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tropy&Energy】 Chapter 7

Entropy&Energy

 

           熵与能

 

   这世上有两种力量——熵与能。前者会带来舒适的平静,后者则导致平衡的破坏。导向不安定,或是动荡的状态。

 

                                                                       ——Yevgeny Zamyatin

电梯间:Chapter 1,2  Chapter 3  Chapter 4  Chapter 5  Chapter 6  Chapter 7  Chapter 8  Chapter 9  Chapter 10 Chapter 11  Chapter 12  Chapter 13  Chapter 14  Chapter 15


我承认,这章很甜。
 发糖前想先简单谈谈这篇文。
 走到这里算是一个转折点,但真正的点题并不在这里。也就是说这篇文里肖根关系真正的改变并不在这个地方。
 首先这篇文的构想,我在想根妹就算遇到一个什么都不记得的大锤应该也可以不慌不忙吧。我只是想试试看,如果从另一个角度去发展肖根的关系,让她们互相做出一些改变和忍让,会是怎样的fu?其实从第一章起,我就想把肖根积累感情的过程浓缩。因为设置了一个实质上已经经历过感情启蒙的大锤,所以根妹不至于真的身处水深火热之中,她自己应该也很清楚XD
 但不管怎么样,这章里大锤的举动对根妹而言是个意外。
 对于大锤来说同样是一个没有经过自我意识操控的意外。

Chapter 7

        Shaw的口型轻动着。Root无法读出她说的话。

        把Shaw的手腕用粗铁环扣住,手脚都锁在了床上。她把钥匙郑重其事地放在床头柜上,又从衣柜里抽出黑色皮衣,在Shaw的面前把两支枪捆在了腰后。

        Shaw所能做的只有愤怒地看着她用另一条皮带束上纤细的腰身,托起带血的手臂小心翼翼伸进刚拿出来的外衣里。

        “钥匙就在这里。如果我回不来,会有人来找你,你告诉他们。”

        Shaw飞速地转动着眼珠,试图去否定一些什么。

        ”你知道的,我不能让他们看到你和我在同一战线。”

        Root伸手整理了Shaw散在脸上的头发。

        “虽然你大概不觉得自己和我是同一战线的。但你该发现了——发现自己有多相信我。”

        “睡一觉吧。”Root这么说着走向门口,“其实你并没有全部忘记,你能感受到那些…”

        剩下的话Root没有说出声音。她只用口型说给自己听。

        The days we loved each other.

        那十五分钟里,Shaw的烦躁几乎要从她的大脑框架中冲破。她不知道也不敢去想冲破后会触及到多少烫手的喜怒哀乐。她不想要——她宁可只留住这些烦躁。

        从床上望见的窗外,天已经全黑了。淡淡的光也许来自某处摇曳的路灯。

        从始至终她没有听见一声枪响。大概是Root在房间的看不见的角落铺满了隔声装置。

        冷静下来,Shaw才意识到一些事。

        Root总能预见到将要发生的事情。Shaw不知道自己对她的奇异行为为什么会产生那种习以为常的错觉,因此丝毫没有起疑,甚至没有思考过这个问题…无论如何,她都应该提前意识到的。她该意识到Root一定会一个人出去拦住她们——Shaw想起了她单薄的腰身和纤细的手臂,而她自己却从始至终都只顾及到了她自己。Root或许每时每刻都预见着自己的死亡…那样以来她们所做的亦将白费。或许不仅仅是这些。Shaw不希望这样的结果发生。她不知道心里那些莫名其妙的该死的烦躁都是从哪儿来的——那些把她围得滴水不漏的东西。

        她用尽全力大吼了一声。

        却不知道自己是在试图赶走它们,还是在呼唤它们。

        Shaw不知道过了多久。

        她听到门锁里插入钥匙的声音。于是奋力抬起了上半身。她希望看到那张熟悉的——至少并不陌生的脸。

        “Root。”她第一次这样叫她。

        Root听后,似乎愣了一下,关上门,把手里的袋子随意扔在了桌上。

        “呃—”Shaw看着Root用钥匙打开她手上的铁环和其中一只脚上的铁链,“你还好么?”

        “我把他们都放倒了。”Root的声线里透着无限疲惫。

        “我们不该离开么?”Shaw看着自己另一只脚上的铁链。

        “不,我想他们不会来了。”

        Root似乎不想再多说什么,Shaw也就没有问原因。

        “但我还是得锁着你。其他的事留到明天好吗?”

        即使心中不情愿,Shaw还是对她说了好。她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这样善解人意了。

        Shaw看着Root在她身边脱下了皮衣,抽出腰后的枪。黑夜里那个背影显得更瘦削了。紧接着她有些费尽地解起了扣子,从始至终都没有说一句话。原来Root也有如此沉默的时候,而那沉默使Shaw恐慌。那些本该从Sameen Shaw口中说出的话全都堵在了嗓子里。她想起身替活动不便的Root解开衣服,但她不确定Root是否会希望她这样做——再或者,这也只是她的一个胆怯的借口。总之,从始至终她也只是一言不发地看着Root的背影。

        她看见Root一个人默默地用湿毛巾一点点擦拭着单薄背脊上沾满的凝血,一点点地,没有喊也没有颤抖。即便Root已经关了灯,Shaw还是看见了那瘦削的背上其他新的旧的伤痕,它残破不堪。

        她看着一个人的Root静静地做完所有事。

        不知怎的,连她自己也从未感受到过的孤独,却从Root身上感受到了。

        “Root.”她再次唤起她的名字,或许并不出于本意。

        Root甚至没有问一句她是否介意,便直接在床上坐下,慢慢地放倒那残破的身体。即便如此,Shaw依旧捕捉到了一些轻微的颤抖。

        半赤裸的Root从脚边拉起了被子,尽可能轻地搭在自己身上。

        “Hey,分给我一点。”Shaw对她说,接着便靠近她一些,将皱在一边的被子拉了一些盖在自己身上。在伸手时她不小心碰到了Root,一两下。

        两人都把肩膀露在外面,实质上面对面地枕在一个枕头上,却谁都没有看谁。

        正如Shaw在数着Root的呼吸声一样,Root亦在心里数着。

        “你不能再这样了。”Shaw说着,她微哑的嗓音顺着空气旋转下沉。

        Root抬起眼睛看她,即便在夜晚里,那双眼睛里也有波澜。

        她似乎知道Shaw所指的是什么,但似乎又不知道,因而不明所以地望着。

        “这忧郁的样子太诡异了。”

        Shaw自己说完,却和Root一起愣住了。

        大约三秒后,Root忽然哧哧地笑起来,闭上了眼睛,却又重新睁开来看着Shaw。

        “Shaw.”

        她叫她的名字,悄悄地。

        “Um...”

        Shaw眯着眼睛回答她。

        “Sameen?”

        她戏谑般地轻提着语调。

        “Yeah.”

        “Shaw.”

        “Root.”

        “Sameen.”

        Shaw没有再回答。她在等待Root对她抬起狐疑的眼睛。

        于是在那一瞬间,Shaw的指尖滑过她的手臂,肩头,直到落在了脸颊上。她倾过下巴对着Root吻了上去。Shaw并没有深入,只是反复地、反复地摩擦着、摩擦着她冰凉的唇,正如她的右手一次又一次地抬起Root的下颚,正如Root高挺的鼻尖一次又一次掠过她的脸颊,正如她的手正不自觉地爬上她曾一次又一次包扎过的这个身体。

        Root冰凉的、柔软的身体,并没有给予她任何类似于性欲、情热的东西,但她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正像抱着一件不愿再失去的宝物一样怎么也不愿放开。

        Shaw的嘴唇触及到了一些咸湿的液体。此刻她仿佛已不是她——而是被另一个宛如她的同生姐妹的什么人附体了一般,她舐去那些泪,用唇擦过她的颧骨,最后吻在了她的眼睛上。睫毛刺在嘴唇上的感觉让她安心极了——仿佛她就是她自己。

        原本托在Root下颚上的右手顺着脖子,锁骨滑落。她环过Root纤瘦的腰,在她腰后让两只手交错相扣。而Root的手臂、身体就这么都被她环在了手臂间。她不再做什么,不觉得现在的她有权力再做什么——她需要找回一些东西。

        她不知道。

        于是她只是一直吻住Root的眼睛,扣住Root的身体。希望在天亮之前,她不会再痛,也不会再哭。

        醒来时,Root已不在怀里。这反倒让Shaw松了一口气。否则她根本不知道要怎么去面对那张脸。

        显然,昨晚她的失控行为不但超出了“安慰”的定义,甚至在某种意义上超越了炮友该有的行为。几乎接近了一种叫作爱的东西。而她很清楚,她并不爱Root——她根本没有爱。更加不知道要怎么向一个人解释这个问题。

        Root从桌边走过,看到坐在床上的Shaw。

        “早。”Root随意地打了招呼准备走进另一个房间。

        “Root。”Shaw喊住她,表情显得有些难堪,“我…呃…”

        Root抱着手臂看着她。

        “我是想说…”Shaw从床上下来,双手搓着大腿两侧,“呃…昨天你…”

        Root觉得有些好笑。

        “嗯…”Shaw略显无奈地拍了拍自己的额头。

        “我知道,第二轴人格障碍症的Shaw小姐。”Root笑了出来,“我知道的。”

        “所以其实…那只是…”

        “我知道,我也不会要更多。”Root依旧盯着她看。

        “我也不是这个意思。”Shaw挠着头发。

        “总之,我明白的。”

        但Shaw不明白。她想知道昨晚漫上自己的究竟是什么奇妙的东西,那些莫名其妙的控制欲充斥她的大脑,那样的感觉绝不是错觉。对那些东西的回想又使她烦躁不已,仿佛自己放走了什么,错过了什么。而此刻她烦躁的对象固然不是Root,她全然没有对现在在她面前无良地笑着的女人开枪的冲动。

        “你在干什么?”Shaw绕开话题,她从来不是喜欢闲聊的人。

        “做早饭,我饿了。”Root 迎上了Shaw几乎闪光的眼睛,“没你的份。”

        “我当然知道,女神经。”Shaw把方才的文雅甩到了九霄云外。她和Root从昨天到现在还什么都没吃,这时早已饥肠辘辘。

        “骗你的。”

        “滚。”Shaw朝她翻白眼。

        “滚了你吃什么?”Root就那样横在她眼前,占据了她的整个视线,歪着脑袋戏谑地看着她。

        “反正不关你的事。”

        “不闹了。”Root放弃了和Shaw再进行无休无止的斗嘴,“快来吃完,我们好做正事。”

       “Oh.”Shaw耸耸肩,跟着Root高挑的背影边走边仔细打量着她和家里的其他东西。

        Root端着杯子小口抿着黑咖啡,另一只手的两只手指随意捏着叉子,让它滑稽地在盘子上翻转。Root几乎没有动盘子里的东西,眼神却从未从Shaw脸上离开过。

        Shaw飞快地扒着盘子里的食物,时不时翻给Root几个白眼。

        “你都不吃饭的吗?”

        “最近不太有胃口。看你就可以了。”Root晃动脑袋时,轻盈的发丝也跟随着左摇右摆。

        “随你吧,饿死最好。回答我一个问题。”Shaw终于吃完后,放下刀叉,用掌根擦了擦嘴角。

        “什么问题?关于他们为什么不再来找我们?还是你想听我放倒十七个特工的小故事?”

        “你为什么叫自己Root?”

        “因为…我希望自己是。”

        “好吧。”

        “那么Sameen,你知道为什么Samaritan要杀我吗?”

        “不知道。他们从不告诉我这些。”

        “也许你该知道的。”

        “那么Root,”Shaw把一边的头发夹到耳后,“你又为什么总能知道将要发生的事情?”

        “某种…特殊能力吧。”Root扬起眉毛。

        “那真糟。你一定被很多人当成了疯子。”

        “包括你,Sameen。但我一点都不疯。”

        “好吧,告诉我。你是怎么让那些烦人的不再来的?”

        “我想是因为他们明白我不会杀你。而且他们或许还希望我带你去找我的朋友。”

        “朋友?”Shaw想起Greer的话,“你会带我去见他们么?”

        “不会,Shaw。”

        “你不相信我?”

        “并不是,就算你不会杀害他们,Samaritan也会通过你找到他们。”

        “和我谈谈你们究竟是做什么的?”

        “我们…打打坏人救救人。”Root低头玩弄着衣角。

         “听起来真有趣。”

        “说正事吧。”Root推开了盘子,从旁边的椅子上抓起来几张纸,“你让我查的单号,是这个。寄出日期是半个月前——你伏击我的八天前。寄出地在曼哈顿。没有别的有意义的内容了。”

        “那个电话号码呢?”

        “我能确定她是某种程序代码,但其他的就一无所知了。”

        “谈到这个,Shaw。”Root方才的轻快一扫而空,“我们需要聊聊一个比较严肃的话题。”

        “什么问题?”Shaw粗暴地抓起右手边的牛奶盒灌了一口。

        “关于…”Root舔了舔嘴角,“你的记忆。”

        “昨天我的朋友在剧场里找到的人,不是别人,就是我们一直在查的Cosmos Grey。”

        “但他不应该被杀了么?”显然,Shaw有些吃惊。

        “他没有。或许有人救走了他。”

        “那就是说Decima并没有骗我?”Shaw用指尖敲击着桌面。

        “不,他们骗了。我们找到了Cosmos但…”Root叹了口气,“他没有关于这些事的任何记忆。
 —CONTINUE—


Chapter 8

评论 ( 24 )
热度 ( 153 )
  1. JFM 转载了此文字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