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tropy&Energy】 Chapter 9

Entropy&Energy

 

           熵与能

 

   这世上有两种力量——熵与能。前者会带来舒适的平静,后者则导致平衡的破坏。导向不安定,或是动荡的状态。


电梯间:Chapter 1,2  Chapter 3  Chapter 4  Chapter 5  Chapter 6  Chapter 7  Chapter 8  Chapter 9  Chapter 10 Chapter 11  Chapter 12  Chapter 13  Chapter 14  Chapter 15
今天二更。

Chapter 9

        “我随便看了一眼就知道那是同一家运输公司的单号,倒过来写的。”Root坏笑着,“小可爱真是不懂得逆向思维。”

        “你觉得包裹里面会有什么?”

        “你们想,两个包裹,一个寄件人写了Shaw,另一个收件人是我。不觉得这是故意安排我们分工合作的么?”

        “所以你没有告诉Shaw。”

        “是的,我想先确认。”Root又抓起了外套,“我想那里会有能让Cosmos恢复记忆的东西。”

        “为什么?”

        “因为我们没有别的线索了。”Root扬了扬眉毛,“我想,或许有人在背后安排了一切。”

        “包括你和Shaw的再会?”

        “是的,包括我和Shaw。我们的所有行为发生都在估算之中。”

        Root留下意味深长的句子。


        路过每个摄像头,Root都忍不住回头看一眼。她总觉得Shaw似乎就在那后面看着她——即使Samaritan不认识他,Shaw也认识。

        就在二十分钟前,The Machine通知她换了个新身份,虽然她正拿着用Samantha Groves的证件取来的证件。凭借重量、大小,Root大约能猜到那是什么东西。她几乎是强忍着内心的亢奋才能平稳地走在街道上。

        里面的东西也许意味着她的一切希望。

        肩上还有些疼,Root试着回想昨天夜里发生的事情。那毫无疑问是Shaw,她人生中第一次有人用那么简单高效的方法安抚了她——如她们的第一个吻一样简单高效。她无法用言语道出那时心里的感受,也正因为如此,她很努力地去克制、掩饰,才能在早晨坦然面对Shaw。

        她知道Shaw一定不喜欢她用“有过什么”的眼神看她。

        即便这让她很难受。

        只是分开了半天,Root的心里已经填满了Shaw的面容。

        如果有了Shaw那样的恋人…唯一可悲的大概是一辈子都听不到从她口中说出那三个字。

        而拥有Root这样的恋人,唯一可惜的是恐怕永远都无法看着那双眼睛对她说出那三个字。

        所以Root说,她们是绝配。

        长时间步行让她有些累了,下了地铁站后Root当即重重地把自己砸在了椅子上,手肘撑在桌面上不至于瘫软下去。

        “拿回来了。”她朝里面喊,却到处都没有人回应,只有她声音的回声在渐行渐远。

        “Harold?”Root背后一凉,慌忙站起来,“John?”

        没有人。

        她从没有为“没有人”这种事情恐慌过。她不禁觉得此刻的自己有些好笑,扶着肩膀走进地铁里,打开了每一扇备用门。

        想象擅自爬 入了她的大脑,她摇摇头甩开它们,却发现自己的手脚都开始发凉,步子也有些不稳。她双手手心贴在脸上让自己冷静,却仍心跳不宁。

        “有人么?”

        她忽然想起了Cosmos Grey,被留在另一节车厢里的Cosmos Grey。于是她快步走向那里,抛开了所有眩晕感,快步走着。

        门锁着,没有被打开过。而她也没有钥匙。

        她一只手捞着额前的头发,慢慢蹲下来,抱着自己的手臂,埋下头。

        从没有这样害怕过孤身一人。

        她几乎要在心里承认他们对她来说很重要。她想昨天的自己也一定像这样不堪。

        这般无用,瑟瑟发抖着。

        一只手搭在她肩上。

        “我们在这儿。”Reese低沉的嗓音听起来温柔极了。

        “噢…我只是…”Root有些难堪地站起来,却站不太稳,在差点又摔下去前扶住了Reese的手臂。

        “你还好吗?”

        “当然,非常好。”Root尴尬地用双手整理头发,然后推开Reese的手。

        “Finch去买东西了,我很抱歉刚才我没有听到你的声音。”

        “不,没关系的。”Root笑了,“我把它带回来了。”

        “我们或许可以一起看看。”

        “没错。”Root走在Reese前面,但Reese却先她一步到桌边为她拉开了椅子。

        Root点头表示感谢。随后打开盒子,取出一个金属製的小仪器。总体来说是正方体底座上叠了竖起来的菱形,底座上有各种插孔,菱形的尖端伸出一根细线。像是一个转换器或是连接器。

        “你认为它可以恢复Cosmos的记忆吗?”

        “我想是的。还有Shaw的,但它恐怕只是个指令转换器,如果没有特定的执行代码,我什么也做不了。”

        “有办法破解么?”

        “我可以试试。”Root说完切断了面前电脑的所有连结,断开网络,把那个不知名的仪器接上电脑,“没错,这就是个转换器。但我们需要破译它的程序语言,并把要执行的指令编成它的程序语言输入…还需要一个执行代码。”

        “执行代码?”

        “我也不知道,没头绪。落下的东西太多了。”

        “既然有人把它交给了我们,为什么不顺便给我们代码?”

        “或许是太危险了,或许是未到时机,或许,已经给我们了。但首先我们不知道到底是谁这么做的,是出于善意还是恶意。”

        “只希望是前者。”Reese叹了一口气,“The Machine能帮忙吗?”

        “我想不能。”Root抱起了手提电脑,“但我可以试一试,别小看我的本职 。”

        “随你试。”Reese点头,“我和Harold可以再想想有没有漏掉的线索。”

        “好。”Root走进地铁里,准备锁门,“在我自己开门前,谁也别过来。”

        “当然。”Reese看着Root把自己锁在里面,到桌边坐下。

        他没怎么见过开启黑客模式的Root,干劲十足。不得不感叹于Root对Shaw的执着与感情,却又有些担心她的身体负荷。方才Root惊慌失措的样子在脑中挥之不去。


        “该告诉你一些真相了。”Greer的身边站着Martine和几个技术人员。

        “真相。”Shaw在心里冷笑。早上刚有个奇怪的女人给了她一堆奇怪的“真相”,到了晚上又有人要给她真相。

        “Samantha Groves,以及另一台机器的真相。”

        “什么机器,类似于Samaritan这样的?”

        “我想你该猜到了Samaritan不是唯一一台AI,只不过比另一台强势了一些。”

        Root没有告诉她这些,但隐隐地察觉了。

        “Samantha Groves和她的朋友,就像你我为Samaritan工作一样,听命于那台机器。”

        “就像你和你的大屏幕讲话一样?”Shaw几乎可以生动地想象出神经兮兮的Root在屏幕前亢奋地自言自语的样子。

        “差不多。”Greer示意其他人下去,“Samaritan试图让世界变得更好,而他们却总想着争夺世界。”

        Shaw不在乎这个世界好或是不好。但Root真的骗了她一些什么,她想。

        Greer的屏幕上显示了Root和其他的什么人端着枪鬼鬼祟祟走在街上的样子,Root面无表情举枪扫射的样子。

        Shaw并不在意这些。

        她只讨厌谎言。

        “他们为了阻止Samaritan上线,害死了很多人。”

        Root在这一部分没有撒谎。

         “在你被政府背叛之后,我们接纳了你。”

        “是的。”

        “他们的机器对你见死不救,现在却似乎想要拉你入伙。”

        “我不会信。”Shaw耸肩,好吧,她信了一些。

        “也正因为他们想得到你的信任,不会对你开枪。”

        “确实,除了这一枪。”Shaw讽刺地指了指手臂。

        “无论如何,你需要保持警惕。就算被带走也要彻底地完成工作,哪怕多花一些时间。”

        “杀光么?”Shaw翻了个白眼,“这和他们做的事有什么区别。”

        “我们在维护世界的秩序。”Greer一字一顿地说着,“而且你根本不知道Samantha Groves是个什么样的人。”

        “哦?介绍介绍。”

        Shaw对维护世界秩序完全不感兴趣,但那个爱撒谎的女人的名字却激起了好奇心。

        “你自己看吧。”

        Shaw接过Greer递过来的档案夹。

        “她没有和你一样的人格障碍症,做过的事情却毫不逊色于你。作为一个正常人她自己浪费了那些。看完这些你大概能明白她是一个怎样的对手。”

        “好吧。”Shaw撇撇嘴。

        即便如此,她还是被里面的内容吓了一跳。杀人机器,游离在法律之外的天才黑客,为了得到机器不惜杀死任何人的疯子——不,她只是太聪明了。

        她不能确定Samantha Groves作为Root面对她时有几分是真实的,不能确定她的话里有几句是实话,这又让Shaw心烦意乱。她总让Shaw心烦意乱。Shaw不知道这种烦躁是否也是她那操控人心的能力所导致的。那让她浑身搔痒,仿佛被丢到了一个爬满小虫的黑暗洞穴里——找不到出口也无法停止被折磨。她无法习惯。

        她不讨厌杀手,黑客,疯子。

        但她厌恶谎言。更厌恶自私的谎言。最厌恶的是那个女人口中的谎言。

        她不愿、不甘、不想也不能被Root欺骗。

        Shaw想要一个答案。关于她的烦躁的来源,关于她为什么如此难以忍受Root的存在,或是别的什么。关于她为什么对自己满口谎言,关于真相。

        关于自己是否能顺利度过这一关。

        杀死她。然后成为一个更好的人。



        接近十二点的时候,Bear被突然打开的地铁门惊醒,从窝里爬出来,眼神呆滞地看着Root从里面捧着电脑走出来。

        “噢…”Root看着两个趴在桌上睡着的大男人,心里有些愧疚。

        “Root,你弄完了?”Reese边说边推了一把身边的Finch。

        “基本上。”Root把电脑在他们面前放下,“我破译了程序语言,该死的居然是加密的。但我想现在可以用了,只是——”

        “你没有执行密码。”

        “没错,我试了很多种方法,推出来都显示无解。”

        “假如你有了密码,就可以恢复Cosmos的记忆?”Finch有些不确定地问。

        “还有Shaw的。”Reese替Root补充道。

        “Cosmos, yes.Shaw, no.”Root摊手表示无奈。

        “为什么?”

        “别忘了他们可以随时跟蹤操控那根神经,我们直接对她动手脚说不定反而会害死她。”

        “那……”Reese抬起头。

        “一切可以等到恢复了Cosmos的记忆再说。”

        “执行密码怎么办?”

        “不知道。首先确定一点,我们需要Shaw。需要医学技术指导。”

        “在这里?”

        “不,得去别的地方。”

        “这样做不安全。”Finch说。

        “我们做的事从来没有什么是安全的。”

        “执行密码…”

        “关于这个问题,我也想了很久,发现了一件被我们忽视了的东西。”

        “我想,我也发现了。”

        Finch附和着Root。

        “其实,只是一个文字游戏。”

        Root歪着脑袋笑了笑。

—CONTINUE—

Chapter 10  http://kanaraincat.lofter.com/post/1cfcf791_630f2c2

评论 ( 8 )
热度 ( 77 )
  1. JFM 转载了此文字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