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tropy&Energy】 Chapter 12

Entropy&Energy

           熵与能

   这世上有两种力量——熵与能。前者会带来舒适的平静,后者则导致平衡的破坏。导向不安定,或是动荡的状态。

                                                                       ——Yevgeny Zamyatin

电梯间:Chapter 1,2  Chapter 3  Chapter 4  Chapter 5  Chapter 6  Chapter 7  Chapter 8  Chapter 9  Chapter 10 Chapter 11  Chapter 12  Chapter 13  Chapter 14  Chapter 15

Special-Chapter-1 Special-Chapter-2 Special-Chapter-3 Special-Chapter-4


本章前面严重发糖请各位读者注意牙齿健康【。

结尾处出现新展开。

最近略忙 准备考试还要撕票 爆肝动力不足T T所以如果喜欢这篇文的话 点个小爱心好吗QAQ

Chapter 12

      “自由?我不懂自由。”

      “你从没有过。”Root笑了,“你放纵着一个自我的同时禁锢了另一个自我,不是么?”

      “我不知道。”

      “你该知道放纵和禁锢都不代表自由。”

      “那么什么是自由?”

      “是种...有血有肉的东西。”Root的手掌爬上了Shaw的手腕、手臂,“就像你现在的感觉。”

      “我没有感觉。”

      “你有。但你没有给它自由。”Root握住了她的上臂。

      “我给不了。”

      “你禁锢的那个自我是我放纵的自我,你放纵的那个自我是我禁锢的自我。一直以来,我们只能这样活着。都不自由,也没有彼此。”

      Root看到Shaw的喉咙上下跃动了一次。

      “我想我们都该学会自由。”她接着说。

      “我能明白...也许。”

      “等到我们都学会自由的那天,再让我和你谈谈熵与能吧。”

      Root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积蓄精力。Shaw却一动不动地盯着她微颤的鼻翼。

      “我知道你为什么抗拒恢复记忆。”Root再次开口,笑了起来,笑得有些苍白。

      听闻这句话的人咬住嘴唇。

      “一方面在于...”Root不得不缓冲了一会儿,“你害怕否定现在的自己。”

      害怕否定没有感情的自己,害怕意识到自己行为的偏差。

      “另一方面在于,你害怕揭穿我的最后一个没被揭穿的谎言。”

      “你说我们是一对。”Shaw低下头,“那是真的么?”

      Root的手悄然滑落,顺着Shaw的手臂落到自己的腰间轻轻搭着。

      “我不知道,Sameen。”

      “那也是谎言。”

      “我不知道。”

      “那么你知道什么?”

      “我只知道这一次我不会骗你。”

      “全部都是谎言。告诉我还有什么是真的?”

      Shaw的手爬上Root白净的脖颈,一丝一丝加大着力度。

      她看到眼下苍白的人愈发苍白,逐渐困难的呼吸,愈演愈烈的颤抖,发出着细微的呻吟,看起来是那样痛苦,眼神里却依然没有任何一抹求饶的意味。除了平静之外,大概只剩下一样东西。Shaw计算着她剩余的时间,却发现每一秒钟于自己而言同样是煎熬。她懊恼地松开手。

       Root大约花了二十秒的时间重新调整呼吸。

      “我能确定的只有两件事。”

       声线里掺杂着无力的颤音。

       Shaw强迫自己看着她一眨不眨的眼睛。

      “Sameen,这会是我这辈子第一次说出这句话。”

       沉默,沉淀。

      “我爱你。”

       Shaw握紧了拳头,指甲深深地嵌入了手上的皮肉中。

       “还有。”

       Root试图支起上身,却体力不支地倒了回去。她解嘲地浅笑。

       “还有,Sameen,你吻过我。”

       说完她闭上眼睛甜甜地笑了。

      Shaw感到浑身的力量都被抽离了,仿佛窥视着或是占据了另一个不属于自己的身体,占有了另一段不属于自己的人生。她几乎不受大脑控制地抓着Root的上臂两侧将她的身体捧起,双手滑至她腰后上下抚摩。Root柔软无力的身体稍稍向后弯曲着,任凭Shaw把唇、齿、舌一股脑地探入她口中。于是她的双手也不 自觉地爬到了Shaw的腰侧,仿佛抓着最后的希望一般紧紧拽住那里的衣料。

      “你的状况很糟。但我能救你。”Shaw喷着热流的句子滑过Root的耳廓。

      “还有...你自己。”Root说完,像是彻底用尽了力量,安稳地睡了过去。

      她只是睡了过去。

      Shaw却抱了那身体很久。把额头抵在她微热的额头上。

      现在,两个担忧都不复存在了。

      我们都是改过自新的撒谎者。

 

 

 

      Shaw在Root睡着的期间里给她打了抗生素,用毛巾擦拭了全身。出门买了一些必要的东西之后,做了一顿再简单不过的饭。她很确定明天Root就能恢复 体力,带她去做该做的事。会如Samaritan所愿去见她的朋友们,Shaw心里却丝毫不感到慌乱,只是...或许,眼下的时间会变成她们最后的时间。

      Shaw不懂的爱情。但她想她能明白Root对于自己是个怎样说不清道不明的存在。

      既然如此,试着演一演也是个不坏的选择。

      Root的表情看起来有些痛苦,紧锁着眉毛。

      “Hey,”Shaw用手指轻刮Root高傲的鼻梁,“你在吗?”

      “嗯。”Root的声音绵乎乎的。

      “起来吗?”Shaw把手伸进被子里去探她的体温,似乎比之前降下来了一些。

      Root只是摇摇头,她的胃此时疼得像抽筋一般。

      “我很累。”轻声轻语。

      “胃疼?”Shaw迟疑了一下,还是戳了戳Root的腰侧,“你两天没吃东西了。”

       Shaw把手覆在她收紧的胃上,小幅度地按揉着。

      “该起来吃点东西了,Root,你一定饿坏了。”

      “居然有我的份?”Root的表情稍微松下来一些。

      “好吧,有。”Shaw抛给她一个没好气的白眼。

      “比如,这个。”Root奋力抬起上半身咬住Shaw的嘴唇,用舌根在Shaw的唇瓣上瘙痒。

      Shaw顺势拉起她的身体,半嫌弃地拍开她的脸。

      “恶心死了。”Shaw用力地揪了一下Root的腰,却引来又一个意味不明的笑容。

      眼睛弯成一个好看的弧度。

 

      “呃,你的两个朋友。”Shaw停下叉子,“我以前和他们关系还融洽么?”

      “嗯...”Root撇着嘴习惯性地瞟着天花板,“据我观察还是不错的。”

      “Samaritan的人要是来了怎么办?”

      “我们会给你拖延时间,但真的不行的时候就只能放弃计划了。”

      “计划B?”

      “没有。”Root皱皱眉头,“所以一切要看你的速度了,前外科医生。”

      “好吧,无所谓。那恢复他的记忆以后我怎么办?”

      “你知道Samaritan可以控制追踪你的神经,所以不能直接对他动手脚。但我想Cosmos会知道一些方法。”

      “所以才会被Samaritan暗杀?”Shaw低头思考了一会儿,“那救他的到底是谁?”

       对面的人扬了扬眉毛表示不知情。

      吃完饭后,Shaw把搬到床上的小桌台放到地上。Root趁她弯下身体的时机拍了拍她的后脑勺。

      “Root!”Shaw抬起头,咬牙切齿地盯着她,随后就挥出了拳头。可惜那一拳被Root的手掌拦下,她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拉到了床上,眼前的人对她狡猾地笑着。

      Shaw很愤怒,却没有再出拳的冲动。

      “睡觉吧,我困了。”Root说。

      “要洗碗。”

      “放着,别管它们。”

      “你...”Shaw感到万分不可思议。

      “我困了,Sameen。”Root的双臂绕到Shaw的背后,贴上了身体。

      “好吧...”Shaw轻颤了一下,笨拙地同样伸出手揽住她的肩,“那我们就睡吧。

       Root拉着Shaw慢慢躺下去,Shaw的手掌一动不动地护在她背后。

       于是Root就这样把脸埋在Shaw的颈窝里,闻着她身上的味道,正如Shaw枕着她的柔软发丝,在她看不到的地方悄悄用手指卷着它们。

       有时候,这样的Role Play也不赖。

 

 

      Finch和Reese事先带着仪器和Cosmos Grey到了他们的一个秘密公寓。先前Root发给Finch的照片在The Machine的提示下已经解密,照片中房间里摆放的东西形成了某种特殊数列,他们已经取得了执行代码。

      为保险起见,Shaw让Root先开车去他们的所在地,她单独乘坐地铁去和他们会合。Root到达时,Reese和Finch正在和Cosmos闲聊,大概是Root不在的两天里,两位被限制行动的大英雄也耐不住空虚寂寞了吧。

      “Mr Groves,”Finch为他开门后,以一个笑脸迎接她。

      是的,至少到现在为止,一切都很顺利。

      “Shaw现在没法和我们联络,但我想用不着多久她也会到了。”

      “我已经把转换器和电脑主机连上了,执行代码在这里。”

      Root听完后拿起放在桌上的笔记本。

      “你这两天休息的怎么样?”Reese坐在旁边的椅子上问道。

      “好吧...我们有了一些小小的进展,小小的。”Root扬了扬眉毛。

      “至少你看起来精神多了。”

      “她也这么说。”Root笑了,把枪从包里拎出来挂在腰后,“Bear呢?”

      “我们需要一个看家的。”Finch接过Root的包挂在架子上。

      “那么...”Root抱着手臂环视了一圈,“John,你等会儿在那个窗口盯住Samaritan的人,他们一出现我们就必须迅速冲下去,不能慢半拍。”

      “Harold,你需要配合Shaw把执行代码按照我破译的程序语言编写进去,”Root整理了一下头发,“我会盯着这边窗口。”

      三人都待机完毕后,Reese走向Cosmos躺着的地方,准备开始上麻醉,一切都在准备就绪。Root甚至在错觉中觉得这不是一个夺回Shaw的计划,而是他们四个人并肩作战的一次行动。

      “那是Ms Shaw吗?”代替Reese趴在窗边的Finch突然发问。

      Root没有过去。

      “如果你看到了一个穿着我的大衣的小可爱,是的,那就是Shaw。”

      “Oh,我没有意识到那是你的衣服。”Finch有些窘迫地回头看了她一眼,“但我很高兴你们又能相处得很好。”

      “很好。是的...非常好。”

      “你能保证我们和她打招呼的时候,她不对我们一人来一拳吗?”

       Finch的发问使一旁的Reese忍不住笑了起来,意味深长地指了指还没完全消肿的Root的右脸。

 

      “Hey,Guys!”

      这是Shaw进门后的第一句话,笨拙地举着她的手掌,以至于三个人都发愣地看着她。

     “然后,呃...哪个是Finch?小个子的那个,那你就是Finch,对吧?”Shaw反常地走向Finch和他打了个招呼,即便那看起来极其不自然,“还有那个西装男,就你,是Reese对吧?”

     “Shaw,我们没有时间聊这些东西。”Root示意她走到Cosmos的床边,“Harold会在你接上转换器后输入代码。”

     “很好,让我们开始吧。”Shaw先拿起手术刀,在Cosmos的脑后切开一块皮肉,用手术钳将它撑开后,将开颅器架在那个位置,用力拧着向下转动。

      整个公寓被铁器摩擦头骨的毛骨悚然的声音填满了,Root几乎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Hey Root,你还好么,别发呆。”Shaw用余光扫了一眼,如此说道。

      取下一块头骨后,Shaw用滚烫的铁丝在乳白色脑膜上画出一个十字,再用手术刀沿着它切开,往里就能看到大脑了。

      整个过程进行了大约十分钟。

      “Root,他们来了。”Reese端着枪朝门外跑去,Root也紧跟其后,跑向不同的楼梯口,从两边对Samaritan特工进行扫射。即使他们占有了优势地形,Samaritan特工的人数还是只增不减,一旦他们进入了楼梯——两人的盲点区,后果将不堪设想。

      “结束了吗,Harold?”

      “还没有,不过我已经在输入代码了。”

      “加速,Harry!”

      “不需要害怕,Root。”

      Root从Harold声线的后面听到了微弱的Shaw的声音。

      已经有人进入了楼道,Root向Reese提议自己先下楼伏击他们,等Shaw处理完收尾事务后下楼支援她。等她们分散了地方注意力,Finch带着Cosmos下楼和Reese一起从背面逃走。

      Root在距大门约十几米的转角墙后表情严肃地举着枪,已经打趴了四个人。

      “Root,有很多朝你那里去了。不过Shaw也马上就到。”

      “明白,John。”

      Shaw大约在七秒后出现在了对面的横向通道里,和Root所在的通道隔了一条两三米宽的走廊。Shaw二话不说地上完子弹,和Root一起接连不断地向门口射击。

      一切都那么熟悉。

      “等我把那个家伙放倒以后我们就该走了,不能让别人看到你。”

          Root说着看向Shaw。

      然而却看到Shaw正用枪口直指着她,心里不免一惊。

      而后她意识到Shaw并不是对着她举枪的。

      Root以极慢的速度一点点转过身去,她的目光与Shaw的目光汇聚在同一个身影上。

      “Hello,Claire.”

      Root笑了笑。

  

—CONTINUE—

Chapter 13

评论 ( 16 )
热度 ( 168 )
  1. JFM 转载了此文字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