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肖根】Lab Rats - chapter 5,6

授权↓

原作者:CleverFangirl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3455603

这是一个肖根两人落入Samaritan手中 反复看对方被虐 一个虐身一个虐心的酸爽的故事...

电梯间:Chapter 1,2  Chapter 3  Chapter 4  Chapter 5,6 Chapter 7  Chapter 8   Chapter 9

连载之初就给过高虐预警。

于是这两章袭来了,虐得非常非常的酸爽愉快【。

适合抖M阅读,怕虐的读者请捂好眼睛【。

 

Chapter 5

“你还活着,”Root呼吸着,视线深深沉入屏幕中的每一寸Shaw的身影。她能从自己的话语中听出显而易见地交织着的绝望和释然,但她不在乎。她终于得到了她寻找的答案,终于找到了她的猫。

即使被死死固定,Root也能感受到四肢的颤栗。低头望见自己颤抖的指尖,于是迅速紧握成拳。她为自己平稳的呼吸感到惊异。她并不是第一次被俘获,也曾经受过拷问。目睹过数不胜数的人被凌虐折磨,在遇到The Machine之前(甚至在遇到她之后也有过几次),她给过许多人极大的痛苦。但这不一样,眼前的这些并不是痛苦。

这迫使她去感受。

几个月来,很显然,Root尽她所能地无视着自己的感受。起初她沉沦其中,在Shaw的消失所带来的疼痛与The Machine令人愤怒的静默中,一次又一次地醒来。每一天都太过于安静,安静得她几乎只想要尖叫。她所感受到的过于沉重的情绪使她害怕。醒着的每一个瞬间感受到的对Shaw的缺失感令她恐惧。每一个夜晚都挣扎在电梯、枪声,那些瘟疫般的噩梦里。她反复地、反复地在浸透汗水的颤抖中醒来,咒骂着两位上帝。它们的矛盾使她失去了一个从未做好失去的准备的人。又怨恨着自己几乎没有什么进展的搜寻。

从失去Hanna以来第一次,她感到如此无力。

她厌恶这些,知道如果对这些情绪放任不管,总有一天她会完全失控。

于是她从她最心爱的,反社会的小小书本里撕下了一页。咬着牙合上了承载她的感情的书卷。每时每刻她都感受着自己的恐惧,自己的…所有因Shaw而生的强烈的情绪,在她体内缓慢爬行。她尝试过压下它们,专注于任务。她压制住了所有的情绪,除了那些执念和愤怒。所有其余的东西都太过于危险,太过于炽痛。

此刻她在这里,望着她的Shaw,近在眼前却又遥不可及。她明确地感受到所有的那些情绪倾泻而出。尽管她们身处窘境,Root仍无法否认面对Shaw的存活时掠过心头的欣喜。

Shaw确实活着,但她看起来很糟糕。她的脸颊残破不堪,头发乱糟糟的。手臂和胸前都有Root不曾见过的新伤,更不要说她还被皮绳捆在椅子上,几根金属丝缠住了她。同时Martine正胡乱拨弄着那些金属丝的控制器,Root甚至不愿去想象这几个月来他们施加于Shaw的痛苦和惩罚。

“Oh,Sameen.”呼吸着,她的视线再次落上那些新伤,“他们对你做了什么?”

她并不期待得到回应,但屏幕上缩在角落里的黑色区域里,Samaritan给出了答案。

 

刀割。电击。物理打击。烙烫。饥饿。

Martine已经对她使用了几乎所有的物理折磨。

 

Root咬紧了牙关,压下从她眼中确确实实投出的愤怒。

无论这个人工智能在玩什么把戏(她确定这明显不正常的情景会有它背后的原因),它的目的,无疑是用Shaw的痛苦刺穿Root的肌体。她不想让摄像头后的家伙看到这个计划有多成功。

深呼吸,摇晃着头发,她在唇边挤出一个坏笑,“她还是比Martine好看多了。”她尽可能地说得轻佻,眼睛却始终凝视着屏幕。

Martine正在和Shaw说话,她脸上的笑容暗示着她内心的享受。Shaw回应时是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电脑没有接入音频,Root不知道她们谈话的内容。Martine掏出一把枪,咧嘴笑着。这让Root胃中一阵抽紧,她不知道Samaritan是不是真的变态到了留着Shaw的性命,仅仅是为了向她展示他们对她的处决。

然而她认出了那把枪,那是Shaw的Nano。从在地铁站找到以来,她一直贴身带着的武器。虽然淡薄,但那是她所能找到的最让她感到Shaw近在身边的东西了。

她知道Shaw也会认出自己的枪,会轻易地推断出带走它的人。Root很快意识到了Martine拿着它让Shaw辨认的意义所在。

“她在和Shaw谈论我的事。”Root的声音带上了些许好奇的腔调,Samaritan的沉默使她更加好奇那台人工智能让Shaw知道她的到来的理由。她从继续开口的Martine的脸上读出了万分的欣喜,似乎嘲讽着Shaw,Root难以判断。她的焦点完全聚集在Shaw身上,望着那在看见枪之后僵住的身体,望着那执拗地咬紧的牙关。即便隔着屏幕,Root也能捕捉到从那双棕色瞳孔中滑过的危险气息。

一丝真心的笑容爬上她的嘴角,她所见到的Shaw依旧愤怒而叛逆,几个月的疼痛和折磨并没有击碎她的意志。

Shaw依旧被束缚在座位上,Martine转身走向系统的控制台(说话时仍然带着狂妄的笑容),Root怀疑这位金发小姐是否真的意识到了自己在玩的游戏有多危险。

Martine摆弄着,转动了表度盘。角落里的黑框闪过新的句子。

 

通过这几个星期的尝试,Martine已经摸透了Shaw的忍耐度。

 

电击穿透身体时,Shaw变得僵硬无比。

 

她知道能恰好只产生疼痛的伏特数。

 

Martine缓缓转动,提高了伏特数。

 

她一直保持在这个范围内,不至于让Shaw死去。

 

Shaw的手腕在束带里挣扎得那么用力,Root可以看见血液冲上她的皮肤。

 

但现在她被批准超过这个限度。

 

一旦Shaw死了,我就会成为新的玩具。Root这么想着,恐慌宛如一把尖刀刺入她的心脏。这个念头产生的瞬间,Samaritan开启了Shaw笼中的话筒。Root所存在着的一切,都被Shaw的吼叫声击溃。

 

她的心率是163bpm。

 

那太快了,太快了。

 

181.

 

Root自己的心率也开始攀升,Shaw的心脏绝无可能持久地扛住那样的心率。

 

192.

 

她猛地扯动自己的束带,所谓的掩藏自己的情绪之类的想法早已散尽。她必须做些什么,再这样下去Shaw会被他们杀死。

 

209.

 

Shaw的吼声在空荡荡的墙壁间回响,轰向Root的那种疼痛,她无法分担,却毫无疑问会杀死她的Shaw。Root无法思考,无法呼吸,她几乎听不见自己歇斯底里的喊叫声——

 

“停下!停下!求你停下!“

 

得到的回应是一个简洁的问句。

 

为什么?

 

在她企图阻止之前,这些话语已经冲出了她的嘴唇。“让我替她。”这是一场毫无疑义的赌局,她明白。她并不处在任何可以与他们交易的立场上,她根本没有资格。这些人完全可以同时杀了她们两个,对此她毫无办法。但她不在乎,根本不在乎。她所在意的就只有Shaw在受苦,Shaw就快要死了。Root可以做出任何事情为她带走疼痛,哪怕这需要她自己替她承担。所以她做出了此生只做过一次的事情,她向一台全知全能的人工智能乞求,乞求Shaw的生命。她直直地望着摄像头,“求你…让我替她吧。”

许久才重回平静,她猛地盯住了屏幕,害怕着最坏的情况。Martine已经离开了控制台,所有的仪表都归零了。Shaw紧闭着眼睛,四肢瘫软无力。在Root面前的门被打开之前,她几乎没有时间去看Shaw起伏的胸膛——她活着的证据。从打开的门中走入了一个陌生的大块头,关上他背后的门。

她听见门锁咬合的清脆响声。

瞥了一眼电脑屏幕,瞥见了Samaritan留下的最后的三个逐渐淡去的字。

 

非常好。

 

抬头的瞬间,强劲的拳头猛地砸在她的脸上。


Chapter 6

Shaw在吼叫,但她的吼叫更多地来自与愤怒,而不是疼痛。她清楚地知道正在发生的一切,因而感到愤怒。愤怒于她而言是最容易触及的感情,此刻她仿佛抓着救命稻草一般紧紧握着这样的感情。它无疑是救命稻草,因为只要Shaw保持愤怒一分钟,她就能坚持着多活一分钟。

 

Martine想要杀她,Shaw可以确信。这个金发女人提高着伏特数的每一次,都在证明着这个事实。Martine已经告诉她现在Samaritan抓获了Root,凡是有点逻辑思维的人都明白The Machine的交替界面远比Shaw这样闹腾的家伙有价值。既然已经俘获了Root,Shaw便是可以牺牲的了。Martine将会榨干Shaw所能带给她的最后一丝欢愉,然后在她死去的瞬间,将所有的注意力转移向Root。

 

在Shaw放弃的瞬间,向她一直抵抗着的死亡屈服的瞬间,Root就会坐上这把椅子。这些疼痛就会成为她的疼痛。

 

这便是Shaw愤怒的原因。

 

所以Shaw贯彻了她最标志性的固执。她吼得尽可能大声,试图以吼声淹没那敲击在耳膜上的危险的高速心跳。她让束缚她的皮绳深深地嵌入手腕,希望另一种疼痛 能保持她的清醒。她强迫自己闭上眼睛,强迫自己去想起Root。Root,她在这把椅子上存活的每一秒钟,都是Root免于承受这种痛苦的一秒种。

 

她知道她只是在推迟必然的发生。即使是健全的人体也不可能持久地承受这样的电击,更何况几个月的折磨已经使她的身体完全称不上健全。她已经可以感觉到胸腔的 苦闷,心跳的过速。她甚至已经无法感受到手指和脚趾的触觉。尽管她紧闭着双眼,也能感受到那阴影般巨大而沉重的东西,一寸一寸侵蚀着她。

 

对不起,Root。在阴影终于漫过她的全身时,她这么想着。我没能保护你。 

 

而后一切都停止了,Shaw的意识逐渐冷却。

 

醒来时,她觉得自己全身都在燃烧。她被汗水浸透,拳头火辣辣的,胸腔疼得不行,她的四肢麻木而不真切。睁开眼睛,整个房间都在旋转,旋转,然而她还是咬紧牙关,强迫自己不要眩晕。数秒之后,她的视界终于平稳下来。Martine依旧站在她面前,抱着手臂,像个在最后一秒被夺走了糖果的孩子。 

 

Shaw冲她眨了眨眼睛,仍在等待她的视线恢复清晰,她的大脑恢复清醒,试图寻出一个她仍然活着的原因。她稍稍抬起脑袋,脖颈疼得不行。好吧,全身都疼得不行。

 

Martine的愁容在发现Shaw醒来的瞬间变得更加暗沉。“你昏过去还不到一分钟,”她抱怨着。Shaw可以听出她对这个事实所感到的失落。所以Martine确实是想要杀她的,但却在最后一秒钟被阻止了。Shaw在电流停止后昏厥过去时,Martine或许在内心祈祷她再也不要醒来。 

 

Shaw并不为对方的失落感到抱歉,这也并没有困扰着她。她明知道自己对Samaritan已经毫无价值,并且那个人工智能显然是计划着要杀她,才给予了 Martine自由,允许她做从她第一次冲进百货大楼开枪以来,一直渴望着做的事情。但现在计划却有了变动,Shaw不知道是什么变动,不知道变动的原因。当揣测的对象是一台全知全能的人工智能时,她便毫无头绪,这也令她烦躁。

 

Martine又摇了摇头,似乎在为Shaw的存活感到遗憾。然后她抛出一个冷笑,把遥控器指向控制台上方的显示屏,按下了一个按钮,屏幕上显示出画面。

 

望见屏幕上显示出的监控实况时,Shaw不禁倒吸一口冷气。

 

Root,躺倒在一个小房间的地板上,那个房间像极了Shaw最初醒来时的囚室。除她之外,房间里还有一个健硕的男人。他的体型或许比小型鲸鱼更庞大一些,除去顶尖级别,他的肌肉恐怕会让所有健身爱好者自愧不如。Shaw通过他轻松的移动和挥拳方式推断出他恐怕是个打手。 

 

Root正在被这位打手凌虐,Shaw由她脸上的淤青推断着,而她无光的空虚的眼神还暗示着脑震荡的可能性。Root在地上蜷成一团,表明她的肋骨可能伤得很重。Shaw看着那家伙用力踩上Root的手。

 

Shaw仿佛感受到一把刀刃刺穿她的胃——Root撕心裂肺的吼声意味着她的手掌中至少有一根骨头断裂了。

 

Shaw留给自己十五秒钟仔细地盯着屏幕,好好地看着Root,看着这个她挂念了如此之久的女人。她的出现宛如一个使人沉湎其中的谜团,而后又巧妙地化作Shaw以生命去信任的存在。她会带着明朗的情绪忽地现身,带Shaw进行一次又一次激情的(同时也是暴力的)冒险。她理解着Shaw的存在、Shaw的一切,却丝毫不去在意。那是一个让Shaw忍不住去关心的人(即便她极力否定着这一点),以至于她愿意用自己的死亡去换取Root生命的延续。

 

Shaw用十五秒钟去记住Root的脸,她的眼睛,她的头发,她的身体。她看起来糟糕极了,Shaw很明白这不完全是那位打手的错。她瘦了,眼睛下方深深地泛着青。Shaw的胸腔被与她自己的濒死体验毫无干系的情绪刺痛,她意识到了这几个月对于Root来说一定艰难得难以想象。

 

她的十五秒用尽,Shaw强迫自己冷静地从显示屏上移开视线。不顾她们所处的窘境,再次看到Root时她感受到的欣喜令她惊讶。然而即使她挪开了视线,Root的面容也已经深深地烙入了视界。在那一瞬间Shaw觉得自己最大的愿望便是看到Root的笑容——自信而甜腻,令她愤怒却又会使她不禁失神的笑容。愤怒袭上Shaw的心头,她对这世界上每一个夺走Root笑容的人感到无比愤怒。

 

Shaw把所有的情绪掩藏起来。她保持着自己冰冷的面孔,无动于衷地抬起眼睛望向Martine。她一言不发,然而她的表情却明确地写着——所以我为什么要在乎她?

Martine皱起眉头,“David是个专业的格斗选手,”她说着,朝那个正在一下又一下踹着Root的腹部的家伙点了点头。

Shaw听着那踢在Root身上撞出的响动,强迫自己不因此畏缩,耸了耸肩,“所以呢?”

“他本来应该能当冠军的。”Martine继续道,“如果他不那么暴力地在拳击场打死了三个人的话。他被迫退出了联赛,在地下俱乐部做了一段时间的保镖,直到Samaritan找上他并为他提供了更适合他发泄怒气的出路。”
 “所以你们故意激怒他,让他发脾气,”Shaw冷冷地说着,“这威胁手段真不错。”
 “对于Root来说似乎可不只是‘威胁’噢,”Martine耸着肩,但Shaw从她的眼中看出了怒火,她表现出的冷淡毫无疑问激怒着Martine。这几乎使Shaw扬起自己的嘴角,然而她努力压制住了笑意。

Martine 亲口说过Root现在是最重要的囚犯,所以他们不可能杀了她。但不闻不问地反复殴打显得毫无意义,让Shaw亲眼看着殴打画面似乎更加没有意义。让 Shaw看这些,无非是想要得到她的某些反应。他们强迫Shaw看Root无比痛苦的模样,不过是为了窥探她的反应。

所以Shaw做着她最擅长的事情——完全没有反应。

她只是避开了眼神,“Root经历过更糟的,”她无所谓似的说着,“她能扛得住。”

拜托你一定要扛得住。Shaw在内心深处小声祈祷,David又一次殴打Root时发出的沉闷响声再次进入她的耳膜,她坚定着不做出任何反应。她知道Root曾经历过不少艰难,她总能化险为夷。如果Shaw的推测是正确的,她的做法一定是为了Root好,她的中立态度或许可以使殴打Root的行为成为 一种徒劳。但愿Root可以撑住,撑住,直到他们对Shaw的冷漠感到厌烦的那一刻。
 因此她既不去看屏幕,也不去看 Martine,低下头看着自己的手腕。手腕嵌入皮绳的部位依旧疼得厉害,望着它们时她才意识到自己一定比想象中更用力地拉扯了它们。皮开肉绽,凝固的血液染红了皮肤。同时,皮绳显得比最初捆上手臂时松了一些。事实上,她可以让她的手腕活动得更加...
 “什么?”Martine忽然发出声音,Shaw猛地抬起头看着那个专注地听着耳机中指令的金发女人。片刻后,邪恶的笑容爬上她的面孔,“好极了,”她满意地说。

她倾下身体,捏住Shaw的下巴,强迫她再一次看向屏幕。

“你会很喜欢看这个的,Shaw,”她的声音显得过度兴奋。
Shaw 望着,望着,她的眉心因困惑而收紧。名为David的庞然大物拽起Root的身躯,把她摁在置于一边角落里的椅子上。他移动Root身体时的动作粗暴而绝情,丝毫不在意她身上一处又一处的创伤,Shaw不禁咬紧了牙关。Shaw看见David暴力地握住Root的手臂时她疼得猛吸一口气,而后他又用力地把它压在椅子的手柄上,从口袋中掏出束带捆住了她。等确认了Root的双手双腿都被牢牢捆住,他才站起来走向门边。

 

David离开后不久,John Greer现身了,手中提着一个类似于医药包的袋子。

 

Martine亢奋着,Greer与Root同处一室。无论将要发生的是什么样的事情,Shaw比谁都清楚,那绝不会是什么好事。

—CONTINUE—

好吃吗!!!好吃就给个小爱心或者给个评论告诉我吧!!!

评论 ( 66 )
热度 ( 190 )
  1. 木可 转载了此文字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