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肖根】Lab Rats - chapter 9

授权↓

原作者:CleverFangirl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3455603


这是一个肖根两人落入Samaritan手中 反复看对方被虐 一个虐身一个虐心的酸爽的故事...

 

电梯间:Chapter 1,2  Chapter 3  Chapter 4  Chapter 5,6 Chapter 7

Chapter 8   Chapter 9  Chapter 10  Chapter 11~13

啊呀终于快进入最后啦!!!


Chapter 9

“我不得不说你的恢复能力真是快得惊人,Miss groves,”Greer评价道,仿佛被真诚地被她打动,“但你能再撑过三轮注射的可能性同样小得惊人。”

老实说,Root无法乐观地认为她能突破那些可能性。心脏鼓动得太快,以至于胸腔如被勒紧一般的苦涩,她甚至怀疑起它是否真的会崩碎。她的手臂因连续的注射疼痛不已,整个身体都在莫名充斥着的残余力量中精疲力竭地颤抖。令她恐惧的是黑暗正向她的视界边缘发起攻击,她不认为自己还能熬过一轮同样的折磨。Root难以想象她死之后他们会做出什么样的事。

他们会把刀刃转向Shaw。

一瞬的念想迫使Root扬起她的嘴角,“好吧,上次与这种折磨手段不期而遇之后,我确实为从中恢复做出了不少努力。读读书挺有用的。”她尽可能自信地说着,填补自己憔悴得凌乱不堪的面容,“《如何从CIA的拷问手段中恢复过来》,不错的文章,你也该读一读。虽然我觉得那位作者现在一定被告诽谤罪了。当然,Shaw也给了我不少强健心脏的建议。”她细致地观察着Greer,察觉到他听闻Shaw的名字时表情的微小变化。

“你年纪也挺大了,Greer。你的心脏或许和我的一样糟糕,甚至有可能比我的更糟。”她噘着嘴毫不带同情色彩地补充道,“或许你也可以向Shaw请教一点这方面的建议。”

又一次,Root清楚地捕捉到了。当她提起Shaw的名字时,Greer的眼神在短暂的刹那中瞥向天花板一角的摄像头。

如此一来,所有琐碎繁杂的拼图碎片都归向一个完整的平面。

“线路是连通的,”Root武断的语气毫不遮掩她的新发现,“你们让她看我这边的监控摄像。”Greer并没有否认她的话语,他稍稍抬起目光是Root所需要的全部证据。

Root收紧眉心,“从我醒来起,你们还没有问过一个问题。”她直接地指出,“我以为你们至少会对某些东西感到好奇。”

Root比谁都清楚,对于Samaritan而言她无疑是一座信息的宝山,她是与The Machine走得最近的人类。然而Samaritan残暴地施加给她的酷刑并没有伴随任何一个问题。她既没有被问到The Machine的所在地、其他人的藏身之处,也没有被问到她们秘密交流的方式。

Greer不屑一顾地耸了耸肩,“我们完全不需要问你问题。”

是的,完全没有。他们只是给她看了Shaw被折磨的画面,显然Shaw此刻也正经历着与不久前的她同样的事。想到Shaw看到她痛苦的模样时可能会做出的事,些许恐惧涌入Root的大脑。她不能理解,为什么Samaritan费尽心思地想看她们望见对方被折磨时的反应。

她还记得Shaw的画面出现在屏幕上之前Samaritan对她说的话。

研究。那个人工智能这么说。Samaritan正在研究她们。这便是那些无理的殴打的缘由。这便是Samaritan轻易地应允她的乞求的缘由。这便是他们在折磨她时嘴边不挂任何问句的缘由。

Samaritan想要的答案不会来自Root的口中,只会来自她的行动——她与Shaw的行动。这便是她们此刻所存在的一切。研究对象。数据。小白鼠。仅仅是短暂的念想,便使Root的每一寸皮肤开始凝固。

“Samaritan为什么要研究我们?”她问道。

“我无权质询它给予我们的命令。”面无表情的回答。

“所以你也不知道。”Root一口咬定。

“我不需要知道。”他纠正了Root的措辞,“那无疑是你我都熟悉的智能,Miss Groves。”

Root扬起目光,或许她也曾怀抱过同样的执念与思维方式。但从失去Shaw的那个瞬间起,她所需要的一切不过是——知晓Shaw的生死。而The Machine几乎不提供任何帮助。“我不觉得我们现在看待自己上帝的方式是一样的,Greer。”Root几乎因自己诚恳的语气感到惊讶,“我意识到我的上帝时不时会犯错,不知道你是否也认清了你的上帝。”

在Greer回答之前,沉闷的模糊的响动打断了他们,疑似枪响的声音。Root猛地抬起头,只因这突然的动作,视界中的房间开始轻飘飘地旋转,她的脑袋沉重地嗡嗡作响以示抗议。Greer似乎也受到一惊,神色警觉而紧张。

更多的枪响隔墙传来,Root隐隐约约地感到它们正在靠近。与之同来的还有人的喊叫声。Root几乎可以肯定只有一个人能在这里制造出此般骚动。

“噢,我想Samaritan一定有什么地方算错了。”她提着甜腻的嗓音,嘴角飘起的弧度化成真心的微笑。她不知道Shaw是怎么做到的,但她知道她这么做的原因。Shaw已经冲破枷锁,如果Root的猜想没错,这座建筑里的每个为Samaritan工作的人都处在濒死的巨大危险中。“Shaw总是有那么一点点锋利。”她说着,亲切地翻了个白眼。她把凝视着Greer的眼神转移到一边的摄像头上,直面Samaritan,“现在,你所做的一切等于把她放了出来。”

面对这出乎意料的展开,Greer似乎咬紧了牙关,显然在压住他的不快(很可能还有他的恐惧)。Root几乎被他努力镇定自己之后淡定的口吻感动了。“确实是这样。”他说着走向了门边,“先让我解决了那边,我们再继续。”他觑了一眼桌上堆满的尚未使用针管。

Root不知道是否是她自信地笑容使Greer久久凝滞在门边,而后缓缓地转过身来,“我想知道,几个月前,在你...暴怒着毁掉那座香港工厂时有没有察觉到?”

Greer所谓的“暴怒”,无疑与“发现Shaw从没有被关押在那里后,使用数磅C4塑胶炸药毁坏成堆的武器制造设备”表达了相同的意思。Root决定不为那段回忆显露出任何得意的神情。即便如此,在忆起那些经历时,除去那座工厂与邪恶AI的联手合作以外,她并没有察觉到任何不寻常的地方。

Greer在她给出回答之前稍稍等待了片刻,而后才给出了答案,“在香港制造的那些武器只有在与登记了特定的基因组的人接触时,才能开火。能够接触到这份武器使用者名单的只有Samaritan。我想你可以猜到某个人不在那个名单上吧?”

他不给她做出反应的机会,然而Root不可控制地在他关上门的瞬间喃喃着低语出了那个名字。

“Shaw,”她听见自己的呼吸,从远处传来的持续不断的枪声已被添上了黑暗的上下文背景与隐情——那无疑是冲着Shaw打出的枪响。如果Greer说的话都是事实,那么即便Shaw掀翻一个警卫并捡起他的枪,她也不能使用它射击。

或许她熟练于徒手搏斗,Shaw也绝不可能用她的拳头打败一整支军队(虽然Root不为她的尝试感到吃惊)。Root确定她足够了解Shaw,足够猜测出她的行动方式。但她祈祷Shaw能够敏锐地察觉到糟糕的情势,并以最后的理性武装她自己。

意识到Shaw恐怕不得不做出与曾经的她——在那该死的证券交易所做的同样的事时,Root的胸腔里灌入了沉重的恐惧。

Shaw必须抛下她一个人逃走。她必须把Root扔下。

—CONTINUE—

评论 ( 6 )
热度 ( 98 )
  1. 木可 转载了此文字
  2. ☁️Vivian🎸anita💨 转载了此文字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