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肖根】Lab Rats - chapter 4

授权↓

原作者:CleverFangirl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3455603

这是一个肖根两人落入Samaritan手中 反复看对方被虐 一个虐身一个虐心的酸爽的故事...


电梯间:Chapter 1,2  Chapter 3  Chapter 4  Chapter 5,6 Chapter 7



原本想4,5连更。后觉5,6连读效果更佳。

注意:本章微虐 非战斗人员请三思战斗人员请准备好可以随意捏爆的器物抱在怀中。


Chapter 4

对于Shaw而言,压下自己吼叫的冲动是自尊问题。无用的自尊,她明白,愚蠢而无用。她愈是忍耐着,不表现出痛苦,Martine愈是加大着通过她身体的电流。这不能阻止她死死咬住塞在她口中的护口器(不能让你弄掉了牙齿,因感染而死。Martine第一次对Shaw使用这种审问方式时,冷冷地说过。),她竭尽全力地克制着自己,不显露出一丝她所承受的巨大痛苦。

可想而知,她从未赢过。Martine不曾让Shaw在这场游戏中取得哪怕一点点的胜利。然而她总是开始得很缓慢,似乎享受着观察Shaw能够支撑多长时间。

当然,这只会激励Shaw支撑得更久,但即便是她也无法阻挡身体的自然本能。总有一天,她的坚毅将会被充斥着身体的剧痛砸碎。她的每一根汗毛都战慄着竖起,正如在绳索的限制范围内,她的背脊弯曲到了极致,野兽般的嚎叫撕裂着她的声带。在她们一起度过的过去几周里,Martine愉快地找到了足够使Shaw痛得吼出声来的电压级数,同时又不至于让她因此昏厥。

Martine在不杀死Shaw的前提之下,尽可能长久地使用着同样等级的电压。当她终于停下了那电流时,Shaw的呼吸已经变得虚弱而颤抖。皮肤浸透在汗水中,空荡荡的胃惊愕地干呕着,但Shaw忍受着,抑制着。 对于这些副作用,她早已习惯。

她所不习惯的是Martine忽地抽远了身体,单手捂着耳朵,似乎正试图使自己更清楚地听见耳机里的声音。

“真的?”她对信号那头的某个人说。Shaw琢磨着那或许是她的同伙,或许是Samaritan。无论如何,这是她们第一次被中途打断。Martine嘴角飘起那冷酷微笑,转身背对Shaw。据此,Shaw得以判断出自己一定不会想听到这个打断她们的消息。

Martine弯下身体,使自己的眼睛与Shaw处在同一水平线上,取下了她齿间的护口器。“我接到了个有趣的电话,Shaw.”

“是么?”Shaw咕哝道,沉重的呼吸仍在努力着重获镇静,“是精神病院来收回他们的行刑了么?”

Martine的手臂颤抖着,几乎就要击上Shaw的脸颊,但某些东西制止了她的冲动。Shaw略带不解地觑着她,收紧眉心。

Martine深呼吸了一次,使她的笑容更加狂妄,即便她的眼神仍是冰雪般的冷漠。“我早就听说了一些消息,但至今为止都被规定了不能告诉你。他们害怕你从我们的游戏中分心。”她的话语透着假惺惺的同情,“但现在我已经可以告诉你那个好消息了。”

“至少,对我而言是个好消息。对你来说就未必是了。好吧,你已经不再是我们的MVP了,最重要的囚犯(MOST IMPORTANT PRISONER)。”望见Shaw不解的表情,她补充解释道。

“啊是么?”Shaw问着,冰冷坚固的声线摆出丝毫不感兴趣的姿态,“你们做了什么?绑架了总统?”

Martine冷笑着,避开了眼神,“当然不是。至少在一个月内,这个计划不会被实施。不会。”她慢条斯理地说着,露出柴郡猫般的笑容①,“我敢保证那会是一个你巴不得现在就见到的人。当然,倒不是说我们真会让你见她。但还是…”Martine的声音逐渐减弱,那明亮的眼睛从Shaw的反应中推断出,她已经猜到了“她”是谁。

令她失望的是,Shaw依旧保持着无所谓的样子,甚至显得有些…无聊。

“搞什么,Root?”她冷笑着问道,“拜托,说得好像她蠢到会让你们这些傻逼靠近她一样。”

“好吧,那你打算怎么解释这个?”Martine问着,从背后的腰带间抽出一把手枪。

Shaw依旧表现得无动于衷,既不理解也不在意。所以说Martine现在带了一把枪进刑室,那显然是在她们早先的闻讯中缺失了的玩意儿。Shaw猜测那是Greer定下的规则,作为允许Martine对Shaw做那些事的前提条件。确保无论Shaw说了什么激怒她的事,都不至于惹来杀身之祸。或许她手中握着的东西,是想暗示Shaw,暗示她现在已经是可以牺牲的了。而她也并不是没有料到这一天的到来。


等等…


她认出了那把枪。那是她的枪,她的Nano。②那是唯一一把没有被她带到证券交易所去的私人武器。她为那次任务选择了更大的更有杀伤力的枪支随身携带,留下了Nano,她至今不为那个决定感到后悔。但Shaw知道Decima还没有找到地铁站,这也就意味着唯一能够拿到她的枪并且将它带出那里的人就只有...

Root.  

她的胃仿佛被人重击了一拳。

这显然不可能。他们不可能做到。或许Root只是在偶遇Decima特工的时候不小心落下了它,或许他们只是仿造了一把她的枪以使她精神崩溃。一定有些什么原因,一定。一定有能够解释他们得到她的枪的合理原因,因为Root绝无可能被俘获。

然而即使她头脑的一部分被这样的想法填满,仅剩的理智的部分却已经得出了结论。Martine没有说谎。她知道既然Root费尽心思地带上了她的枪,就一定不可能把它落在某个地方使它被捡走,永远遗失。况且她清楚得不能更清楚,Martine绝不会为了说服她Root已经被俘获,就处心积虑地去仿造一把枪。比起伪造一把枪,更简单的办法不尽其数。

“我就知道你能认出她的枪。”Martine的目光中带着讥讽,望着那个认识到她的话语的真实性的Shaw。她随意地将那把枪在双手之间抛接,“老实说,我和你一样吃惊。我是说...”她玩笑似的用枪口指着Shaw假装开枪,“虽然我早就知道我们总有一天会抓住她。她惹了太多麻烦。但你能想象那有多容易么?Greer说她差不多就是自己主动走进陷阱里的。她太过专注于寻找你的所在了。当然,他也下了些圈套,以确保她的现身。显然,她完全没有考虑到要看看屋梁上有没有人拿着针管和黑布袋等她。”那个令人恶心的笑容再次浮现,Maritine毫无疑问享受着分析Root犯下的错误。

平心而论,Shaw不知道自己在进入一桩建筑时会抬头看多少次,即便只是在普通的侦察任务中。但她乐观地想,她至少应该能注意到拿着针管从背后接近她的人。

好吧,Root曾经对Shaw做过一模一样的事情,但那与这不同。无论如何她都不得不承认,她信任Root。她确实完全没有预料到那个圈套,而且她知道Root绝不可能再得逞第二次。但这次显然不同。Shaw猜测Root落入的是洋溢着敌意的环境,如果情况真的是那样,她理应进入高度警戒。

假设Root真的让接近她的人得逞了,既然不是她自愿想被抓走,那么就是过去的几个月于她而言,远比Shaw所想象得要艰难得多。当一缕状似关切的细微情感锐利地滑过她心头时,她有些吃惊。

Root真的一直…一直都在找她吗?

“于是她现在也在这里了。”Martine的语气变本加厉,“在你醒过来的那个房间里。蕴含的意义深刻,不是么?这么想吧,如果我们一直把你关在那儿,或许你就已经见到过她了。”

Shaw咬紧了牙关。因那几乎穿透她的,对Martine口中的字句感到的愤怒,也因那想到将以这样的方式再次见到Root时,胃中痛苦的抽搐。

“倒不是说你真能见到她。”Martine说着,把Shaw的枪插回了腰间,走回控制台,“这就是我的好消息。现在她就在这儿,我已经得到了和你玩更多把戏的许可,所以很快你就会什么也见不到了。”

她启动了控制台。

这一次,Shaw甚至来不及尝试压制住自己的吼叫。

—CONTINUE—

注:

①形象是一只咧着嘴笑的猫,拥有能凭空出现或消失的能力,甚至在它消失以后,它的笑容还挂在半空中。创作灵感可能来源于英国俗语“笑得像一只柴郡猫”(grin like a Cheshire cat),该俗语的来源众说纷纭,有的说是柴郡盛产一种做成笑脸猫形状的奶酪。

百度了一下大概是这样的...


或者是这样的........(这货真的不是彭薇薇吗)

马婷婷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②:伯莱塔NANO除了弹匣卡笋以外没有任何凸出的操作部分,能更安全的放入口袋中携行的迷你手枪。该枪采用枪管短后坐式自动方式,击针平移式击发方式。全枪长143mm,枪管长78mm,全枪宽23mm,全枪高106mm,空枪质量0.57kg。

长这样↓


评论 ( 29 )
热度 ( 120 )
  1. 木可 转载了此文字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