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肖根】Lab Rats - chapter 3

授权↓

原作者:CleverFangirl 

原文链接: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3455603

 

这是一个肖根两人落入Samaritan手中 反复看对方被虐 一个虐身一个虐心的酸爽的故事...


电梯间:Chapter 1,2  Chapter 3  Chapter 4  Chapter 5,6 Chapter 7


Chapter 3

醒时,Root的头部充斥着注射镇静剂后的疼痛,令她感到熟悉。在睁眼判定自己落入的悲惨境况之前,她强迫自己咬紧牙齿,冷静地深呼吸。
 她所在的房间被刺眼的荧光灯照亮。白色墙面,磁砖地板,狭小的房间。除去她身下的椅子,唯一的物品就只有那张金属桌,放置着一台黑屏的笔记本电脑,无声地开着口。她的正对面是一扇金属门,门上的窗外是空荡荡的走廊。天花板的一角安装着摄像头,闪烁的红光意味着有人正在监视。

不过说到底,总是有人在监视着。

Root的手腕被捆在椅子上,从脖颈和肩膀的僵硬程度可知,她保持这个姿势至少已经有数小时。在放弃前她尝试着挣脱,然而这些太过于了解她的人,不可能让她轻松地逃脱。
 这些太过于了解她的人,大概不会料到真的会有抓住她的一天。Root无疑地对让Greer有机可乘的自己感到愤怒。她已经非常谨慎地逐层扫清,确认那里没有任何埋伏。她不知道那个人是如何从背后靠近她的,这不该发生。
 但事实上她被俘获了(至少暂时是这样),现在The Machine的核心队员有一半落入了敌手。
 仅仅是坐着,Root也能感受到自己增速的脉搏(她无法不回想起上一次她落入这般境地时,失去了一只耳朵)。再一次强迫自己深而沉着地呼吸。恐慌毫无作用。她必须为逃脱计划做好准备。
 反常的是,不知出于什么原因,The Machine安静得出奇。自从将她植入耳中,哪怕Root失去了意识,也会被The Machine检查她状态的或是传达敌人情况的,抑或是通知采取行动的信息唤醒。此刻却寂静无声。
 清了清嗓子,她才发觉口中的干渴。“有什么好建议么?”她轻声问道。坚信摄像头不会是这个房间唯一的监控设备,她不想让监视着她的人对她和The Machine的交流方式了解得更多。
 但是她什么都没有得到。没有The Machine的回应,没有私语的指令
 没有建议,没有所在地信息。没有请求支援的通话。只有…

一片寂静。

她感到自己的嘴角飘起一抹略带罪恶感的笑(或许还有些担忧),轻语道,“好吧,我错了。我知道我有多草率,但你也不需要这么——”
 话语被突然亮起的电脑屏幕打断,白字浮现在黑的背景上。

她听不见你的声音。

 

Root感到胃中一阵抽痛。“你们做了什么?”凌乱而繁杂的碎片涌入她的大脑,排列着敌人切断她们联系的所有可能方法。意外地,耳后并没有一丝疼痛,并没有被移除植入耳蜗的迹象。但或许,只是麻醉的效果尚未过去。
 所有的担忧,在那溶入黑暗,又浮现出来的文字间消散。

 

对你,什么都没有做。

 

所以说他们并没有对她动刀。Root意外地发现心中流过的释然。“那你们——”,瞥见那根由电脑连入墙面的输出线,她闭上了嘴,事情似乎清楚了。“这幢建筑屏蔽无线信号,是吧?”

 

是的。

 

“你能看见我,听见我说话,是因为你的系统都是有线连通的。”这是个有趣的设置,非常有效。“她无法侵入你的封闭系统,所以传送给我的所有信息都会被墙壁里的设备阻断。”

 

是的。

 

Root点点头。整理信息,尽力遏止自己的恐慌。至少他们没有永久性地切断她和The Machine的联系。总之,只要能逃出这里,Root就能重新与她取得联系。

这也就意味着她几乎不可能逃出这幢建筑。

这般想着,她的胃揪成了一团,带来些许不适。是的,在遇到The Machine之前她便落入过这样的情形。但这一次她身处的劣势与那截然不同。
 “你其实是Samaritan,对吧?” 

是的。

 

这便是问题所在了。这便是她认定自己不可能逃脱的原因。在她的犯罪生涯中,数次落入窘境,但她从不曾独面过Samaritan。她能与一台超人工智能抗衡的唯一原因,便是处在她这一方的另一台人工智能。但此刻她们被阻断了,她孤身一人。Samaritan正在与她直接对话。
 但它又为什么要与她直接对话?
 “你的交替界面怎么样了?”她尽力使自己的语气中没有对那个男孩的担忧。老实说,她完全无法担忧任何一个在Samaritan手下工作的人(在挥着武器寻找Shaw的几个月里,她已经充分地表现了这一点)。但她知道那个被挑中的孩子不太可能承受得了这些。The Machine毫无疑问成功地教会了Root如何珍视人的生命。她担心Samaritan已经认为选择那个孩子,远不如选择他人。
 在得到回答之前,她确实有些担忧。

 

他现在在白宫,代表我留在总统身边。我们已经聊了一段时间了。

 

好样的。Samaritan正在和国家首领对话。Root努力压制住漫上肺部的罪恶感。在寻找Shaw的三个月中,她巧妙地无视了对于这个邪恶人工智能的计划的担忧。当然,在它的改革中,她也搞了不少破坏。但她很清楚其他的计划还在继续,那些原本或许可以被组织的计划。如果她能与The Machine并肩作战…Samaritan或许就不会与总统对话,Root或许就不会落入敌手。
 最糟糕的是,即使她感到了深深的罪恶感,也丝毫不后悔。不为自己所做的事情后悔。她必须找到Shaw,她仍需要找到Shaw。没有什么需求可以与之相提并论。
 看看她现在落得有多悲惨。
 “既然…”,她对着电脑开口,尽全力遏制声线的颤抖,“既然你已经把我带到了这里,隔断了我和她。为什么还没有杀我?你想要什么?”


 
 研究。

 

“研究?”Root重复了一遍。思绪涌上了她。她意识到Samaritan从被激活以来,一直持续着各种实验,尽它所能地学习着人类。以枫叶镇、香港,以及不知道还会有多少个的城市和街区作为工具学习着。但那都是大规模的项目,带着明确的目的(枫叶镇的是植入神经,香港的则是研发某种特殊枪械)。Samaritan想要从一个个体人类身上学习什么?“什么研究?”

屏幕上不再有文字。黑框缩小至角落,剩余部分被状似监控直播的画面取代。那个房间与Root所在的极其相似,只是画面中出现了两个女人。一个金发,一个棕发。Root迅速地认出了Martine,但她毫不关心这些,因为她所有的焦点都聚集向了那个被绳索绕过胸前和手臂、被捆在椅子上的小个子女人。
Root无法控制和把握掠过她的所有情绪,只因她望见了那她苦苦搜寻的顽固的脸颊。她哭着笑着,伴着惊讶的气息吐出了那个名字,那个如同咒文一般被深深刻在大脑深处的名字。

“Shaw…”

—CONTINUE—

下一次两章连更,大虐开始,非战斗人员请迅速撤离。

评论 ( 31 )
热度 ( 115 )
  1. 木可 转载了此文字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