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根吸血鬼梗]Bloody Little Thing (中)

给你们讲一个杀手锤圈养吸血鬼根的故事

 
 
 

 
 是否原创:原创

 配对:肖根/根肖

 等级:普通 

特殊题材预警:主要人物(根妹)吸血鬼化【。

 

电梯间 (上)
            (下)

           (番外)

 
 Bloody Little Thing

前半请戳链接)→http://ww1.sinaimg.cn/large/68693188jw1eregbhcgtqj20c830qqhq.jpg

 (后半接上↓) 

“你他妈是什么东西?”

“吸血鬼,Sameen。”

“再这么叫一次我就毙了你。”

“对不起…”她抬起头,眼睛被泪水沾得亮晶晶的,看起来委屈极了,“对不起,我实在是饿糊涂了,居然…差点…”

“所以…搞了半天你他妈是喝血的?”太过于震惊的震惊,有时候反倒趋于平静,Shaw盘腿坐着,与她面对面,“为什么开始不告诉我?”

“告诉你就会被赶走了…”

“然后你就这么饿着自己,准备咬我?”Shaw翻了个白眼。不过这样一来这个女人的奇异行径似乎就都解释得通了——宁可饿着肚子也不吃人类的食物,夜里很晚都不睡,白天只能蹲在无光的角落里。她居然觉得这合情合理——毕竟是吸血鬼,没办法的嘛。

“我很抱歉…真的…因为你身上的血味实在是太诱人了。之前那次也是…”

之前?Shaw想起那天夜里被她无理地赶开,居然是为了保护她。

“Shaw,我没有咬到你吧?”

“没有。”

“那就好…”她长舒一口气,“你不会被感染的,放心。”她说着凑近过来,伸手就要碰Shaw的脸颊。Shaw几乎是条件反射地往后躲了躲,手又不自觉地触上背后的枪。

面前的Root愕然地愣了愣,叹了口气,缩回手。深深低垂着脑袋的样子,让Shaw心里泛起一种莫名的懊悔,却已无法收回自己刚才的反应了。

Root有些重心不稳地站起来,肩上的血流看起来不太妙,她却捡起地上的衣服穿了起来。

“Shaw,帮我打开阳台的窗好吗?”

“那玩意儿其实叫玻璃门。”

“…好吧。”她笑了笑,已经扣上所有的扣子,血从白衣服上渗出来。

Shaw不去看她,走到阳台。开了门,靠在一旁的洗衣机上等那只可怜的吸血鬼。

Root很快出现了,畏畏缩缩地不敢看Shaw的眼睛。她的手紧张地玩着衣角,像是在寻找合适的话语,那样子又可怜又好笑。

“我…呃…要出去捕猎了。这几天打扰你了。”她想了一会儿,又急急忙忙地挥起手,“不要担心,我不会再来烦你了,发生了这种事…”说着已经一脚跨出了玻璃门。

她的背影看起来真的失落极了。全然没有了先前的古怪和俏皮劲儿,可怜兮兮的。

“喂。”Shaw双手插着裤袋,无所谓似的叫住她,“你—,肩上的伤。没关系么?”

“啊?哦…”她转过身,侧着脸看了看肩膀,不知所措地晃动着身体,“我…嗯,好得比较快。所以没关系。”她边说边后退着,不小心撞上了晾衣杆,“痛…”说完便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不好意思地窘迫地笑了笑,一溜烟地跳了下去。


那只小吸血鬼就这样消失不见了。

直到三天后——现在,她又伤痕累累地出现。


Shaw死都不会承认自己这三天都没有锁阳台的门,甚至愚蠢地在家里准备起了猪血。

不过这家伙的恢复速度确实让人叹为观止——生理和心理都是。

生理上体现在——区区两小时,她身上的伤口就开始愈合,基本都停止了流血。心理上体现在——她醒来饥^渴地喝完猪^血后居然是这么说的——

“噢亲爱的,这东西实在是太难喝了。还有,我这么难得的客人你居然让我躺在地板上。”

她们还坐在窗边,外边的天已经亮起来。Shaw二话不说地拉开窗帘,翻着白眼抱着手臂看着因此怪叫不止的Root。

“Shaw…不要…快拉上…”她捂着脸,深深低着头,“我错了!真的错了!”

Shaw这才又拉上窗帘。被阳光灼伤的Root的脸颊,几个地方如同被烧伤了一半,看起来真的很疼。她却只是低着头,自己用手指轻触它们。站在一旁的杀手于是粗暴地抓起那纤细的手腕和肩膀,不顾Root脸上的恐惧和畏缩,用力地吻住了她。

作为重逢的一吻,本该浪漫无比,却连两秒都没有维持住。

“呸!这他妈什么味道!”

“你给我喝的猪血啊。”Root坏笑着看着坐在一旁边吐口水边擦嘴的Shaw,“你真可爱,Sameen。”

“看来我又要给你晒晒太阳了。”

“不不不…别用这个威胁我,Shaw…”她显然信以为真了。

“那就听话一点,去漱口。”

“然后呢?”Root的舌尖调皮地舔了舔嘴唇。

“我们。”Shaw无奈地耸耸肩,从头到脚地扫视那女人的身体,“认真来一次。”

“你指的认真是?”Root偏着脑袋笑起来,眼里又闪烁起了雀跃。

“你不咬我,我不冲你开枪的前提下。”

达成了协议,那只吸血鬼一瘸一拐地走向洗手台。





Shaw原以为自己可以就这样和那只吸血鬼相安无事地相处下去。

她在身下时鬼^魅的神态也好,白天的可爱睡相也好,皱着眉头喝猪^血的的样子也好,Shaw都觉得她们可以相安无事。作为一个杀手,她觉得这可爱的嗜血生物真是太他妈棒了。


然而还是她太天真了。


又接下一份副业委托,她把车停在车库,而后去买必要的两种粉末。

事情发生在她拎着两个袋子回到车库之后。

后备箱已经被撬开,整个锁扣处都被砸烂,箱盖像一张无言的大嘴,喑哑无声地张着,无言地抗议着。她迟疑地绕过车身,于是就看到了这样的,无论谁都不想看到的画面。

又高又瘦,有着颀长双腿的长发女人,把一个耷拉着脑袋的人——将要被Shaw扔进海里去的那具新鲜的尸^体,按在墙上。Root的脸深深地埋在那脖颈里,整个空间里充满了令人作呕的气味。

看到站在不远处的Shaw,她轻易地松开手,让那可怜的尸体软塌塌地滑落在地。而把它弄的残破不堪的罪魁祸首却抿着嘴笑笑,从她的鼻腔里溜出俏皮地笑声。

像是被抓住了案发现场似的,她亡羊补牢般地舔^去了嘴边一圈的血液。而后如释重负地深深呼吸一次,摆着无所谓的样子摊摊手。

“你他妈在搞什么。”

Shaw难忍愤怒,难以忍受任何人试图插手她的艺术,她的干脆利落的工作,留下一滩不堪的痕迹。于是她径直走去,一拳砸在那甜甜地笑着的女人脸上。

“Shaw,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在做这事儿嘛。”Root毫不在意地揉揉脸颊,依旧笑盈盈的,“反正都是要处理掉的不是嘛?”

“那也不关你的事。”

“以后我们联手怎么样?”

“为什么?”Shaw冷笑了一下。

“因为…自己捕猎很麻烦啊。”Root说着继续舔着嘴角,像是在回味刚才的食物的美味。而后又扬了扬下颚,让凌乱的头发归整地滑到脑后,“而且抽掉血液对你而言也更保险不是嘛?这可是双赢,Sameen。”

她对于自己的话似乎充满了自信,而那目中无人的样子恰好是Shaw最厌恶的。

“滚。”她拿出枪,咬牙切齿地指着那女人的心脏,“滚出这里,别再回来。”

“你不会开枪,Sameen。你喜欢我这种血腥的家伙不是么?”她闭上眼睛调侃式地笑笑,露出那又收回去的虎牙,“诚实一点。”

“别让我说第二遍。”

她对着黑暗随意开了一枪,愤怒地看着那女人,试图告诉她自己并不是在开玩笑。对方似乎有些惊愕,那份愕然与窘迫并不适合那张脸。Shaw在暗自得意的同时,又恨不得那张脸变回原本的戏谑的样子。

矛盾。矛盾让她恼火、痛苦。

看着Root悻悻地撇着嘴走出车库,背对着黑暗,Shaw看不真切她此时的表情。

她俏皮的、不谙世事的声线,挟着调皮的话语真真切切地传入Shaw耳中。

“看来你是不想找到Redon了呢,真可惜。”

转身,她的步子那么轻快而充满了挑衅意味。

评论 ( 11 )
热度 ( 169 )
  1. Stephy 转载了此文字
  2. Elsa 转载了此文字
  3. JFM 转载了此文字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