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肖根】Lab Rats - chapter 7

授权↓

原作者:CleverFangirl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3455603

这是一个肖根两人落入Samaritan手中 反复看对方被虐 一个虐身一个虐心的酸爽的故事...

电梯间:Chapter 1,2  Chapter 3  Chapter 4  Chapter 5,6 Chapter 7

Chapter 8   Chapter 9  Chapter 10  Chapter 11~13

 

我!回!来!啦!!!

这次只更一章 老规矩 非战斗人员请迅速撤离...

Chapter 7

那个大块头猛地向上拽起她的手臂,Root分明地感觉到自己的吼声撕扯着冲破了喉咙,耳中却几乎一无所闻。束带在他的扯动下深深嵌入她的皮肤,直到绷断。而后大块头将她扔向墙面。她几乎来不及做出任何思考和分析,拳头便再次砸向了她,击中她的腹部。


剧烈的疼痛使Root眼冒金星,晕乎乎地翻转一圈便失去平衡跌落下去。倾斜的姿势恰好为大块头提供了便利,捏住她的头一次又一次猛击墙面。


大块头的行事方式冷酷无情。他甚至不留给她喘息的余地,更不要妄想一分一秒用于思考的时间——思考究竟发生了什么,或是更重要的问题——为什么发生着这样的事。她向Samaritan乞求留住Shaw的生命,而Samaritan应允了她的乞求。为什么?为什么这个高高在上的神要让步于她的请求?


双腿被从下往上用力踢中的瞬间,Root跌得趴倒在地。她意识到现在根本没有时间分析Samaritan的动机。此时此刻,她必须将注意力集中于她正击碎着她的一阵阵殴打。


他的鞋底重重地压上她的手背,碾压,磨碎。Root清楚地听见了断裂的声音,随之而来的是一股剧烈的刺痛穿透着焦灼着她的意识。


她不得不考虑让自己转移注意力。不去思考手上,头上,胃里传来的接连不断的剧痛。忘记她的手,忘记她的头,忘记她的胃,去思考别的东西,任何东西。她不得不想到如果The Machine可以听见她的声音,也许她已经有了十五种逃脱路径。但The Machine听不见也看不见,没有任何可供逃脱的方法。


一切都沉寂着。在她的脑中,如此、如此地寂静。Root很明白,她救不了自己,也救不了她。


另一记猛踢击中她的腹部,阻断了她的呼吸,使她的意识开始颤抖。不要再去想她,不要再想着逃跑。要把一切念想寄托于她,寄托于Shaw。


忆起她第一次见到Shaw时,扮成了她死去的同事接触过的人。Root怀疑自己是不是在Shaw打开门的瞬间丧失了自我。她读过Shaw的简历,毫无疑问,事实上她当时就把那些内容牢记于心。因此她说自己是个粉丝时并没有撒谎,但与Shaw的实际会面时的感受,与仅仅读她的简历有着天壤之别。她无比享受着那之后的时间。


忆起她们第二次见面时,Shaw是如何手软地留住了她的性命。经过军事训练的Shaw总是异常地暴力(同样是Root心爱的特性),但她没有将Root一击毙命,仅仅是击中了肩膀。Shaw制服了她,将她交由Harold处理。那时她才刚刚加入那两个家伙的队伍,但他们的工作原则已经渗透进了她的心。在The Machine的些许帮助和时间的推波助澜之下,那些原则同样一点点地渗入了Root的大脑,使她适应这个世界,使她变成了一个更好的人。


忆起她被关在图书馆里的日子,Shaw是如何为她做了担保。忆起她们之间紧张的矛盾的关系,然而Shaw又是怎样主张着Root值得信赖,主张着她能帮他们的忙。Root很清楚如果没有Shaw打的包票,她根本没法离开那个图书馆——或许他们都已经葬身于世界的某个角落。


忆起那个降临于Shaw的,抛下所有一切的机会。她本可以离开那做百货大厦,逃离躲藏的生活,逃离Samaritan,逃离任务,与她理想中的男人一起奔赴属于她的冒险和犯罪生涯。然而她没有。她拒绝了Tomas。她选择留下,为了未完成的任务,为了她的朋友,为了Bear,以及或许,仅仅是或许——为了Root。


忆起那个吻。不去回忆那个瞬间之后发生的事,仅仅是回想,Shaw曾经离她那么近——她的柔软的嘴唇如此用力地抵着,充斥着绝望,抵着Root的唇。


Shaw几乎不给出任何带有感情色彩的暗示。知晓着这一点,Root在过去的几个月中反复告诉自己,Shaw对她的渴望足以使她允许自己给出一个吻,这是Root的特权,是Root的骄傲。即便那是个道别之吻,是个令人痛苦的令人发狂的吻。


随着记忆的苏醒,一抹难以察觉的微笑爬上她的嘴角。对于这个不断地不断地殴打着他的男人而言,她看起来该有多癫疯狂妄。如果不是鲜血从裂开的嘴唇涌入口中,她大概已经肆无忌惮地大笑起来。如果这能够保护到你,Sweetie,或许我也能享受这种事情。


她的整个身体几乎就要被疼痛冲破。她不知道自己能否在不抽动任何瘀伤或是断裂的骨骼的前提下,移动一尺一寸。她如尚未出生的胎儿般紧紧地蜷成一团,尽她所能地保护自己,为下一阵殴打做好准备。


片刻之后她才意识到下一次攻击或许不会开始了。缓缓睁开眼睛,Root看到那位打手正专注地听着耳机中的声音,显然是在接收指令。试着想象接下来可能发生的事情,她的胃痛苦地揪成一团。


他矗着听了一段时间,时不时地点头,而后将视线落回Root身上。她震颤着支撑住自己,然而他却没有再次挥起拳头。他摆正了椅子,Root曾被他从那上面猛拽起来。他拎起她的身体塞回了椅子上。


几秒间的激烈动作足以使痉挛式的疼痛穿透Root的全身,她的肋骨仿佛在每一次呼吸中尖叫求救。他压下她的手臂并将它们再一次用束带捆回座位上时,她受伤的手被粗暴地推挤着。他抽紧束带,确认Root被牢牢固定后走向了门外。


Root终于拥有足够的时间去思考Samaritan正在玩的把戏。随后被打开的门边出现了那张熟悉的褶皱的面孔,带着慈祥的笑容。


“你好,Miss Groves。”Greer温和地说着,将他携带的医药包放置在黑屏的电脑边。


Root谨慎地觑着她,“Greer,”她的声线冷漠无情,呼吸却紊乱而沉重。她不想和Greer谈话。她开口只是因为觉得如果不作出回应,那愤怒而暴力地大块头毫无疑问会再次来到她面前。至少Greer更有可能告诉她Samaritan所策划着的事情。“我不想在这里见到你。”通常,她知道表现出对敌人的轻蔑态度不是明智的选择,然而她所面临的无论如何也不能说是通常情况。但那并不意味着她要伪装自己,“我不觉得你会有兴趣亲自来折磨我,你总是更喜欢旁观。”


“和你差不多,不是么,Miss Groves?”Greer反击时的语气平静得仿佛他们只是在探讨今天的天气。“如果我们的情报准确,你曾经也是个躲在幕后得女人。”


“我已经走出来了。”Root尽可能挑起轻松的语调,眼神却仍不时地瞥向那桌上的包,“我去接受了心理治疗,获得了一些帮助。你以后也该试一试。”


“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Greer的口吻洋溢着愉悦的情绪。他转身面向他带来的包,打开它,依旧保持着同样沉着的腔调,“现在Samaritan为你准备的东西对精确度的要求挺高的,虽然我不是真正的医生,也还是掌握一些基础技能的。”他敞开了包,让Root看清其中的内容。


Root的背后冒起了冷汗,再次禁不住地瑟瑟发抖起来。她不知道这是挨打产生的副作用,还是新的恐慌的开端。无论如何,觑着那些熟悉的蓝黄色针管,她总是清晰而狡猾的头脑如今一片空白,吐不出一字一句恰当的话语。她不可控制地回想起还有两只完好的耳朵时,她与Control在那个仓库里...


Root的心脏已经开始疯狂地鼓动,仿佛抗议着即将降临的折磨。Greer面不改色地扎紧她的上臂,为即将开始的一轮又一轮注射做准备。Root不知道他是否在期待着她的乞求,然后给予她一个二择一的机会——说出他想要的信息,或是在针管下痛苦挣扎。无论谁都会想要避开死亡率如此之高的折磨方式,更何况她的心脏已经在上一轮同样的折磨中损耗,虚弱。


或许Samaritan期待着她的破败,在那无数次噩梦中纠缠过她的悲惨回忆中死去。或许它期待着Root能撤回让她代替Shaw受苦的请求。


不论他们出于何种动机,Root都已经下定决心,不顺他们的意。Greer将第一支针管推入她的手臂时,Root一言不发。她将所有的意志化作对Shaw的念想,化作对Shaw赠与她的那个吻的回忆。她知道那刺入皮肤的针管,正将镇静剂一点一点送入她的静脉。


—Continue—

评论 ( 57 )
热度 ( 116 )
  1. 木可 转载了此文字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