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MxSM][肖根]Hide-And-Seek

类型:原创

配对:肖根 TMxSM

等级:普通

预警:机机…双双洗白萌化向…

是的你没有看错这是一篇蛇精病一样的带有大量机机内容的文  晚上和@Eden  (感谢帮忙打字XD)坐在一块儿莫名其妙冒出来的脑洞……

有一天, 两台机器 决定玩 一个 小游戏。 

Hide-And-Seek

沿着地面爬行,视界范围仅仅是地面以上的十厘米,这感觉糟透了。

最可怕的是,它甚至不能操控自己随意转向。研究了将近十五秒钟,它才意识到扫地机只有在碰到障碍物时,才会沿反弹角转弯。

它开始后悔在这场捉迷藏游戏中选择了这台破机器。它们毕竟不像人类,没有自己的身体,无可奈何,只能游走于各种电子机械之间。

它们互相屏蔽了摄像头信号,为了游戏的公平性,甚至关闭了监听功能。它必须得在剩余的两分三十三秒内找到它的对手的藏身之处。

这可恶的躯体虽然小巧,却笨重得不行,像一个挪动的小圆盘。

先排除目标,确定对手可能的藏身之地。

家里可供侵入的电器无非只有电脑,电视机顶盒,它所在的扫地机。而无论怎么想,电脑和电视机都太过于愚蠢而易于发现。

读取记忆。

啊,Root买了新的智能洗衣机。虽然遭到了Sameen Shaw的强烈反对,那台洗衣机还是被放置在了阳台上。她们的争吵过程太过于激烈,它不得不在中途关闭了监听,因而不知道Root是如何取得斗争的胜利的。

无所谓。Samaritan一定在那台洗衣机里,毫无疑问。

它在脑中计算起最短距离,便笨头笨脑地一路撞着墙磕磕碰碰地来到了阳台。它甚至想,人类如果是这个愚蠢的圆盘形,恐怕自己在出生后的第三天就把他们全部消灭光了。

洗衣机无力地张着嘴,样子十分无辜。但The Machine已经不犹豫而且也没有时间犹豫,笔直地朝它开了过去。方向偏离,它需要障碍物。先撞上了墙,靠在那里的晾衣杆晃动了两下,又稳当地立住了。
 扫地机于是爬上了熨衣板的一端。它不知道为什么这熨衣板的下方有一只鞋子被压在中间,使它的另一端高高地翘起,也不知道它的配套用具——熨斗去了哪里。
 仔细读档,似乎在她们的卧室里见到过。

熨斗为什么会出现在那里呢?

无所谓,现在它只想赢了游戏。背后无眼,它没想到先前的晾衣杆竟直直地倒下,把洗衣台上的花盆砸落下来。它在计算出这个花盆将会砸中“跷跷板”的另一头,而它将会飞向斜前方四十七度方向的瞬间,一切都发生了。

它准确无误地飞入了洗衣机张着的圆形嘴里。但也无所谓,这只是个该死的扫地机。

【我赢了。】

它得意地向洗衣机中藏身的Samaritan传送讯息,换来了一阵短暂的沉默。

没想到洗衣机的门居然砰地关上了。

该死的全自动洗衣机!这可是扫地机,不是……

整个空间被水灌满,疯狂地旋转起来。

【Samaritan,我是机器,可不会被转晕。】

这条讯息怎么也传送不出去。啊,这破扫地机居然短路了。

住在隔壁的四十九岁的扎着马尾脸上有三十二条皱纹的大婶或许听不见这一声又一声猛烈的撞击声吧。

但它能肯定——她一定会听到不久之后的那声惊天动地的巨响。

“Hey!亲爱的!别这么心急,我们才刚刚进门。”

“不管,我想艹你。想了他妈的一整天了。”Shaw一把挽过Root,把她摁在沙发上,扒起了她的衣服,同时也解起自己的衣服。身下的人已经开始发出情^欲的前兆,燃起热情的目光。

她伸手去捡不小心落到地上的衣服,却从沙发底下捞出了两件散发着奇异气味的上衣,毫无疑问,那是Root的。怒气,怒气漫了上来。她居然在和这样的女人同居。

“这他妈的是几百年前没洗的衣服?”

“管他呢!艹我,Sameen.”Root试图凑过脸来,却被皱着眉的Shaw一掌拍开,“等着,我得去把这臭东西丢进洗衣机。”

被冷落地丢在沙发上的光着身子Root开始向The Machine诉苦,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正奇怪时,从阳台传来了Shaw的粗旷骂声。

“这他妈是什么鬼!”

Root不顾赤裸的身体,飞奔而去。只见新买的洗衣机裂开了一个大洞,扫地机湿漉漉地可怜兮兮地躺在一边。

两人面面相觑。

Root耳中忽然有了声音。熟悉的声音。

【Shaw的床底下第三个框里有黄书(原谅我好吗)】

它发完讯息后禁不住想,甚至提前进行了场景模拟。这次隔壁的大婶一定能听到那晚惊天动地的搏斗声。

—END—

评论 ( 21 )
热度 ( 108 )
  1. JFM 转载了此文字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