。

        而从事情的起因来看,Samaritan派人杀害Cosmos,出于某种原因那个叫做Root的女人恰好出现在现场,Greer又恰好派Shaw去伏击了她。事后Cosmos的一切情报都从Shaw眼前消失了。Root——伏击对象,却反倒没有杀Shaw的想法,甚至提供了线索和帮助。让她找到了这张有暗示意义的单据,事情回到了开头——有人想给Shaw一些暗示。一切都巧合得像在玩一个早就安排好关卡的通关游戏,且它的设计者对于Shaw在不同情境下会采取的行动都了然于心。

        她能想到两种可能性。那个女人安排了这一切,引她上钩,试图让她做某些事情。但她不觉得那女人能确保被派去射杀她的人是Shaw,这个计划从一开始就不能成立。另一种可能性,则是有某个藏在暗处的人故意安排了这一切——就像故意安排她和Root见面一样,安排了故事的全局。

        Shaw不知道。

        她唯一能确定的只有一件事——Decima欺骗了她,仅仅是如此,也足够让她忍无可忍。

        Shaw尝试了那个电话号码——无果。把它输入搜索引擎——无果。她迷茫于下一步该要进行的行动,觉得似乎不依靠电脑什么都做不成了,这让她有些恼火。

        “The Machine在说话。”Root抓起桌上的纸笔,写下一串数字,“看起来又像一个地点。”

        “是哪里?”Reese看着它问。

        “我不知道,”Root对电脑前的Harold举起那张纸,示意他查出那个座标,在Harold给出答案前,Root就朝他走去。

        “这是…一个弃用的剧院。”

        “为什么The Machine让我们去那里…”Root自语道,“也许有她希望我们发现的东西。”

        “我们该去么?”Reese向Harold征求意见。

        “我们不知道哪里有什么,但…没有别的选择。”Harold抬头看着嘴角带笑的Root,“但Root,你得留在这里。”

        “我同意。我不觉得你那虚弱的身体能帮什么忙。”

        “如果The Machine就是希望我去呢?”Root偏着脑袋,“我想你们也会需要她的指示,而且…我很好。”

        “你看起来不太好。”Reese闭上眼睛,指指挂在Root肩上的固定带,贴在背上的纱布和她白中泛青的脸色。

        “我很坚韧的。”Root笑了,用左手摘下挂在右肩上的固定带,“你可以算我半个人。不管怎么样,两个半人也好过两个。”

        “Samaritan知道么?”Harold问。

        “目前还不知道。”Root沉下了表情,“但我们暴露的瞬间它就会知道。我觉得那里到处都是摄像头。”

        “什么意思?”

        “你们的身份应该已经暴露了,我想。”Root尽可能慢得说,“找到我们只是时间问题。”

        “这就是你这些日子不让我们出去活动的原因…”Harold喃喃道,“那么你呢?”

        “你一定忘了我可以每天换身份。”

        “所以…”

        “只要我们想进入剧院,Samaritan特工就一定会来。”

        “或许你可以让我一个人去。”Root笑笑。

        “别开玩笑,”Reese摇头,“虽然我明白你想和Shaw来个面对面的talk。”

        “我们没有时间,Root。”

        “好吧。”Root妥协地叹了口气,转身去拿Shaw枪库里的枪。”

        “让她知道了的话她一定会发飙。”Reese微笑着说。

        “她总在发飙。”Root看着他回答。

        “Samaritan特工已经离我们很近了,”Root告诉Reese,“The Machine说我们必须要快,我们要找的东西在三楼。”

        他们刚刚敲碎旧剧院门上的锁,进入到处都显露着来自年代感的斑驳的大厅,左右分别有两条弯曲的楼梯通向二楼,Root观察了一圈,只有两个出口,但他们对面的出口恐怕无法从里面打开——铁制的。这就意味着他们要么原路返回,要么打碎几扇玻璃窗。
         “你们上楼,我们需要一个人在这里拖住他们。”Root给枪上了膛。
         “你一个人没办法的。”Harold用手压下她的枪。 
         “你们不可以被他们发现,Samaritan已经认识你们了,还不认识我,”Root说着已朝楼梯后走去,“他们只能从这个入口进来,我会保护好自己。”

        “Root...”Reese似乎还想再劝些什么。

        “现在就走。”Root喊了出来,“好好期待我们的下次见面。”

        看着两人从楼梯走上二楼,消失在视线中,Root才松开牙齿瘫软在扶手上。用手肘支撑身体,但这样做使她用力的右臂疼得像撕裂一般,不过数十秒就已满头大汗。

        恐怕过不了这一关了,她想。握紧手里的枪。 
         她看到陌生的面孔端着枪一个接一个地通过入口。八人,至少目前是。她只有两条手臂,无论如何在打中其中两人的瞬间,她的所在位置就会暴露——唯一一个避开摄像头的位置。她于是用左手撑起上身,先把右手架在铁制的栏杆上,慢慢伏下身体后,才把左手也架上去,透过缝隙观察他们。每个人的动作都让她冒出一身冷汗。

         她瞄准了两个看起来比较强的男人,直接打中了他们的大腿——她对于膝盖真的没有什么执念。其中一人对着外面喊了些什么,更多端着枪的人朝她的位置走来。于是Root随意对几个人的肩膀开了几枪,随后就听见各种子弹敲击在她背后的铁杆上的声音。她试图迅速转身逃走,却在转身的瞬间因为背上的疼痛双手着地跪在地上,右手中的枪滑出去几米远。没有时间去捡了,她想。于是站起来钻进剧场的观众席。

        如果和其他剧院一样是软式的座椅就好了,挡子弹的能力该有多好。这里只有木制的一排排座位,到处都是空隙。为了防止他们开灯,Root一枪打碎了门边的电灯开关。躲在某一排座位后面,每次瞄准几个人的腿开枪后,就后退两排。她知道,如果退到了第一排还没有解决所有人的话,她就玩完了——或许她还能踩在舞台上像演什么英雄剧一样,悲壮地去死。

        “Oh,那可不好。”Root自言自语地皱起眉头。

        这时她听见一颗子弹飞过了她身后的椅子。心头一紧。腹背受敌从来不会是什么有趣的事情。而在回头看到Shaw面无表情的脸时,她的心几乎被巨大的恐惧和无力的安定所平分。

        Shaw对着她又开了一枪,又一枪。Root用力地挪动身体,才不至于被击中,但身后的特工也越来越近了。这样一来她无法吸引他们的注意力,也无法替Finch和Reese解决这些人,无法保护他们,她不想输。

        Root咬了咬牙,她看到Shaw正瞄准着她,正如她也瞄准着Shaw。 
         她先开了枪,打中了Shaw的手臂。Sorry,她在心里默念,但我不会杀你,永远不会。然后她拖着遍体鳞伤的身体摸滚带爬地朝舞台上跑去,经过Shaw身边,她看到她愤怒的表情和试图去捡起枪的左手。Root不愿再看她。她咬住嘴唇从她身边走过,站上舞台,把自己彻底暴露给敌人。这一瞬间她真的恍惚着、恍惚着觉得自己仿佛是主角,仿佛一位英雄。仿佛可以忘记这位英雄曾经走过的永不能被原谅的人生。

        她扑倒在舞台上,似乎再也站不起来了。一切悲壮得可笑。她看到Shaw对她举起枪,才意识到自己也还紧紧地、倔强地握着枪。

        Shaw开枪了,打飞的却只是她手中的枪。枪而已,Shaw却因自己的准头而得意地笑了。

        “Hey,我们找到他了。”

        听到Reese的声音使她感到前所未有的释然,完成了使命,即使她正不堪地卧在台上。

        “Root,你在听吗?”

        “是的。我还需要些时间解决问题,你们该走了。”

        或许是Reese听出了她的不对劲,许久都没有回答。

        “很高兴能认识你。”Root勉强地笑了,用最后的力气爬起来,看着Shaw的眼睛让她感到难过,她想要再试着挣扎一下。转身后她不知道背后的枪声究竟来自其他特工还是来自Shaw,耳中一片混沌,她只能够奋力冲进了后台,往楼上走。她也不知道该去哪里。

        打开了一间房门,门上已没有门锁,空荡荡的,被找到只是时间问题。房间的窗户下方是一片草皮,而二楼的高度即使跳下去也不至于伤得很严重。只是Root不确定跳下去后自己是否真的还会有能力逃走,或者只会在窗下被扫射而死。总之,需要赌一把。

        Root看了一眼窗外的电线杆上指向地面的摄像头。

        “这可不太妙。”Root说着说着皱起了鼻子。

        她怀疑自己是否真的已经神智不清了。甚至没有注意到背后的门已经被打开,而走进来的Shaw此刻就站在她背后——以至于她回过头时吓得猛地颤抖了一下。

        “一如既往地走路不出声啊。”Root自嘲式地笑了笑。

        “你打算跳下去逃走的么?”Shaw直勾勾地盯着她,面无表情地,看不出什么波动。

        “不然呢?你有更好的方法?”Root觉得自己真要改改耸肩的习惯,她又害自己疼得捂住了右肩。想到这里她抬头看Shaw被她击中的手臂,正在流血,“我很抱歉…”

        “你是该抱歉,还要后悔。”Shaw因为看了一眼外面的摄像头。

        “你知道…”Root看着Shaw把手伸到背后插枪的地方,心里很清楚即将发生的事情,她想再从Shaw的眼里寻得一些慰藉,那里却一片空白,她接着说,“我不愿意让任何人伤害你,除了…”

        Shaw却把抽出的东西丢给了Root。手上的东西看着有些眼熟,Root花了足足三秒才意识到那是她的电击枪。她惊讶地抬头看Shaw,那里似乎多了一些她熟悉的东西。

        Shaw保持着面无表情的样子,僵硬地向她走近。Root条件反射地后退了一步。

        在只剩下一米之远时,Shaw忽地奋力冲向她,朝她伸开了双臂——

        Root觉得,虽然她记不清楚了。她觉得Shaw环抱住了她的肩膀,用那双熟悉的手护在她背后。或许是这样的,她们一起,或许是她被Shaw撞着一起飞出了窗外。

        Shaw抱得很紧。Root并不确定。

        她只确定Shaw在她耳边用低沉的声音轻念了一句,“像之前一样电我。”

        Root紧握着手里的电击枪。Shaw在空中转了个身,背部着地了,Root从她怀里滚到一边。她用余光看了一眼不远处正看着她们的摄像头,对Shaw的脖子举起了电击枪。

        “没有任何人可以伤害你,除了我。”

—CONTINUE—

Chapter 6

评论 ( 27 )
热度 ( 160 )
  1. JFM 转载了此文字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