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tropy&Energy】 Chapter 13

Entropy&Energy

           熵与能

   这世上有两种力量——熵与能。前者会带来舒适的平静,后者则导致平衡的破坏。导向不安定,或是动荡的状态。

                                                                       ——Yevgeny Zamyatin

电梯间:Chapter 1,2  Chapter 3  Chapter 4  Chapter 5  Chapter 6  Chapter 7  Chapter 8  Chapter 9  Chapter 10 Chapter 11  Chapter 12  Chapter 13  Chapter 14  Chapter 15

Special-Chapter-1 Special-Chapter-2 Special-Chapter-3 Special-Chapter-4


更晚了…^﹏^终于考完试了…
剩余三章 本周内一定结文!!看了都去投票!!


Chapter 13

    “Hello,Claire,”Root说。

    “把你的枪放下。”Shaw压低了嗓子看着Claire。

    “那也是我想说的。”Claire向Root走近,脸上飘着稚气未脱的得意笑容。

    “你知道我不在乎她的死活。”Shaw耸耸肩。

    “Shaw,他们进来了。”Root背对着Shaw,“你可以开枪,因为你必须活着出去。”

    “如果没有你我就不能知道真相了。”Shaw丝毫没有转身的意思。

    “Sameen,我们必须放倒他们所有人。但在那之前,你要知道Claire已经看到了你,就意味着你必须向她开枪。否则Samaritan就会知道。”

    Shaw深呼吸着。她知道Claire看到她向Samaritan特工开枪,那么就必须在她向上面报告之前解决她。但很有可能在她击中Claire的瞬间,Root或她也会被Claire的子弹击中。

    Shaw不想再中枪。

    为了她的小戏码,也不希望Root中枪。

    但Claire却端着枪一步步走近Root,就快要把枪口对着她的额头。Shaw看着Root的背影,感受到了来自她的异常的平静,没有一波一澜。

    “我很抱歉,Root,”Shaw咬着牙朝Claire的手臂开枪,她看到子弹擦过Root的脸,拉开一条鲜红的口子。在Claire的枪落地的瞬间,Root迅速提枪向Claire的大腿开枪,然后转身把枪指向门口。Root转身的瞬间衣角不动声色地飘起,又落下贴在她纤细的大腿上,正如她脸上的鲜血在那瞬间飞入了空中异地,悄无声息地落在她白净的衣领上,微醺。

    她们很快扫光了所有特工,Root努力确保没有任何人看到Shaw,除了Claire。

    “要杀了她么?”Shaw快步走到Root身边,用脚尖轻踢正趴在地上咬牙切齿的年轻女人。

    “不,把她带走。”

    Root把枪插回腰间,弯下腰去看Claire的伤势。

    “Hey,这位流血的女孩。”Shaw居高临下地望着Root的脸颊,“你该在意一下自己的脸。”

    “我会的。”Root开心地笑了笑,没有掺杂任何虚假的成分,“现在你得帮忙。”

    两人架起Claire,从楼道绕回了停车场,把她放在后座,Root随即捆住了她的手脚。

    “现在我们该回家了。”Root轻挑眉毛,“或许我们需要这个小朋友和你玩一个小游戏。”

    “无所谓。”Shaw不明所以地耸耸肩。

    “Harold,我们出来了。你们俩怎么样?”

    “我们正在会地铁站的路上。”

    “Hey,Root,帮我带个话。”Shaw凑过脸来。

    “不需要。”飘着长发的女人歪着头笑了笑,从口袋里轻巧地拎起手腕,摊开手掌,用另一只手把手心里的无线耳机塞到了Shaw的耳中,“我给你捎了一个。”

    “呃…这…好吧,挺好。”Shaw迟疑着戳了戳那耳中的小东西,“呃…Finch?”

    听出了Shaw在面对“陌生人”时语气的独特畏缩,Root在心里觉得很好笑。

    “是的,Ms Shaw。”

    “我想你们应该让Cosmos躺倒…大约五小时后他就会醒过来。”

    “好的。”

    “Hey,”Root擅自戳了Shaw的耳机切断了通话,“你去帮Claire看看吧。”

    “什么?”Shaw忍不住皱起眉毛。

    “帮她取出子弹,止血,什么的。”

    “为什么我要这样做?”

    “因为我们要利用这五小时去做些有趣的事情。”Root提起指尖,在Shaw的眼前小幅度地画了两个圈。

    “什么好玩的?”Shaw不耐烦地拍开Root的手掌。

    “你想开车去兜个风,顺便耍Samaritan玩一会儿么?”Root仰靠在座椅上,微扬着下颚。

    “听起来挺好玩。”Shaw扬起眉毛,嘴角一漾,“我喜欢。等我几分钟。”

    Shaw从副驾驶座下车,钻进后座里,用备用医药箱里的钳子和镊子取出两颗子弹,因为提前在Claire嘴里塞了一块毛巾,所以她不需要听到自己不想听到的声音。Root全程都从前面回过头看着前任外科医认真做事的样子,轻锁眉头时眼里透着的刚毅。

    “结束了?”Root接过医药箱。

    “还差一点。”

    Shaw这么说着,却弯着身体下了车,坐回Root身边。

    无视面前人满眼的疑惑,Shaw在简洁地抛给她一个白眼后粗暴地把浸了酒精的纱布压在Root脸上。

    “Awww...”Root迷上眼睛。

    “如果你不想这小玩意儿一直留在你脸上的话,”Shaw边说边替她轻抹上一层药,“这段时间就别吃辣的和带酱油的东西。”

    “我可以笑吗?”

    “我不介意你少笑一点。”

    “今天你为什么这么容易相处?”

    “首先,我要为自己的子弹擦出的伤口负责。”Shaw头也不抬,手法熟练地收整着医药箱,“再说,事实上你还病着,我对患者都挺好的。”

    “好医生。”

    “是么?你恐怕是第一个这么说的。”

    “而且,Sameen,我也是最后一个。”

    “好吧,随你。”

    没好气的语调总是让Root特别喜欢。



    Root伸着纤细的手臂开车,Shaw仰着头眯着眼,她们就这样一点点驶向城郊,或是在银色大楼之间无声地穿梭。

    “那么,Root,”Shaw打破了沉默,控制好一如既往的冷酷声线,“给我讲讲你的耳朵,发生了什么。”

    “这个嘛,”Root暗喜地撇撇嘴,“有个想要和The Machine亲密接触的人为了让我实招,就把它废了。”

    “但你没有说?”

    “其实我很想直接告诉她,但很可惜,The Machine和我真的没有什么直接具体的联系。”

    “说真的,你们是怎么联系它的。”

    “她会对我说话。在那段时间里她是我的一切。”

    “我不明白。”

    “你知道的,我不是什么好东西。没什么梦想,或者喜悦。我觉得它们都无聊极了。但她给了我目标,希望,还有疼痛和伤感。让我也有了个梦想。”

    “什么梦想?”

    “我希望人类永久地生存下去。”

    “你好怪。”

    “是的,但现在我就是有这么爱人类。”

    “我想…”Shaw迟疑了一下,甚至于轻咬嘴唇,“我想我挺喜欢和你们一起工作的。”

    “你当然喜欢。”Root指指她的新耳机。

    “我想说的不是这个。想说…我们可以的,至少我觉得。”

    等不来Root的回应,Shaw只好问接下来要去哪里。

    “去给你做新工作实习任务。”Root转动了方向盘,“我们得救个人。”

    “挺酷。”不用开车的人条件反射的摸了摸腰间的枪。

    “不能杀人。”

    “我知道。”

    两人先后阻止了一次抢劫杀人,结束了一个暴力事件,Shaw还在小巷子里打了一场痛快淋漓的架。

    “我喜欢这工作。”

    发自肺腑,毫无虚假。

    “我也喜欢。”

    “但我觉得你恐怕需要点格斗技能。”

    “我与枪同在。”Root甩动了两把小巧的手枪,“还有技术。”

    “我们该去吃点什么了。”

    “没问题。但必须在车里。”高个子女人环视一周后补充道,“让我去买。”

    “别弄错。我要一份火腿三明治套餐,一罐啤酒。”

    指尖的方向是对面街道的一家SUBWAY。

    “明白。”Root轻挑双眉,“在车里等我回来。”

    于是隔着车窗,她目送着那个不乏犹显得不很自然的高瘦背影,她开始思考自己是否玩好了这一次的Role Play,她不太明白。但既然经过转角时那张面庞上的表情是明媚的,她应该也就没有做错什么吧。

    或许她需要这样的学习。有太多需要学会的东西。

    大约十分钟后,那个摇摇晃晃的身影拎着两个塑料袋打开了车门。

    “这个是你的…然后这个是我的。”Root把那只稍大一些的袋子递给Shaw,坐进车里后把自己的袋子放在腿上。

    “我真的很享受这样的感觉。”气息尚未平稳的女人看了一眼正忙着撕开食物包装袋的女人,又把目光投回到挡风玻璃上。

    “虽然挺对不住你,但我什么也感觉不到。”Shaw的声音因满口食物而模糊不清。

    Root不再说什么,多说也无益。有些事情让人自己去领会更好一些。她拿出给自己买的照烧热狗,一小杯咖啡。

    “Hey,等等。”Shaw一把夺过Root准备送入口中的食物,小心地闻了闻,“不行,不能辣,不能有酱油。”

    Shaw就这么把她的份也拿走了。

    “我是在为你的脸着想。”

    有些哭笑不得地看着那位喝着啤酒的女人,咬着原属于她的热狗。好吧,Root不得不叹了口气。

    “Sameen,我真的饿了。”

    她边说边装着捂住了肚子。

    其实她并不怎么饿,只是单纯地想要试探Shaw的反应。

    “噢好吧,那你可以吃这个。”

    “沙拉…也不错。”Root接过那盒三明治套餐中附送的沙拉,虽然她很清楚Shaw原本就没有吃它的打算,心里还是有几分欣喜的。

    她并不讨厌这样做的Shaw。有时她也会希望从她身上学会一些直爽,或是别的什么干脆明了的东西。

    “你们是一对?”

    从后座突兀地传出声音,才终于使她们想起Claire的存在。

    “与你无关。”Shaw白了她一眼。

    “所以Samaritan没有彻底改造你吧。”

    “也许,但我也不知道。”

    “Claire,如果你不想被这位小鞭炮打死的话,我想你该闭嘴了。”

    “Hey,我不会的。”Shaw居然有些当真地拍了拍Root的大腿。

    “Ms Shaw, Ms Groves…”

    Harold也学会了突兀地讲话。

    “Mr Grey刚才恢复了意识,我想知道你们有没有带电脑?”

    “我带了一个。”

    “很好,那我现在要连上你们的屏幕。”

    Root揭开手提电脑的屏幕,瞥了一眼Shaw凑近的脑袋,静静等待。画面出现时Harold,John,还有他们的客人都被录入了屏幕。

    “好了,现在我让他来和你谈谈。”

    “这一切都是你安排计划的?”

    明知是错的,Root还是这么问了。

    “当然不会是…”Cosmos抬头,“我反而庆幸自己还能脱身。”

    “谈谈它们吧。”

    “一次偶然中我意识到自己在计算机工程上的得心应手,但无论在我的记忆里还是生活向我所证明的事实里,我都应该没有学过那些。从那以后我开始怀疑是否有人窜改了我的生活。我通过一种特殊的方式放出求救信号于是有个人说能帮我恢复记忆,之后我收到了一封介绍Sameen Shaw的邮件,还告诉我必须要演一场戏才能拿回我的记忆。我得收到一个包裹,按照里面的提示布置房间,把U盘插进电脑。随后就有人找到了我而且把我带走了,但我没有看清那是谁。”

    “所以你就是收了个包裹,插了U盘,布置房间。没有别的了?”

    “我记得有人带走了我并且重造了我的记忆。现在它们都恢复正常了,我得感谢你们。我想那封邮件里还告诉我恢复Shaw的记忆难度有些大,因为你们会需要把一种什么屏蔽病毒打进Samaritan里,使它停止对Ms Shaw的追蹤。”

    “什么病毒?”

    “我想…有人把它保存在了我的人工神经里。”

    “我已经把它们全部导出来了。”Harold补充道。

    “所以如果你们想要把Ms Shaw的记忆弄回来,唯一的方法就是进入Decima大楼的总部,在特定的地方输入那个病毒。”

    “Shaw,你能进那幢楼。”

    Root的眼神里依然没有了一丝调侃。

    “但我不认为接近那个系统很容易。一旦你们输入了病毒,它就不能再看见或者控制Shaw了。”

    “我们需要一个黑客。”

    Harold说道。

    “是的,我们需要一个能进入那幢楼的黑客。”

    Root的语气中没有丝毫开玩笑的意味。

    “Root,你不行。”Shaw拽住了她的领口。

    两人身后突然又传出了熟悉的说话声。

    “终于走到了这一步,”Claire狡猾地笑着,“现在你们有能进出Decima的黑客了。

—CONTINUE—

Chapter 14

评论 ( 9 )
热度 ( 89 )
  1. JFM 转载了此文字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