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根】接吻游戏

夺冠贺文
约定了一篇甜一篇虐一篇2W字H

这是甜的←_←不甜来打我


时间线大概在Shaw回来之后,没什么特定的时间。



--------------------------------------------------------------------------

音乐会门票。 

什么玩意儿。 

Shaw在把从信箱里抽出的红白相间的纸片放进口袋之前,不忘瞥了一眼上面的时间。 

晚上八点半开场,好吧。 

即便她本人有一千一个一万个不情愿,为了不耽误任务,她还是咬着牙给Harold去了电话。

“怎么了?Ms Shaw.”

“呃…Harold,”她有些焦躁地来回踱步,“一般来说…我是说,一般来说的话,去音乐会的时候会穿什么?” 

“正装,Ms Shaw。为什么问这个?有人请你去音乐会?” 

“好吧…确切地说,不是‘人’请的。” 

“Oh,The Machine,”从那语气里听不出是吃惊或是不吃惊。 

“只要告诉我穿什么。” 

“这个问题,恐怕你要问问她,Ms Groves。并且我不觉得你自己会有合适的衣服。” 

“好吧,她。”Shaw气馁地翻起白眼,“谢了,Harold,真他妈帮了大忙了。” 

Shaw于是打开自己的衣柜,逐件翻着。 

背心,背心,紧身衣,背心,皮衣,背心,黑衬衣… 

什么玩意儿。 

近乎绝望地,她跌坐在床上。 

“该死。” 

就这么径自呆了一会儿,沉默的空气似乎有使人冷静思考的力量。她已经有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没有见到过那个高个子了,也很久都没有收到过来自她的联络。仔细想来,连她是死是活都无法确定。 

莫名地消失,莫名地出现。总是这样。 

“Root.” 沉默了十秒才接通的电话,Shaw率先开口,对方却久久没有回应。她无聊到擅自猜起了那人脸上的表情。 

“Hey,Sameen.”她像是调整了很久才挤出这么一句随和的话,声线还有些发抖。 

“Root,我…知道这很怪。”她难堪地皱起眉头,“但我想问个问题。” 

“什么问题?关于我过得好不好?还是关于我为什么不联系你?” 

“都不是。” 

咬字清晰地否决之后,是一阵酸涩的沉默。 

“呃…其实,Root。”Shaw深呼吸了一次,轻舔嘴唇,她想以最快的语速说完接下来的话,“我想问你去音乐会的时候应该穿什么。” 

“……” 电话那头的人应该是笑了,绝对是笑了,即便她或许牢牢地捂住了自己的嘴。 

“Sameen,我不觉得你会有能穿去的衣服。去买吧,可以问问店员。” 

“Root,”Shaw数次张口却又吐不出一个字,犹豫了许久才把那些想法勉勉强强地汇总起来,“你知道我宁愿问你都不愿问店员。” 

“那,你是想让我陪你去买衣服吗?” 

Shaw无视掉那人早已飘飘然的声线。闭上双眼,想要飞快地说完。 

“我…是的Root,我需要你陪我买衣服。” 

两人约在临近正午的时间,百货大厦。


 


 


看到百货大厦总会让Shaw想起该死的卖香水的日子。因而她恨透了这种花哨而令人腻烦的气味,仿佛置身于一个无尽的大黑洞。 

等待的时间里,她拿捏着黑色大衣的衣角,斜靠着墙,用鞋跟不耐烦地一次次敲击着墙面,留下空洞洞的响声。 

Root在距约定时间还有一分钟时到达,满脸随和地抬起手向Shaw打招呼。 好吧。她避开视线,双手插进口袋以解嘲。


趁着Root走近的期间,Shaw轻扫余光偷偷觑了她几眼。又高又瘦的身躯似乎更单薄了一些,或许是黑衣服所衬。但当她终于抬起眼睛望向那人疲累的脸颊时,那个想法得到了验证。 

这个女人过得一点都不好。 

然而Root却嬉皮笑脸地扬起了下巴,使得Shaw迅速地收回了眼里的关切。


 


其实只要买外套就够了,连试衣间都不需要。

她无力地看着Root热心地把架子上的外衣一件件取下来往她身上比划,或是皱眉,或是浅笑,每每这时,Shaw都不得不窘迫地避开目光。 

她们看起来一定很奇怪。Shaw不得不承认自己穿得像刚从黑社会抢钱回来的,Root却一身姣好,青黑色风衣既显气质又显身材,以至于旁人的目光无数次在她们俩之间游走。 

直到Root终于看中了其中一件。 

“Sameen,它怎么样?” 

那是一件藏青色短款西服,领口处有不招摇的小装饰。 “挺好的。

”Shaw这么说着,发自内心,至少在这个问题上,Root不至于拿那些奇奇怪怪的东西来刁难她。 

“去试一下?不合身就不好了。”把衣服递给Shaw后,她双手叉腰站在了原地。 

有些不对劲。Shaw也说不上来具体是哪里不对劲,但在她的记忆中或是想象中,Root或许比今天更惹人恼火一些。 

就要走向试衣间,Shaw忽地拽住了身边女人的手腕。 

“Sameen,你这是迫不及待地要让我看你换衣服的意思吗?” 

“反正是外套。” 

“好吧Sweetie,我明白你对我有意思。但你也该明白这样的勾引只会让我…把持不住。” 

对她有意思?噢是的,老天,我吻过她。Shaw忍不住在心里骂了自己一句。 

无论怎么否决都像是诡辩和开脱,不如一言不发。 Shaw把她扔在试衣间的 柜门上。

“你自己说,发生了什么?” 

“什么也没有,Sweetie。除了,我很想你。” 

那人擅自凑了过来。

“你今天有点不正常。”Shaw边说边脱下了外套,“看起来也不太好。” 

“只是有点忙而已。”瘦削的肩膀轻微地耸了耸。 “The Machine真是把你当牛在使。” 

见Root没有再回应,Shaw于是面向镜子,套起了外衣,同时又通过镜子观察着身后的人。从刚才起那人看起来就有些焦躁,甚至像在赶时间。 

赶时间的人不会悠哉悠哉地陪我买衣服。 

调整好衣领,她看到Root倚在柜门上眯着眼,像是在养神。而后只是一瞬间的是,Shaw也不确定自己是否听错了,她觉得她在寂静的空气中捕捉到了从身后的人胃里传出的一声哀鸣。她透过镜子瞥了她一眼,对方似乎准备采取无视政策,既然如此,Shaw也只能配合着装作没听见了。 

“我一定要找Harold报销。太他妈贵了。” 付钱时恼羞成怒的Shaw。 

“我觉得他会很乐意帮你付钱的。”Root撇撇嘴,“我的任务完成了?” 

“差不多。” 那人就打算离开,Shaw喊住了她的背影。 “Hey,这就走了?” 

“不然你还需要我做什么吗?”Root撩起耳边的碎发,转过身来。Shaw望着她疲惫的脸色,久久浸泡在近乎苦涩的无言之中。 

“你不请我吃顿饭什么的?” 

“Sweetie,我也很想和你来一次小约会。但很可惜我还有事要忙。今天夜里我们去吃消夜怎么样?”Root偏着脑袋,用手指绕着锁骨前垂落的发丝。 

“随你了。”Shaw晃了晃手里的袋子,“去忙你的 ” 

“那么夜里见。”轻快地飘走的修长背影。 

是的,她很忙。

Shaw这么告诉自己。


 


 


八点十五分。 

Shaw放下了原本翘着的二郎腿,有些窘迫地无视掉周围人责难的眼神。 

八点入场,八点半才开场。这样的规矩未免太霸道。 

她的位置在第三排真中央,处在整个厅的最前端,也是最好的位置之一。 

很可惜前特工对这些高雅的东西毫无兴致,以至于她在听完第一曲之后便打起了瞌睡。意识到自己任务在身,她用力地拧了大腿。 

在中场休息前她拧了不下十次大腿,明天一定会留下一个硕大的乌青。 

什么都没有发生。 

直到串场的舞蹈节目开演。 

现代芭蕾,不是吧。Shaw连白眼都懒得翻了。 

把古典芭蕾与现在音乐融合,不再使用传统的服饰,男主角出场时穿着恰似拉丁舞服的深红紧身衣很好地诠释了这一特征。 

得益于位置之佳,Shaw观察了那人的脸——小白脸中年大叔,踩着发狂似的(或许是技艺高超的)舞步。 

欣赏不来。 

这个想法一直持续到女主角登台的瞬间。 淡紫色紧身长裙,裙筒的侧面开了一条长口,以便舞者做出腿部动作,却同时暴露无遗。坎肩加上大片裸露的背脊,衣服在背后一直开口到腰线为止。 熟悉的身形,陌生的舞步。纤细的腿在裙间若隐若现,Shaw不禁屏住了呼吸,将视线一点一点向上爬行,爬至嶙峋的胸骨和锁骨,又爬上修长的脖颈。 Shaw以夸张的动作猛地站起来。

又在责难声中坐下。这他妈是在搞什么鬼,Root,她咬牙切齿地念叨她的名字。

全场不下千人都注视着那个性感地舞动的身体,这让Shaw愤怒极乐,几乎就要冲上台去把衣服甩在她脸上,把她扛下台带回家去...


然后呢?Shaw不愿再想下去,咽了咽口水。


把头发利落地盘在脑后的Root原来是这个模样,下颚线条近乎完美,侧脸因高挺的鼻尖和微含的嘴唇而轮廓分明。裸露的背脊上凸出两片有人的蝴蝶骨,在阐述着它主人的瘦削的同时显得很...


美味。


男主角宽厚的手掌一次又一次摩挲过Root的腰线,配合着舞步抚上大腿,或是背脊。脑中已是一片空白的Shaw感到眼花缭乱,耳边嗡嗡作响。


他妈的。


她把所有的怒气撒在那个小白脸中年大叔的行为上。

双拳紧握,因而手背惨白。


灯光忽地集聚到两位主角身上,男主角就那么挽过了Root的腰,弯下上身去吻住了仰面朝上的Root。

周围响起掌声。

真他妈是个美好的爱情故事。Shaw趁着喧闹重重地把拳头砸在手柄上。


但舞步还要继续,随着灯光的游离,两位主角的关系也进入了游离阶段。凌乱而有序的舞姿在台上散落、重组、聚合又破碎。

Root的眼神从她脸上扫过。


不再是柔情的女主角,是那个Root的眼神。


再次扫过,明确而有力,凝聚着紧张的告诫。


Shaw站了起来,回头快速扫描着观众席。

有什么事就要发生了,她已经不再听得见责难声。


她看到一个女人偷偷端起了枪,凭着对枪超人的嗅觉,Shaw直接跃过座位扑向那个女人。撞开那女人的手臂,使那一枪打空,Shaw踢飞落在地上的手枪。回头时Root正以背脊面对全场观众,护着男主角走进了后台。即便在这时候,那个小白脸还把他的手放在Root的大腿上。

早知道还不如让他被打死算了。

Shaw打昏了脚边的女人,飞速奔向舞台。该死的西装使得她行动不便。

鬼知道那个男人在后面对她做什么。Shaw已经无法按捺怒火,一想到这段日子Root都和他干了些什么样的事情,她就恨不得把他撕碎。

掀开后台的遮布,Root正在努力推开那个试图和她亲热的男人,脸色在化妆的影响下显得愈发苍白无助,这一切都成了Shaw一脚踢飞他并把Root拉到身后的原因。


“Hey,Sweetie.”


Root的语气中还掺杂着舞后的急促气息,有些重心不稳地搭住Shaw的肩膀,把半个身体的重量都压在她肩上。这反而充足了Shaw的底气,用力握住Root的手臂。

“这位小姐,你真没礼貌。”

小白脸试图伸手碰Root,被面前的小个子一拳揍了回去。

“我救了你的命,还不快滚。”

“她才是我的命喔。”他用眼神笑嘻嘻地指了指Root。

“你恐怕对很多女人都这么说吧。”Root佯装不知地眨眨眼睛,“比如台下的那位。”

“你是特别的,宝贝。我从来没有这么迷恋过一个人。”


Shaw再次用身体护住了背后的人。


“这位小姐,你确实也挺可爱的。但请适可而止。”

“你敢再碰她试试。”Shaw握着Root的手掌更加用力了。

“好吧。很显然她和我早就做过不少两情相愿的事情了。”

“是这样么?”Shaw压低了声线问道,“回答我,Root。”


Root刚欲开口,身体的重心却微微倾斜了。捕捉到这个小细节后Shaw迅速转身揽住她的腰,扶住了差点倾倒的她。


“我很抱歉,只是有点晕乎。”

面对Shaw责怪和关切并存的眼神,Root辩解般地说道。Shaw不耐烦地咬了咬嘴唇,狠狠地盯着Root的眼睛,用视线抚过她的颧骨、鼻梁、抹成艳红色的嘴唇。

“算了,不用你回答了。”


一口吻了上去。或是说咬了上去。

险些就要把Root的下唇咬破了。

结束它后,小个子舔了一圈沾上红色的唇瓣。


“她是我的,今天是我的,以后也是我的。听明白了就滚,没听明白就别怪我把你打成筛子。”

小白脸愤愤地转身离开了。


“色鬼的事情,最好处理,却又是最棘手的。”

Root拨下了Shaw的手掌,仿佛刚才的一切真的不过是一场莫须有的戏。

Shaw却还未真正缓过神来,她看了一眼Root骨架分明的身体和还算漂亮(或许是美爆了的)脸蛋,轻晃着脑袋一把抱住了她,用力扣住她的背,上下抚摩冰凉的皮肤。

然后又若无其事地推开,把自己身上的外套脱下披在那裸露的肩上。


“你得给我解释解释所有事情。”Shaw皱了皱眉头,“所有的。”

“我会的Sameen。但现在我们得先出去,他恐怕去叫了安保人员。”

“都听你的,上帝小姐。”


显然,Root还没有从高强度的舞步中恢复过来,最初迈出的两步有些踉跄。


她们迅速溜到了音乐厅外的公园里,躲在连路灯都看不真切的黑暗角落。

阴沉的天空没有月亮,月色稍显寂寞。朦胧的忽有忽无的车灯氤氲着暧昧的氛围。


Shaw叹了口气。


“你就这么廉价?”淡淡发问的口吻,引来那人一阵蓄谋已久的浅笑。

“我呢,是在一个星期前接到他的号码的,好色的男人平时不积德,一定不知道女人有多可怕。我利用自己的...好吧,容貌,还有勉强过关的舞技骗过了他。”

“我真的不知道你会跳那种舞。”

“那都是小时候练的了,Sameen。我以为我看起来还挺像个跳芭蕾的。不过为了上个台,我可是拼死拼活没日没夜地练了那要死的东西的。”

“就为了和他深情一吻?”


Root半晌都没有回答。


“好吧,Root,我并不是这个意思。”

“那么Sameen,告诉我,对你来说接吻又是什么呢?”

“我不知道,莫名其妙的东西。”

Shaw皱眉,她不愿回想那个舞台上该死的吻。

“Sameen,那你对我的那个吻又代表了什么?”


那个,Shaw很明白,是那个吻,不是今天的这个。


“我也想搞清楚,该死的。”她咂了咂嘴,“别在意它了,我们只不过是轻轻碰了一下。”

Root又诡异地笑了一会儿。

“过来。”她歪着脑袋,用即便在夜里也同样温和的眼睛注视她。

Shaw摆着不爽的臭脸晃了过去,这女人又在打什么鬼主意。


“Sameen,别在意,我们只是轻轻碰一下。”


不等任何回应,飘着长发的女人便侧下脸,带着淡香的发丝扫过Shaw的鼻尖,随后一个微热的、柔软的东西撞在了她的唇上。突如其来的酥麻感传遍了全身上下。前所未有的焦躁感使她用力推开了Root的肩膀,又换来了她的一阵坏笑。

“这个‘只是轻轻碰了一下’的吻怎么样?”

“还行。”Shaw还未从凌乱中落定的眼神证明了她的不诚实。

捕捉到这一切的Root只是眨了眨眼睛。

“那么Sameen,刚才在里面的那个吻又代表了什么呢?”


该死的。


“没有什么,只是演了场戏而已。我也只是顺势咬了你一口,大可以无视它。”

“我们来试试。”Root径直按住Shaw的肩头,“看你能不能无视它。”


唇上传来一阵剧痛,混合着那人喷在她脸上的热气的味道。

Shaw再次推开了那人的肩膀,满脸愤怒地看着她。


“这个吻怎么样?除了痛觉以外。”

Shaw板着脸一言不发。

Root却开心地笑了,仿佛这都是意料之中的反应。

“那么最后一个问题,你觉得我在舞台上的那个吻又代表了什么?”

“鬼知道,又不是我吻的。”

Shaw翻了个白眼。


一条手臂忽地搭在了她腰后,Root用另一只手的食指轻轻一推Shaw的眉心,使她倾倒在那挡在腰后的手臂上。

Root弯腰深深地吻住了她。互舐双唇,缠绵不已。

Shaw用最后的理智勾住她的腰,支起了自己的身体。


“怎么样?”

“爽爆了。”Shaw耸耸肩。

“但我和他在台上这么做的时候可一点都不爽。”


Shaw花费了整整十秒钟才明白过来这其中的潜台词。


“Sameen,自从你第一次吻我之后就没再否认过自己对我有意思不是么?尽管你表现得好像它只是个游戏,好像你只是懒得去否认它。”

事实。Shaw心想。

“所以吻这种东西,深浅、环境,根本就无关紧要。只有面对正确的对象,你在能在自己心里称它为‘吻‘。”

“挺有道理。”

Root听到Shaw的回答,深呼吸了一次。

“那,Sameen,”方才的横冲直撞全然消失,只剩下期冀和娇柔,“我是你的初吻对象吗?”

“不是。”脱口而出,却又在想起她提出的对吻的新定义之后改口,“好吧,是的。”

然后下一个瞬间那高个女人便诡异地笑起来了。

该死,中圈套了。

Root用那种拐弯抹角的方式向她表白,又用这种方式顺理成章地骗出了连Shaw自己都还没有承认过的表白。

“从今以后,我们的吻只能发生在对方唇上了,不是么?”

得意的女人甩了甩蓬松的长卷发。

“真是个不错的游戏。”Shaw无可奈何地揉了揉脖子,“你已经刷新了我的接吻次数纪录。”

“不是刷新,Sameen,是创造了纪录。”

“好吧。”

“以后还会出现我的纪录的挑战者吗?”Root又一次提起调皮地嗓音。

“不会了吧。”

出口后才意识到这是一个类似于承诺的回答,Shaw惊得哑口无言。

表白,宣示主权,承诺。

拥有这个世界上最发达的大脑之一的Root轻松地在十分钟内得到了Shaw的三样东西。

“这还不会就是你说的‘消夜’吧?”Shaw用肩膀撞了撞她的上臂。

“才不是,Sameen。”Root转过脸来,“这只是第一摊而已。我们还有两摊要吃呢。”

引来兴致勃勃的眼神。

“首先,为了跳那个什么该死的舞,从昨晚到现在什么都没吃上的我已经快饿昏了,你得陪我去吃点东西。”

听完皱起眉头的Shaw伸过手臂揽住她的腰侧,手掌搭在她的腹上。

“然后。”Root顺势倾下脑袋,把嘴凑到Shaw耳边,讲悄悄话似的说道——

“夜里,我们还有很多游戏要玩。”

—END—

评论 ( 64 )
热度 ( 434 )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