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tropy&Energy】 Chapter 10

Entropy&Energy

 

 

 

           熵与能

 

 

 

   这世上有两种力量——熵与能。前者会带来舒适的平静,后者则导致平衡的破坏。导向不安定,或是动荡的状态。

 

电梯间:Chapter 1,2  Chapter 3  Chapter 4  Chapter 5  Chapter 6  Chapter 7  Chapter 8  Chapter 9  Chapter 10 Chapter 11  Chapter 12  Chapter 13  Chapter 14  Chapter 15

 

几乎一直用的是大锤视角,但我其实是个彻头彻尾的根厨。
 这章试着用了一下根妹视角。

 

嗯,这章开始进入主题和主线了。
 看完赶紧去投票Orz

 

Chapter 10

 

        “Demon.”

 

        Finch说出了这个词,看向微笑着点头的Root。

 

        “那么让我来解释一下。”Root沿着桌子坐下,“地点—人物—特征,这样的思维惯性限制了我们。而The Machine没有这样的思维惯性。它想告诉我的首先是工厂、Cosmos、Samaritan,然而Samaritan的人或许已经知道了The Machine提供首字母的传讯方式,于是她就玩了这么一个文字游戏。Cosmos和Demon的前两个字母组合起来会是什么,CODE。The Machine为了分散敌方注意力,才故意这么组合。其实她想告诉我们的第二层意思是工厂、代码。”

 

        “所以在那里能找到执行密码?”Reese问道。

 

        “我想是的。”Finch点头。

 

        “找到代码,找到Shaw,就可以动手了。”Root信心十足地笑了。

 

        “代码在工厂,那么Shaw呢?”

 

        “我在哪儿,她就会在哪儿。”Root扬了扬眉毛。

 

        “又得放你出去了。”Reese看着Root还未消肿的右脸和布满血丝的眼睛叹了口气。

 

        在两人的要求下,Root勉强吃了些东西。洗漱后爬上了Shaw的小床打算尽可能地睡一会儿。其实她完全没有困意,或许是因为前一天休息得太久,或许是因为明天的事情而肾上腺素过剩。

 

        久违地,她听见The Machine在耳边喃喃。没有任何逻辑性的话语,却同样让她倍感亲切。

 

        A Nice Day.

 

        至少,天气晴朗。

 

        Root想要尝试一些新的打扮,于是从她的Cosplay套装里选出了紫色的紧身长裙,浅绿色丝巾,青黑披肩,酒红色高跟鞋。她很满意自己焕然一新的样子,起码从背影上看,没有人能认出她来。其实也有一些期待见到Shaw后她的反应,忍不住先往镜子里多看了几眼。

 

        她已经想不起从什么时候起自己能够欣赏和肯定自己的容貌了。

 

        Samantha Groves眼中人的外表根本毫无意义。无非是代码的轻微优劣之分而已。或许对自己容貌的认可,在某种意义上也是对自己存在价值的肯定。这是一种进步,是一个人应有的特质。

 

        她不想借助任何人的帮助,想要玩好自己的Role Play。

 

        于是她采用了通常不会采用的路径。走向地铁站,微灼的阳光烤得她心头发痒,从鼻尖到脚踝,全都被温和地包覆,喑哑不知所措的心焦在未知未觉中黯淡。其实她也想过要像一个普通人,在晴天雨天的太阳和雨水之间随意晃动。

 

        下了地铁,走向一切的开端——化工厂。

 

         Root可以料想到Samaritan在那附近安排了多少特工,当无法辨认出她的Samaritan接到了某个认出她的人的通知,那些特工便会疯一样地扑向她。好吧,这也是变装的原因之一——拖延时间。

 

        她也知道Shaw同样在某处跟着她走走停停,从某处看着她平凡的、明亮的样子。这感觉很不错。

 

        眼前就是她曾经倒下过的街角了,她回头看了一眼楼顶,却没有Shaw的身影。于是Root继续径直往化工厂的正门走去。

 

        沉沉的铁皮里有散着锈味的惹绿铜环。门开了。

 

        “你好,我是纽约日报的记者。”Root拿出一张毫无疑问是伪造的名片,“我想要了解一下失蹤的Mr Grey。”

 

        她故意把名字念得生疏。

 

        对方迟疑了一下,还是为她打开了整扇门。Root道谢后跟随她走进大厅,突然意识到场地的选择失误。

 

        室内从来都不是什么安全的洽谈场所。

 

        “失蹤前他有过什么反常举动吗?”

 

        “就和平常一样,说要去检查器材,却再也没回来。”

 

        “那么…能带我去他住的地方和检查器材的地方看看吗?”Root无论如何只想快些摆脱室内的环境。

 

        对方表示她联系一个男员工带她去看。于是Root默默看着她小声打电话。

 

        不到两分钟,一个身材高大、长得并不那么讨人厌的男人朝她们走来,只是Root并不喜欢他脸上没弄干净的鬍渣。而他却全程偷偷用余光打量着Root,都看在眼里,Root这么想,哪个男人会对穿着紧身裙的美女不感兴趣?虽然从自己嘴里这么说有些奇怪,但Root确实是这么盘算好的。

 

        “你就是记者小姐吧?”

 

        “是的,我来了解一下情况。”出于礼貌,Root递上一张名片。

 

        简单寒暄了两句,对方便答应带着Root去到处看看。Root能感受到他的眼神,不禁想要是他看到自己腰后的两把枪会是什么表情。

 

        “呃,这里是他的房间。”

 

         Root顺着他的手看进屋里,摆放整齐,大多物件都由大到小排列,到处都弥漫着程序狂人的气息。

 

        The Machine轻叹了一句。

 

        “嗯。”Root说,“介意我拍个照吗?”

 

        “随意。”

 

        Root用迷你相机拍了照,既然是The Machine让她这么做的,也就不需要过问缘由了。

 

        “带我去器材库看看吧。”

 

        对方有些疑惑,还是点了点头。

 

        她在露天的生产厂里转了转,没有什么发现,也许所有的东西都已经在The Machine让她拍的照片里了。

 

        Root伸手抚过墙面,最斑驳处已没有了原来的颜色。

 

        一个拥有计算机工程师灵魂的人,只因做了一个正确的选择便被囚禁在了令自己失望的大脑中,被禁锢在这样的生活里。她想起了自己被关在医院和图书馆里的那些日子,胸中的苦闷和闭塞,一次又一次反复的自我否定,她能明白那样的歇斯底里。还有Shaw,把真正的纯粹自我禁锢在连自己都触碰不到的大脑深处,如今连记忆和感情也被压抑着,那又是怎样的一种郁结?

 

         她不禁思考起了关于自由的问题。

 

         自由这东西,别人可以夺走,却给予不了。自己可以失去、拥有,却从来画不清界线。她自由吗?现在的她,过去的她,拥有自由吗?还是自由就像以太一般的虚无,滚落在仓促的脚步之间,不被察觉也不会被消灭。

 

        The Machine又在耳中发起了警告。

 

        嗅到危险的气息后,Root用余光扫了一圈这附近可能藏着人的位置,不太妙。能走通的出口又太少,恐怕也已经堵满了敌人,直接硬闯说不定会殃及无辜的人。

 

        方案B。Root笑了笑。

 

        她喊住身边的男人,用尽娇柔地看着他的眼睛。她有百分百获胜的把握,果然,那人的脸靠她越来越近。Root的嘴角荡起一个小小的弧度,她拉过那人的衣领,仰头吻了上去。闭上眼睛,静心倾听。

 

        似乎有个脚步声。

 

        确实有脚步声靠近了。

 

        Root的腰后被重重地砸了一拳,她忍不住痛地呻吟着跌坐在地上。她本该料到挨这一拳会有多痛。

 

        Shaw拎着坐在地上的Root背后的领子,用枪指着那男人。

 

        “如果不想死得太早,我劝你远离这个危险的女人。”

 

       Shaw根本不顾那人面上的惊悚,对他身后的铁板开了一枪——寂静中一声清脆的——或许是闷响。

 

        Root在Shaw看不到的角度低下头坏坏地笑了。这样一来,其他特工也就不会出手了吧。而正在Root还在洋洋得意的时候,Shaw用力把她拽了起来,对着她还没藏好的笑容挥了一拳——尽管并不很用力,Root却装作被砸得失去了意识,呻吟一声瘫软在Shaw肩上。Shaw揽住了她的腰。

 

        “Hey.”Shaw喊了一声,见Root没有反应,只好带着她离开这个四面八方都暴露无遗的地方。

 

        Shaw先把Root扔进后座里,然后自己也跟着钻了进去。她用手掌试探性地拍了拍Root的脸,然后又有些后悔地凑近她的脸。右脸微微红肿着,那是Shaw为了解气而出手过重的一拳。她发现Root比上次见到时更憔悴了一些,看起来更瘦了,眼眶里的黑眼圈夸张地铺在已用浓妆遮盖过的皮肤上。她又有些烦躁,懒得去想刚才自己到底发生了什么,现在她只想再稍微多看她一会儿。

 

        眯着眼的Root在犹豫是否要找机会告诉她,有那么几个瞬间,她捕捉到了Shaw眼里掠过的几丝少得可怜的歉意。

 

        然而Shaw关上了后车门,径自上了驾驶座。

 

        对于目的地,Root心里有数。

 

  

 

        Root默许着Shaw从她口袋里掏出钥匙,虽然在Shaw的手隔着衣服碰到她的肋骨的瞬间她颤抖了一下——猛然想起那里还有Shaw用枪口压出来的淤痕。

 

        Shaw紧皱着眉头架着她的身体往家里——Root的住处走。Root偷窥着扛着她时Shaw轻锁的眉眼和悄然滑落的汗水。Shaw身上独有的味道也让她着迷极了。

 

        被扔到沙发上的瞬间,Root真的哼出了声。她觉得Shaw一定是忘记了她背上的纱布。

 

        “现在你醒了。”Shaw面无表情地坐在另一边看着她。

 

        “醒了。”Root说着也努力坐了起来。

 

        “你刚才在那里做什么?”

 

        “你打我做什么?”Root扬起眉毛。

 

        “我…”有些咬牙切齿的Shaw抓起沙发上的靠枕抱在怀里,“监督你工作。”

 

        “我从不需要别人监督工作。”Root进一步紧逼。

 

        “随你吧。”Shaw现在烦躁得想把Root撕碎,如果可以,她也很想知道原因。

 

        “Shaw。”Root脱下外衣,肩上的纱布有些露在了坎肩的无袖处,“我只是在找东西而已。”

 

        “找东西,是么。”

 

        “我想我们需要你。”Root朝Shaw走去,“为了恢复你的记忆,我们需要先想办法恢复Cosmos的记忆。”

 

        “怎么弄?”

 

        “我们拿到了一个仪器,需要把它接入神经。”

 

        “什么仪器,你从没告诉过我。”

 

        “我们昨天才找到它,Sameen。”

 

        “昨天。”Shaw冷笑了一下,“Decima的东西会自己冒出来么?”

 

        “什么?”Root有些不知所措。

 

        “你们是靠我的线索找到的吧。却骗我说那什么也不是。”Shaw说着站了起来。

 

        “是的,我骗了你。但那也是因为我不放心。”

 

        “有什么是真的?”Shaw再一次冷笑,“记者小姐。”

 

        “我们需要恢复你的记忆。”

 

        “我不想。”Shaw清楚地说着,心里的声音却在念叨——我不敢,不敢什么呢。

 

        “Shaw,你必须要知道真相。”

 

        “真相。”Shaw重复了一遍,“我又怎么能确定你不是在利用我?”

 

        Shaw也不明白自己为何对于恢复记忆感到如此烦躁不安。她厌恶谎言,却对Root的每一句话都感到恐惧。

 

        “我不会。”Root朝她走了一步,“你要知道,我是Root。”

 

        “Root?不,Samantha Groves。”Shaw朝她背后的衣柜走去,“全部都是谎言不是么?”

 

        “并不是。”Root感到鼻子有些发酸。

 

        Shaw不能忍受。穿着那身用于欺骗他人的衣服,摆着一张无助的脸。不,或许她不能忍受的是别的什么东西,但她依然没有了头绪,也不知道如何思考。

 

        “Samantha Groves,黑客,职业杀手。告诉我,一辈子骗过多少人?”

 

        “别这样。”Root伸手去碰Shaw的手腕。

 

        “我不会让你恢复我该死的记忆。这不表示我相信了Decima,我只是同样无法相信你。”

 

        Shaw说着抓住了Root的手腕,粗暴地从她背后把裙子的拉链拉开,从她身上把那裙子撕扯下来,全然不顾紧逼双眼咬紧牙关忍着痛的Root,只是粗暴地动着手。她为这样粗暴不讲理的自己感到愤怒,但也不想就此收手。

 

        “穿着这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很好笑吧?太假,根本就不是你。”

 

        被Shaw扔地上的Root听着这些话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她想,她不该回嘴。于是只是看着Shaw打开她的衣柜,从里面抽出黑衬衣、皮衣甩到她身上,嘴里反复碎骂着什么。

 

        也许是她错了,Root想。

 

        她不该忘记,一个不理解感情的人,同样无法控制和限制感情。

 

        她反倒害怕Shaw的感情沖破得太快。

 

        “恢复记忆。”终于冷静下来的Shaw说道,“你们和你们的机器到底想要什么。”

 

        “和机器无关。”

 

        “让我和它谈谈。”Shaw瞪着她。

 

        “现在她和我们也不太谈了。”

 

        “我想要和机器谈谈。不然我根本不知道你们是敌是友。”

 

        “友,Sameen.”

 

        “我不知道。”

 

        “Please。”

 

        “那么…那是真的吗?”Shaw突然很认真地看着她的眼睛。

 

        Root心里很明白她想要问的是什么。Shaw的眼里充斥着前所未有的坦诚。

 

        “我也不知道。”Root只能这样回答。

 

        她看到Shaw眼里的坦诚又变回了愤怒——令人熟悉的愤怒。

 

        “让我和机器谈谈。”Shaw摇了摇头,拿起了从Root口袋中取出的钥匙,“我很抱歉这样对你。但确实,对谁撒谎是你的自由。”

 

        “自由。”Root自言自语,“为什么我们不来谈谈自由呢。”

 

        “下一次吧。”

 

        Root听见Shaw从外面反锁上门的声音。

 

        Dont,Shaw.

 

        I just want to set you free.

 Chapter 11 

—CONTINUE— 

评论 ( 11 )
热度 ( 95 )
  1. JFM 转载了此文字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