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tropy&Energy】 Chapter 6

Entropy&Energy

 

           熵与能

 

   这世上有两种力量——熵与能。前者会带来舒适的平静,后者则导致平衡的破坏。导向不安定,或是动荡的状态。

 

                                                                       ——Yevgeny Zamyatin

电梯间:Chapter 1,2  Chapter 3  Chapter 4  Chapter 5  Chapter 6  Chapter 7  Chapter 8  Chapter 9  Chapter 10 Chapter 11  Chapter 12  Chapter 13  Chapter 14  Chapter 15

嗯这章…感觉就是…前戏………
 下章捆绑play和“船戏”预警?

Chapter 6
         双手托在Shaw的腋下,这感觉让Root有些熟悉。但她尽可能不去回忆,就这样抱着Shaw慢慢地、慢慢地走在无人的街道里。这已是她最快的速度了,双腿重得如同铅条,每次落地,都难以再抬起下一次。

        她不知道Samaritan的特工还有多久会赶上她们。不知道是否在那之前自己就会倒在路边。更不知道Shaw究竟希望她做什么,带她去哪里。

        她不知道是否还能再抱有期待。

        靠在墙边休息一会儿,把Shaw放在她腿的右边靠着。她看到Shaw正盯着她,似乎想用这双眼睛表达心中的愤怒和焦急。这让她很难过也很受挫,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双腿一软地跌坐下来,仰头看着并不很蓝的天空。

        “抱歉,我不行。”Root喃喃道,她觉得不出一分钟自己就可以睡死过去。

        “你对得起我?”Shaw终于能说话了,挤出来的声音仍有些不自然。

        “抱歉。”

        “早知道不如杀了你。”

        “你不会的。”Root笑了。

        Shaw也不再说什么。许久才又开了口,这次的声线稍稍正常了一些。

        “你会死的。他们能追蹤我吧?”

        “原来你知道。”

        “我不蠢。”Shaw深呼吸了一下,“这也是我质疑自己的存在的原因。虽然知道自己没有任何感情。”

        “你有。”Root立刻否定,“相信我。你必须相信我。”

        “So…向我证明吧。”

        Root于是咬咬牙,重新拖起Shaw,这次Shaw可以小幅度迈步子了,这让Root轻松了一些。她尽可能笑着看着远处,不想让Shaw再看到她不堪的样子。

        “很疼,对吧?”

        “确实很够呛。”Root试着分散注意力,“我该带你去哪儿?”

        “去有电脑的地方。”

        “电脑?”

        “是啊,我想借用一下你的天赋。”

        “好吧。”Root不掩饰心中的喜悦。

        “他们还跟着吧?先告诉你,一旦他们追了上来,我就不得不杀了你。所以,加速。”

        “我已经尽力了。”Root努力调整呼吸,“我们会没事的。”

        “我们?不,只有你。”Shaw皱了皱眉头,“别把我说得像你的朋友。”

        “或许现在还不是,但我们可以成为朋友。”

        “Hey,你在流血。”Shaw看到血沿着Root的右臂淌下,成片地浸湿着Shaw的衣服。

        “你也是。”Root撇撇嘴,“所以就算他们在追我们,我们也得先找个地方歇会儿。那天把我拖走,费了你不少劲儿吧?”

         “哪天?”Shaw想了一会儿,“当然不。第一,你不算重。第二,别看不起我。”

         “Sweetie,你知道和你这样聊天有多棒吗?”

        “OK,真他妈棒。可惜你看起来快死了。”

        “我们现在可以找到车了。”Root侧耳听了一会儿,“你能开车么?”

        “或许。”Shaw感到莫名其妙,姑且唬弄着回应了。

        Root在The Machine的指引下找到了一辆没有上锁的车,虽然有些对不起车主,Root还是把血乎乎的Shaw和自己丢进了车里。她坐在副驾驶座上。

        “你果然不是什么好人。”Shaw翻给她一个白眼。

        “所以才说停车要锁门。”Root笑得有些勉强,嘴唇苍白而无力,“去我给你的地图上画三角形的地方。我想我可能得睡一会儿了。”

        等Shaw拿出地图确定地点,Root已经在座位上失去了意识,脸无力地耷拉在车窗上。Shaw不自觉地凑近看了看她的脸——白净的皮肤,细长的眉毛下轻闭的、搭着修长睫毛的眼睛,高挺的鼻梁。或许也没有那么讨人厌。

        Shaw随即又否定了这样的想法,赶紧把手放回了方向盘上。

        “Hey,”Shaw本想拍Root的肩,迟疑了一下,最终拍在了她薄红的脸上,“我们到了。”

        “抱歉…我就这么…”Root摇晃着抬起脑袋,“我们下车吧。”

        “他们不会来了?”

        “会的。”

        Shaw听完不再说话,仿佛自己是个很大的麻烦。

        下车时天色已黯淡下来。黑夜从城市的地平线一角无声无息地蔓延,每个夜晚降临时,Root都会恍惚着觉得天不会再亮——就好比人生只能绝望一次,  只能犯一次错。正如她放弃了自己错误的人生。而她不明白为什么会有人愿意向她伸出手——哪怕是残破的手。即便她一次次落入黑夜里,被黑暗覆没,那些人也会如同太阳一般一次次地按约定升起。反反复复。

        Root径直走向楼道最里侧的防盗门,取下腰间的钥匙开门。

        Shaw不知所措地跟着。她没有后悔的余地。眼前的屋子将“凌乱与整洁之美”展现到了极致。从整体格局来说,主人该是个有条理的较真的人。而从散落的物件来看,若不是忙得顾不上生活,便只能美言之——不拘小节了。比如桌上横七竖八地躺着面包袋,奶酪盒,速食咖喱的包装袋。再比如沙发上堆着各种风格款式和颜色的衣服,散乱成一片。

        “这他妈的是什么地方?”Shaw皱起眉头。

        “我家。”Root笑了一下,显然有些窘迫,“虽然这么说,其实我也不经常回来。”

        “你就这样过的日子?”Shaw无法把桌上的狼藉和Root的脸联系起来,“你知道什么叫作倒垃圾吗?”

        “好吧…”Root不自觉地撇了撇嘴,“我的主子比较烦人。”

        “不是说不为别人工作么?”

        “她比较…特别。”Root诡异地笑了,在心底期待某人可以吃一次醋,却失败了。

        “随你便。但你得给我绷带和酒精,药的话…”

        “都有。”Root说着打开了最上方的柜子,“常备物品。”

        Shaw接过一卷纱布,酒精,她没怎么用过的药。用牙咬破袖子,Shaw把伤口露出来,在心里记恨那个朝她开枪的人。习惯于疼痛并不代表无法感受疼痛,如同习惯于孤独并不表示感受不到孤独。Shaw往上面倒了酒精,一言不发地擦药,因为只能动一只手,上绷带花了她一些功夫。她真的想要回头去骂那个女人。

        Root并不像Shaw一样习惯于疼痛。尽管她或许习惯了孤独。Shaw看到的Root正带着与平常那副不怕死的样子截然不同的表情,她拿着沾了酒精的棉花一点点擦拭着肩上的伤口,每一下都激起她一阵更痛苦的表情。Shaw恍惚着看了一会儿,虽然她也想不明白她所无法移开视线的到底是什么,但这里的每一瞬间她都觉得仿佛自己是个普通人。

        或许是太痛了,Root随意擦干净伤口后就准备上药上纱布。然而她的两只手如同断了线的人偶,无论如何都无法配合起来。指尖颤抖,那样子有趣极了。甚至——有些可爱。Shaw为了不让她分心,甚至无意识地屏住了呼吸,一动也不动。

        Root第三次把位置弄偏的时候,Shaw的心里又开始烦躁了——她看到那伤口又开始有血冒出来,Shaw打心底厌恶笨手笨脚的女人。于是她咂着嘴坐到Root右边,一手抓起了酒精瓶,瞥了一眼Root瞳孔里恐惧的颜色,她翻了个白眼后极不情愿地用手捂住了她的嘴。

        “敢叫出声来,我就捏烂你的嘴。”

        Shaw说完就对着Root的右肩侧起了酒精瓶。液体落下的过程仿佛被无限放慢,而触到殷红血液的瞬间,却又被无限缩小,紧紧拽住Shaw的整一个大脑。她感到另一手触着的Root在那里轻颤了一下,把热呼呼的气流吐在她的手心上,一波又一波。有一些温热的东西落在她的手背上,她看向Root,她正闭着眼睛,任凭眼泪漏过细密的睫毛滚落下来。

        本该说出口的嘲讽,都被卡在喉管处,抹上潮红,褪去。

        “我该文雅些的。”Shaw说。

        “你这是在道歉吗?”Root用左手拿下了Shaw还捂在她嘴上的手。

        “没有。”

        “好吧。”Root扬了扬眉毛,看着Shaw为她上药,贴上纱布。

        “背上的呢?”

        “我想它没事。”Root转动了一会儿脖子,“我们该先抓紧时间用完电脑。”

        “也对。”

        “你想要我帮什么忙?”

        “就…”Shaw舔了舔嘴唇,取出一张纸片递给Root,“上面一行数字我不知道是什么,下面一行是我抄的包裹单号。你有办法躲过Samaritan查它么?”

        “这不难。”Root挑衅式地用食指和中指夹起它,在Shaw的耳边晃了晃,表示疑问。

        于是Shaw向她解释了关于那个包裹的事情——莫名被写上去的她的名字,并不存在的电话号码。

        在这个过程中Root只是若有所思地点头,看着像向老师回答问题一般的Shaw。

        “我想这也许是什么密码。”Root说着走向一扇关着的乳白色门,她取下另一把钥匙打开它,在推开门前先回头看了Shaw一眼。

        “看什么?”

        “没什么。只是希望你别被吓到。”

        说完,Root推开门按下右手边的灯,径自走入后转身看着不知所措的Shaw。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黑客标配?Shaw愣了许久才走进去仔细观察。三台巨大显示屏的高精度电脑,左手边是几十个没有开启的像监控视频一样让屏幕。右手边则堆满了各种叫不出名字的仪器,Shaw每走一步,都会有什么机器发出奇怪的声音。

        “应该说,这里才是我通常住的地方。”Root玩笑式地用手托着下巴。

        “这真酷。”

        “来吧,把你的小号码输到你正前方那台电脑的显示屏上的框里,这台电脑走的安全网络是绕开Samaritan的…好吧,并不是我设计的。”

        “输进去么?”

        “我先去拿些东西,一会儿来看你。”

        “好吧。”

        Root走回刚才和Shaw坐的地方,表情比起刚才,显得严肃而僵硬。她皱着眉头拿起桌台下的东西。

        “Hey,我弄好了。”

        “Oh,让我看看…”Root走向Shaw的背后,如她所愿地把手搭在了她肩上,Root深吸了一口气,“我很抱歉,Sweetie。”

        不等Shaw回答,她便第二次对着Shaw的脖颈放下电
 击枪。

        我很抱歉,他们来了。

—CONTINUE—


Chapter 7

评论 ( 17 )
热度 ( 125 )
  1. JFM 转载了此文字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