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tropy&Energy】 Chapter 11

Entropy&Energy

 

           熵与能

 

   这世上有两种力量——熵与能。前者会带来舒适的平静,后者则导致平衡的破坏。导向不安定,或是动荡的状态。

电梯间:Chapter 1,2  Chapter 3  Chapter 4  Chapter 5  Chapter 6  Chapter 7  Chapter 8  Chapter 9  Chapter 10 Chapter 11  Chapter 12  Chapter 13  Chapter 14  Chapter 15

熵与能是一个十五章的长篇。所以这里也开始进入本篇了。
 本章阅读指南:请记住这里的虐都是为了下一章的糖(′ェ`)
 是的,开始破题了。欢迎敏感点的读者来猜想讨论一下最后怎么破题~

Chapter 11

        “你在哪,Ms Groves?”Harold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在家。”Root回答,“我会把The Machine让我拍的照片发给你。”

        “你和Shaw一起?”

        “并没有,她刚走了。”

        “什么,你需要帮忙么?”

        “不…我想我能自己搞定。”

        “保护好自己。”

        “好。然后…现在我想好好睡一觉。”

        “Oh,”电话那头的人似乎愣了一下,“那不错。晚安。”

        “现在是白天,Harold。”Root皱了皱鼻子。

        “我知道。”

        “好吧…让我们结束它。”

        “好。”

        切断了通话。

        Root把微型相机拍的照片加密发给了Harold,然后趴回床上。

        她想,Shaw是对的。

        她把自己自以为是的谎言强加给了她。甚至把调情玩到了过分,利用了埋藏在Shaw心里的感情。她几乎忘记了她不再是那个对于Root的感情了然于心的Shaw,而是在意识某处怀揣着基于这份感情的信任,却又被当事人把那信任打碎了的Shaw。

        那么她还剩一个谎言。

        不,她不知道那是否算谎言。

        即使在Shaw开口的瞬间她便明白,那就是Shaw心底里抗拒恢复记忆的原因。也许有关自由,至少现在,还可以自由地想象和相信。

         但只有这一个谎言,Root无法自行揭穿,也无法再撒一次。

        她想起两年多的时间里和Shaw之间的点滴,她自己曾是那么坚硬的一个人,如今却脆弱得想因为一次“不信任”落泪。自由使人软弱。

        Root看了一眼被Shaw从她身上扯下来扔在地上的裙子。或许她爆发出的潜意识里,真正的Root不该穿着这些吧。她想起曾经,穿着它走到Shaw面前时,Shaw正一个人坐在长椅上专心擦枪。

        “Hey,Sameen,”Root若无其事地坐下,伸出手就准备去抓她的枪。

        “Don't!”Shaw瞪着她,用两只手护着枪,“敢碰它我就杀了你。”

        “噢,我很抱歉,Sameen。”Root只好摊摊手。

        “你怎么穿成这样?”Shaw皱着眉头打量了她一遍。

        “某种角色扮演。”Root自觉地站起来,让Shaw看了个彻头彻尾。

        “好吧,挺好的。”Shaw扬了扬眉毛,躲开眼神不再看她。

        “穿着好看吗?”

        “还行。但不管怎样,我觉得你在外面的时候应该再多穿点。”

        “解释一下。”Root瞥了一眼自己裸露的肩头。

        “除非你想冻死。”Shaw翻了个白眼。

        而当Root还在心里反覆推测她的真意时,耳边又传来那个声音。

        “别的不说,还挺好看的。”

        你也对我撒过谎,不是么?

        如果掩饰自己可以被定义为撒谎的话,她们都曾是大骗子。

        Root想要睡一个长长的觉。

        她不需要再焦心于对Shaw的等待与忧虑。因为这次等待一定不会再以失落告终。她觉得能睡得很好。

        好的、恶意的,有意或无意的约定其实也是对自由的束缚,对不规则、不安定的束缚,使一切都浸入到纯粹的平静中。那么她愿意失去那一些自由。

        Root思考着各种事情,在未知未觉中昏睡了过去。

        她梦到Shaw从背后搂住了她,仿佛咬着她的耳朵一般,凑在她耳边对她呢喃。而她却怎么也听不清Shaw说的话,忽远忽近,怎么也无法沉淀下来。Root喊她的名字,Shaw于是亲吻她的脖颈,由上到下一次又一次。

        但Shaw从未停止呢喃。

        Root用尽全力也无法转过身去,无法看到Shaw的脸,只能一遍又一遍地呼唤。

        不知过了多久,Root看到另一个Shaw朝她们走来。她面无表情,像一个行走的枷锁,浑身伤痕累累,铺满狰狞伤口的身体源源不断地流血。而她似乎不在意似的——绷着脸,或许连绷着都算不上,只是一片空白。她眼里是空的,目光像是看着她们却又没有焦点,仿佛两个小型黑洞一般深不见底。

        她手上拿着一把刀。

        “不。”Root说道,Shaw却不止步,提着刀向Root和背后的另一个Shaw走来。

        Root用尽全力推开身后的Shaw,却根本无法动弹身体。

        “不,Sameen。”

        Root感到自己留下了眼泪,泪水顺着她的下颚滴落在地上。

        背后的Shaw忽然伸手捂住了Root的双眼,把双唇紧贴在她肩上。

        “不,不要。”Root喊着,一边又一遍,几乎和破了嗓子,她觉得自己的大脑和心脏都在被撕裂,有什么滚烫的可怕的东西毫无遮掩地喷涌出来。

        Root听到声音。

        捂着她眼睛的两只手缓缓滑落时,她才确认那是利器刺入人体的声音。背后的Shaw无力地挂在她肩上,而眼前的Shaw手中的刀像穿透空气一般穿过了她,刺在Shaw身上。

        她什么也没能做成。

        面前的Shaw面无表情地举起刀,指向自己的脸。

        “不要,Shaw!”

        Root猛地坐了起来,大口喘着粗气。身上的衣服都被汗水浸透了,头发也湿黏地耷拉着。过了许久才意识到自己方才的动作或许撕裂了背上的伤口,在汗水的浸泡中疼如灼烧。或者说,浑身都在灼烧,瘫软无力,头痛从额前蔓延到了耳根,视线中忽有忽无地冒着黑点。

        Root双手把脸上的头发捞开,仰起头咬牙忍耐背后的剧痛。

        终于感到不那么眩晕后,她才发现Shaw正坐在沙发上,不耐烦地、愣神地看着她。即使如此,眼里的几丝担忧依然藏不住。Root能想象到睡梦中的自己一定把那些话都喊出来了。试图解嘲,Root想开口喊Shaw的名字,却发现像被灼烧过一般干燥的喉咙里只能发出气流声,没有摩擦也没有振动。

        “早。”Shaw先开口了。

        Root无力地指了指手腕,希望Shaw明白她在问时间。

        “第二天中午了,”Shaw皱起眉头,“你从那以后一直这么睡过来了?”

        Root不知道Shaw是出于什么目的来的,但至少,那些东西现在都因她眼里的关切而显得毫无价值。这让Root又忆起了那个梦,还未从眼前散尽的梦。

        Root摇晃着走向卫生间。所有的家具都在晃动。她想要洗个脸,换下被浸湿的衣服,看一眼背上裂开的伤口,一个人软弱。

        脱下衣服后冰冷的空气包被了她的每一寸肌肤,在让她浑身寒毛倒竖的同时,也让她清醒了一些。于是深呼吸,拧开水龙头,用冷水打湿毛巾铺在脸上。让她平静的,安静的冰凉,她喜欢这个触感。寒冷暂时性地使她忘记了疼痛,安心无比。

        她或许哭了。

        只是泪水被吸在了毛巾上,她自己也无从取证了而已。

        背后确实有脚步声。有人推开了门。Root却连转身的心思都没有。

        一双手抚上她的背脊。  

        揭下她殷红的纱布,Root轻颤了一下。

        “You are so hot,”低沉的嗓音与冰凉有同样的功效,“我指你的体温。”

        那双手试图爬上肩膀。这个场景与Root脑海中畏惧的场景重叠在一起,激起了无限恐慌,Root颤抖不已。她想要阻止,无论如何也不希望它发生。

        “不!”Root用嘶哑到破碎的嗓音大吼着,她推开Shaw的手,让自己重重地砸在洗手台上。手肘与台面接触时发出一声巨大的闷响,“不要…求你了…”

        Root接下来喃喃的话Shaw都没有听清楚。她只看到Root一点一点跌坐下去,双手握拳放在额前。看到Root高频的呼吸突出的一片又一片白烟,上升,消散。

        Shaw不知道应该做些什么。

        “你病了。”Shaw试着说,她很想找回一些烦躁,却没有成功。

        “不…”

        “你病了,Root。”Shaw向她走去,蹲在她身后,用手轻探那可怜的伤口。

        “别靠近我。”Root绝望式地哀求着。

        “不可以。”Shaw想把这些归咎于自己该死的医生本能,却又感到一分微妙的偏差。一些柔软平静的东西似乎占据了她的身体,她厌恶这些。

        “来,我把你扶起来。”Shaw用双手环过Root的腰,试图把她抬起来,那滚烫的温度几乎灼手。Shaw无言地吞咽着某些不可思议的情绪,以她上下跃动的喉咙为证。

        Root乖巧地跟随着Shaw的步调,直到Shaw看到她嘴角微微上翘。

        “怎么了?”Shaw问。

        Root摇头,却还是笑着——就那样瘫软下去。

        Shaw用力扣住她瘦削的腰。

        “Hey,撑住。”

        Root仰着眼睛看她。那双眼睛仿佛浸泡过威士忌一般,酝酿着酒香的同时,以它迷人的深褐色一深一浅浮动着。

        “我要把你放上床了。”Shaw躲开了眼神,有些笨拙地扶着那个高出她半个头的女人。

        Shaw重新给Root上药,上纱布,把她塞回了被子里。她看到Root有些释然的表情,心中便略有不爽——她不喜欢这种感觉。

        “我并不在乎你,所以什么也不会做。”

        “我知道的,Sameen。”Root眯上了眼睛。

        Shaw想,她的状况大概是伤口感染引起了炎症,需要打些抗生素。或是睡觉时受了凉,在身体虚弱的时期里发烧了,或许她需要些退烧药。大概她从昨天到现在都空着肚子。或者她需要安慰,才会那样无力。Shaw只能告诉自己,什么都不懂。她甚至没有把手放在Root的额头上——那样就像承认了是她的过错一样。她只想离开。

        “Sameen,”Root喑哑的嗓音。

        “怎么?”

        “你知道熵与能吗?”

        “什么'熵'?”Shaw皱眉,心想这女人还是烧坏了。

        “我只是突然想起了这些。我梦到了你。”

        “我知道,你都喊出来了。”

        “噢…这真是…”Root闭上了眼睛不再说话。

        Shaw当然知道她在梦里疯一样的呼唤了她的名字。想到这一点,她不知怎的打消了离开的念头,回到沙发上坐了一会儿。发现自己每隔几分钟便会忍不住跑到床边看一眼,或许只是想确认她是不是活着。看到苍白上浮着薄红的脸在平稳的呼吸下规律地起伏,Shaw每每感到释然,即使她不喜欢也不愿承认。

        于是Shaw决定为她清扫房间——她不能再忍受这样的房间了。她把乱成一团的衣服一件件折起来。出于好奇心和无聊,随手拿起几件往自己身上套了套。每次都不得不意识到自己和她的size完全就不一样。试完后又觉得蠢爆了。她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

        收拾完所有包装袋——吃完的没吃完的,全部都扔掉。这个屋子看起来终于不那么碍眼了。Shaw翻遍了橱柜抽屉,才翻两包被遗忘的压缩饼干充饥。她又有些生气,为什么要无偿为这个女人做这些事情。

        天快要黑了,Root还是一动不动。Shaw终于妥协式地坐到了床边。

        你他妈到底是什么人。

        Shaw差点就要把这句话问出口了。她不仅思考Root这个人,究竟为什么能让她——一个第二轴人格障碍症患者存在如此心烦意乱却又不知所措的心情,真想把这些全部撕碎在她面前。

        “你他妈还要睡多久。”

        “我没有睡。”Root说完睁开眼睛。

        Shaw更加愤怒了,一把掀开被子,让她暴露在空气之中。

        她看到Root一起一伏的活的身体上铺满了数也数不清的伤,刀疤,枪痕。甚至还有烫伤。她把一切都藏在自己光鲜的外壳里。Shaw被烦躁和愤怒搅和地一团乱,怒视着那具身体,仿佛审视着被藏起的、伤痕遍布的真正自我。

        不知怎的,她觉得眼里湿湿的。并不悲伤,也不想哭,她从没有哭过。

        抬起指尖,落下。她随意玩弄着Root无力的身体,戳她的脸颊,捏她的鼻尖,用拇指抚过她的上下唇瓣,从下颚划过微凸的咽喉,落在锁骨上时小指挑弄着发梢。Shaw无由地想要知道这个身体究竟藏了什么。这个身体究竟意味着她的什么。

        简单来说,她想了解这个身体。

        Shaw的食指沿着锁骨一路擦过,中止在凹陷处,又用指腹贴着另一边锁骨侧着滑过,她喜欢品味这个顺滑的湿润的触感。感受得到Root的生命。掌根紧贴胸骨下行至心脏之外,仅仅隔着一层皮肉和骨头,她能触到心脏的跳动——快于常人的频率。

        她狐疑地看向Root。

        Root轻掩的嘴唇间吐出一句话。

        “这并不是为了救你们留下的后遗症。”

        Shaw点头。掌向右行,停在右边胸骨上的枪痕处。

        “这并不是你替我包扎的。”

        Shaw点头。掌握成拳,她用指关节轻捻过Root空鸣的胃,在稍下方展开手掌,用中指在那皮肤上画着不算规准的圆。所有微醺的触感都让Shaw平静下来,最终,指尖停在Root微凸的肋骨上——小小的淤青。

        “这并不是你的错。”

        Shaw点头。

        “我知道,Root,我知道你是个骗子。”

        “那么该是你来识破我最后一个谎言的时候了。”

        Shaw凝固了表情。

        “我知道你所害怕的,Sameen,但在那之前,”Root用食指和拇指捏住了Shaw的中指指腹,“我们来谈谈自由吧。”

—CONTINUE—

Chapter 12

评论 ( 17 )
热度 ( 108 )
  1. JFM 转载了此文字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