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肖根】Lab Rats - chapter1,2

授权↓

原作者:CleverFangirl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3455603

 

肖根双双落入Samaritan手中 反复看对方被虐 一个虐身一个虐心的酸爽的故事...
 看的过程把我虐得爽得滚来滚去合不拢腿…

总共13章,HE,请放心地看。

感谢迷兄的推荐,看的过程真的虐得非常非常爽【。

第一次做英语文章的翻译,经验不足,有很多做得不好的地方。


电梯间:Chapter 1,2  Chapter 3  Chapter 4  Chapter 5,6 Chapter 7


Summary

Shaw已经消失了三个月,但Root从未停止寻找。

Shaw已经被带走三个月,但她能承受那些拷问。

Samaritan已经关注了她们三个月,现在它有些好奇。

Chapter 1

鞋跟敲击着人行道,冰冷坚实。快步走向目的地,眼前的白雾,是她吐出的气息。与她的努力背道而驰,不祥的预感在胸中渐渐浓密。Root将它压抑,不去回想,不去回忆。这几个月来折磨着她的死循环——找到线索,心怀希望地握紧,在一个个死胡同前破灭。没有Samaritan,没有囚牢,没有Shaw。

但她无法阻止心中的轻语,念叨着或许,或许…这一次会有所不同。

那并不是唯一的轻语。

-交替界面进入阴影地图,要求更改路径-

Root将牙关要紧,继续前行。

-发现少量Decima特工,极度威胁交替界面-

握紧的双拳,泛白的关节,不足以阻止她愤怒的话语。“没错,要的就是这个。”停顿少许,“除非你终于愿意告诉我我想知道的事了?”越过肩头,视线聚焦于监控摄像,她尽可能甜腻地发问。

沉默。

凝固了笑容,她耸耸肩。“我就知道,既然你不愿意共享情报,我只能自己拜托愿意开口的人了。”边说着,她的脚步朝向破旧的停车场,朝向那阴影区域的深处。

她听闻一些Decima特工今晚会在这里碰头。Root无法按捺冲动,与他们聊上几句的冲动。感受着她最爱的两把枪带来的压感,施加在腰后的愉悦压感。微笑,她只想和他们聊聊。

进入建筑物时她抽出它们,握紧。计划中的碰头会在三楼进行,但那不意味着周围没有望风人员。她灵敏的眼睛扫描着每一个角落,每一片阴影,尽可能地无视她的机械上帝在耳中的喋喋不休。

-在阴影区域停留时间过长,请求支援-

Root清扫了第一层的威胁,准备上楼。

-连通John Reese-

“什么?!”惊叫一声,Root迅速环视一周确保无人听闻。空无一人,Root无法确认,无法判明这该舒缓还是收紧她内心的焦虑。不被任何人发觉固然值得窃喜,但那同样意味着或许,没有碰头,没有线索。

“Root?”耳机中传出Reese的声线,稍稍惊吓了她。

无声地咒骂了两句,太过专注于警惕周边,她没能即使截断连向他的通话。她试图蒙混过关,凭着一如既往的俏皮强调,“Hey, John.好久没联系了。”

Reese的语气伴着犹疑,暗示着他并不认为这是通常规的电话。“久违了。上一次是你在香港把人悬在窗外的时候。”

那已是一个月前。Root追蹤了一条线索,指向一所Samaritan运营的公司,与枫叶镇如出一辄。唯一不同于那个被操控的小镇的是,它在繁荣的亚洲城市,只控制了几个街区。Root毁掉了作为核心的武器制造厂,却毫无Shaw的蹤迹。

“你明白的,John.”Root调皮的腔调扬起,继续着她上楼的脚步,“有些人就是不乐于分享。”

Lambert在那所工厂里。被她悬在窗外的家伙,非常乐意地将他的藏身之处告诉了她。

犹豫持续了短暂的一瞬,几乎可以清楚地听闻电话那头的他,用力吞咽下希望。“他们提供了什么有用的消息么?”

她将嘴唇压紧,强迫自己保持戏谑的口吻,“没什么值得让你们出动的。”

Lambert对Shaw的所在一无所知。他强调着在美国时,他得到的最后的消息是他们要转移她,对于目的地则无从知晓。Root给予他的足量的痛苦,确保了一字一句的真实。

以至于当他没能在爆炸前即时逃脱时,Root几乎就要感到愧疚。

几乎。

“关于联系我们的事,”John缓慢地开口,“你需要——”

“不。”她打断了他,尖锐而坚定,“我回来了,John.但不是为你,不是为了Harold,也不是为了她。”

“那为什么联系我?”

“或许只是按错了。”这句话出口的瞬间,她停下脚步。

她希望能有个可以凝视的东西,能有个让她可以向The Machine报怨一番的东西。确实,Root的搜寻由日及月,依然无果。The Machine已经有些不耐烦。但每遇险镜,她都会助她一臂之力,提供合适的策略和逃脱路径。

Root知道这么做并不为了Shaw。

是为了自己。

是为了保护自己的交替界面。有几分自嘲地,她这么思忖着。

“你再啰嗦,我就把这玩意从耳朵里扯出去。”她的咆哮夹杂着喘息。

几乎已经成了固定流程,The Machine很快便意识到Root绝无可能放弃对Shaw的寻找。即使如此,无论面对多少次恳求,她却不会告诉Root她所掌握的消息。她更不会在这漫漫长路中成为Root的向导。但只要Root还是她的交替界面,她便始终是坚实的后盾。

Root踏上三楼的地面,侧耳倾听。一无所闻,不意味着空无一物。

枪被攥得更紧。她打开了门。

空荡荡的整层楼,为另一头停驻的车辆留足了空间。凭着昏暗的灯光,她投去一瞥,隐约觑见倚着车身的人影。她的视线抹过整个地面,无人,无物。缓慢而谨慎,她靠近那辆车。端起的两只手枪,指向车旁的人影。

那些人一动不动,他们的毫无警惕暗示着Root行动的完美。直到近得足以确保他们进入射程,她振动了声带,“举起你们的手,让我看到。”

那些人依照她的话,双臂缓缓伸向空中。与之同来的是那沉稳而严肃的声音。

“很高兴再次见到你,Miss Groves.”

-声音鉴定,John Greer-

The Machine的插话暗示着她的监听从未停止,即便Root根本不需要那无意义的信息。她绝不可能忘记,忘记那个声线。咬紧牙关。

“我叫Root.”

老人耸了耸肩,“我想我更习惯称呼人的本名。”

-强烈建议选择最近逃脱路径-

Root知道The Machine是对的。既然Greer在此等候,事情一定不那么简单。但她更明白这或许是寻找答案的最佳机会,寻找那个她几乎绝望地渴求着的答案。上一次举枪对准Greer时,他们打了平手。Root至今无法原谅自己。

“这算什么意思?”Root问道,尽可能不显露一丝愤怒,一丝困惑,“你们在做什么?”

Greer平静地笑起来,“无须害怕。我只是想和你谈谈。故意泄露给你关于在此地交接的情报,是因为我确定你会到场。”

“你的邀请方式还真是兴师动众。”Root说着荡起甜腻的微笑,将手中的武器握得更紧,“告诉我Sameen在哪儿,不然我打碎你的两块膝盖。”

“给你尝点更好的吧。”Greer应道,微笑时双眼眯起,“为什么不让我带你去见她呢?”

Root意识到背后靠近的脚步,尖利的针头在那瞬间扎入她的脖颈。

视界浸入黑暗。



Chapter 2

 

Shaw总是在疑惑,揣度他们不杀她的理由。并不是说她渴望死亡,除去这一年遇上的那些破事,她挺享受生命和生活。照常理思考,她不明白Samaritan为何留她的活口。

第一次醒时,Greer正在等候。于是她猜想,猜想他们打算从她口中逼出她朋友们的所在。这并不碍事,毕竟她从不曾想过放弃他们。她有足够的信心,承受所有痛苦。

但事情很快清晰起来(她的访客只有医生,所有的问题仅限于伤势的恢复),在对她施行某些计划前,他们需要静候她的恢复。经过三周的修养,Shaw留意到医生们对她进行的测试并不适用于枪伤。意识到他们准备对她进行某种特殊处理,只是一瞬间的事。

在偷听到Greer与医生的对话前,忧虑几乎就要浮上她的心头。对话发生在病房之外,她努力装睡——她总是在装睡。耳朵捕捉到的对话并不完整,零碎的单词确实地进入了她的耳膜——“无法匹配”、“可能导致死亡”、“手术会失败”…

她强忍住笑意,看起来她的身体并不适配于他们为她准备的大礼。

Greer离开时的愤怒叹息,暗示着Samaritan或许给出了新的指令。

第二天,Shaw被转移到另一个囚地。自那以后,狭窄的牢笼,几乎容不下床铺的牢笼,日复一日地陪伴她。只有Martine三天一次的造访是她能被释放的时间。被带向审讯室,进行她们的拷问流程。

正是这些流程带起了Shaw的疑惑,疑惑她活着的缘由。尽管Martine对她施加了各式的拷问手段,给予她疼痛,给予她惩罚,却怎么也说不上是真正意义上的拷问。

她口中反复提着同样的问题,那些冰冷的不掺杂感情的问题。

“Harold Finch在哪?”

“The Machine在哪?”

“他们在计划什么?”

“他们如何得到救人的情报?”

“The Machine如何联系你们?”

“Samantha Groves在哪?”

面对其他问题,Shaw保持着缄默。无论承受多少疼痛,她从不回应。只在问至Root时,她总会回应,凭着她最愤恨的声音回应,“我不认识什么Samantha Groves.”

她知道Root有多厌恶别人称呼她的本名。既然她本人不在场,无以纠正,Shaw便让自己代替她纠正。

每每得到这个回答,Martine便会停止问讯,给予她最后一踢,最后一击,或是最后一刀。把Shaw交还给警卫,她便迅速消失。

Shaw总是在疑惑,疑惑同一件事。时间在笼中飞速溜走。

她希望她的朋友们足够敏锐,敏锐得足以推断她的死亡。然后继续他们的任务,而不是带着半成品般的计划,冒着危险救出她,或是讨得全员灭亡,留给Samaritan一个触手可及的世界。他们必须明白,她不希望任何人为她冒险。即便她不得不为此放弃自己。

从关上电梯门的那个瞬间起,她便不曾奢求过生命。哪怕当时她能嗅到一丝一毫得以存活的可能性,或许她就不会意识到…不会意识到那些迫使她吻上Root的东西了。

她发现自己时不时地将思绪飘回那一刻。Shaw并不懂得感情(非常,或是完全不懂),但她无法否认,无法忽视想起Root的惨叫和那绝望地抓着电梯门的表情时,拧住她的胃的那种不悦。她厌恶这些,但她知道如果自己的行动有了些许不同,而那些行动最终导致了Root的死亡的话,她会更加,更加不悦。

所以,是的。她对自己做出的决定感到满意。但这仍不能阻拦她偶尔飘起的犹疑。

她发现自己迫切地渴望知道,如果那一刻之后他们用某种方式全员逃脱,她与Root的相处模式会有什么样的改变?她不知道Root是否会变得愈加魅惑。但在Shaw用自己的行动证明了她深知她们之间产生的感情后,她的话语是否会占据更重的份量?

她知道她们的配合天衣无缝,但恋爱关系从来与她无关。即便Root大概不甚在意。当然,她喜欢戏弄Shaw,喜欢使她不快,但她从未要求过什么回应。她从未强迫Shaw改变自己。或许她们本可以获得一些结果,或许在某一天…

笼子的门被打开,Martine进入视线,脸上带着怒气和杀意。在做出任何行动之前,她的思路被打断。将她抵在墙上,Martine的第一拳挥向她的脸。

Shaw用尽全力咬紧牙关,任凭Martine的前臂将她丝丝压住(看起来并没有骨折,但无疑会留下淤青),她抬起眼睛,“好吧,至少终于改变了老套路。”

被激怒的Martine咆哮起来,“我们要找到她,你明白的。”

Shaw不动声色地保持冰冷的面容,“谁?”

“被你过度保护的女朋友。”Martine不屑地咂嘴,压紧了卡在Shaw喉咙上的手掌。

无视了呼吸困难这个事实,Shaw感到自己的嘴角微微上翘。当然,Root会继续制造麻烦。但从Martine,这个冷若磐石的女人过激的反应来看,Shaw猜测那个小黑客一定做了令他们非常困扰的事。

望见那个笑容,Martine空余的手掐入Shaw身侧还未愈合的伤口,给予她痉挛般的疼痛,“她真该知道她做的每一件事,都只会让你的处境更加悲惨。”

Shaw的膝头因疼痛而颤抖,但她从不打算示弱,“我想她一定明白我能扛住。”她咳嗽起来。

这次是Martine的枪管抵住了她的脑袋,将她用力地砸向墙面,最终使她昏厥过去。Martine怒视着Shaw失去意识的脸,“让我们试试看。”

那也已是一个月前,自那以后Martine专注于使用同一种制造疼痛的方法,那是能让Shaw保持意识的时间最长的方法:电击。

Martine依旧提问,但当她放倒Shaw并让强烈的电流一次一次穿透她的身体时,Shaw意识到这已不再针对她的朋友们了。Root所做的事一定相当糟糕(在牢笼和刑室之间的走廊上,Shaw听闻了些许耳语,关于香港,关于Lambert,细节却无从得知),Martine无法亲手惩罚Root,便决定将怒气施加于Shaw。

如果她选用了其他刑具,或许已经获得了成功。但那样的电流穿过Shaw的脊柱,只会让她想起Root。这原本标志着Root的疼痛,她的身影却无处寻得。

但Shaw仍是一个守护者。

只要呼吸还残存于她的身躯,她就毫无疑问地守护着Root,使她远离这些疼痛。

乐意而为。

—CONTINUE—

你们有没有感受到即将扑面而来的虐意【。

评论 ( 36 )
热度 ( 216 )
  1. 木可 转载了此文字
  2. ☁️Vivian🎸anita💨 转载了此文字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