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肖根】Lab Rats - chapter 11~13(完结)

作者:CleverFangirl 

原文: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3455603

肖根双双落入Samaritan手中 反复看对方被虐 一个虐身一个虐心的酸爽的故事...

一次性更新最后三章(其实也就六千字XD)

一章虐 一章甜 一章尾声!

(想说的话放在最后)

电梯间:Chapter 1,2  Chapter 3  Chapter 4  Chapter 5,6 Chapter 7

Chapter 8   Chapter 9  Chapter 10  Chapter 11~13


Chapter 11

Root觉得Greer气愤地走出她的囚室,已经是一个多小时前的事了。她用尽这一个小时祈祷自己的心跳速度能够减缓一些,祈祷胸口不再疼痛。终于,Greer的酷刑造成的效果还是被时间削减,Root这才注意到手腕之外的束带变得有多松。她轻松地从中抽出了手,不禁疑惑起究竟是它们原本就这么松,还是在那段折磨之中被她扯成这般的。

Root轻轻揉动手腕,拉扯到手臂时吃痛地颤抖了一下,却没有试图站起身来。她不觉得自己的双腿有足够的力量支撑她的重量,而且她也知道门一定是锁着的。所以Root只是静静地坐着,等待着,细心听着。

枪声已经平息了许久,Root不知道那是否是一个好的征兆。它可以示意着好的方面,示意着Shaw已经逃得够远,远得使他们放弃了追击。同时它也可以示意着不祥,示意着Shaw没有成功逃脱,Samaritan的特工大获全胜,Shaw或许被重新俘获了,或许...

Root无谓地摇头,告诉自己最好不要去考虑这些。

但随着时间一秒秒地流逝,Root感到内心里一种名为希望的东西开始萌动、发芽。即便她不愿承认Greer对她的过往的讥讽,她也确实有过一段日子,过着与这些人如出一辙的人生。她仍旧能够想起那时的思维方式。因此无论是Greer还是Martine都不会在Shaw已经被再次抓获的情况下,误导Root去认为她已经成功逃脱了。Root知道他们会碾碎她残存的所有希望。为了达成这个目的,他们只有让她看到Shaw的样子,才能逼迫她信服。即便他们真的...在枪战中占了上风,Martine也会带着她变态的情趣把尸体弄给Root看。

他们至今没有把Shaw扔在她面前,而这样的时间越长,Root就越能够相信Shaw已经逃脱了。每每向自己阐明这个事实,Root就一次又一次感觉到令人脱力的恐惧感包裹着她的胃。恐惧在此时毫无作用,她所能做的一切便是等待。

如果Shaw已经离开了这里,那么这段平静便是Samaritan用于思考最佳策略的时间。虽然Root知道也许这台AI正在试图预测The Machine的下一步动作,并对每一个潜在的可能做出相应的保险措施,这样的计算进程恐怕得进行各几千次,Root当然也知道这些机器能算得多快。时间不断流走,她开始疑惑Samaritan究竟在等待什么。

她的手依旧颤抖不已,呼吸时肋骨不断地刺痛着,轻动身体的每一处都能使她疼得畏缩一阵——Root知道自己正在被脑震荡的后遗症折腾得不行,但她拼尽全力地承受着这些。她经历过更糟的,或说,她不停地告诉自己她经历过更糟的。

其实她知道自己该睡一觉,让自己的身体从这要命的折磨中恢复过来,逃离这即将撕碎她的疼痛。但她同样知道无论如何,入睡都是不可能的。

从Greer离开的那一刻起她的指尖便没有停止颤抖过,Root觉得这大概是上一轮注射带来的副作用,或是由过去的二十四小时中发生的一切所致。

Root希望Shaw已经与The Machine取得了联系,已经回到那两个家伙的身边,冲他们解释起了这段时间发生的一切。Samaritan仍然拥有她的面部特征信息,但愿Shaw能够聪明地躲开尽可能多的摄像头。

Root同时也希望那两个大男人能够识时务地阻止Shaw做蠢事的企图,比如试图冲进Decima的这个满是警备的工厂把她救走。

几乎还来不及多想,爆炸的巨响便沿着空气扑面而来,震颤着整座大楼,震倒了Root的椅子。头部重重地敲击在地面上,Root知道无论是这撞击,还是突如其来的震天响声都不会对她的伤有什么好处。她颤颤巍巍地撑起身体,犹豫着小心翼翼地揉了揉脑袋上新增的创伤。在心里默默地算了算多少C4炸药才能炸出这样的效果后,她不禁笑了出来,Shaw做什么事都是如此有章法。

即便如此她还是不得不为Shaw调头回来找她的行为感到担忧,这样的行为极有可能将她自己和John,甚至是Harold置于危险之中。Root决不能允许这些人中的任何一个为她放弃自己的生命,决不能允许这样的事情再发生一次。

摇摇晃晃地,她挣扎着走向门边,试图寻找弄开门锁自救的办法。既然Shaw正在执行一次营救任务,那么她也得尽自己所能地协助Shaw。

她还没能将目光落上门锁,门就猛地打开了。最不该出现的人,Martine,带着愤怒的神情和危险的气息冲了进来。望见走向门边的Root时她皱起了眉头,Root犹豫着是否该迅速逃跑,或者退回原处,然而她太虚弱了——Martine比她快得多。那人拽住Root受伤的手臂并用力地将它拧在她背后,将更多疼痛所致的泪水带入Root的眼眶。

“也向你问个好,”Root条件反射般地嘟囔道,由Martine拽着她的方式可知,她的背几乎紧贴着Martine的胸口。调情是她面对恶劣事态时的武器。将气氛调节得轻松一些,可以放松敌人的警惕,尤其是Root清楚严肃时的她总是容易激怒别人。因此她总是兴致勃勃地期待别人的反应。

意料之中,Martine丝毫不吃Root的这一套。她把Root的手臂扭得更加用力,并且将她抵在了墙面上。“你的女朋友效率真高,我不得不说。”她贴近Root的耳朵冷笑道。Root甚至可以清晰地听见那人的呼吸声。“天知道你们是从这个城市的哪儿弄来这么多炸药的。”

天知道,Shaw也知道,Root在心里纠正着。她确信Shaw心里有那么一张单子,告诉她在美国甚至是世界的每一个主要城市获取枪械和武器的场所。于是她冲着墙笑了笑,“没错,她对这种事可是有小窍门的。

“你们都有惹事的窍门还差不多,”Martine用愤怒的腔调回驳道,同时再一次拧动Root的手臂,“Greer已经下令,趁警卫们拦住你的朋友的时间从这里转移到备用基地去。”

“所以你是来这里带走我的吗?”手臂上传来的燃烧般的疼痛令Root倒吸了一口冷气,而那只是Root所承受着的多种疼痛中的一种。她将要被带走,被转移,而Shaw已经在近处,明明已经这么近了...这些想法几乎击碎了她的心。她不知道自己是否能推开Martine,破门而出,奔向Shaw的所在...

在这些念头的驱动下她猛拽着自己的手臂,试图从Martine的禁锢中挣脱。然而Martine迅速地再次压紧了她的手臂,紧得以至于Root来不及阻止疼痛的喊叫声从她的口中溜出。

如此小幅度的动作,却使疼痛由她虚弱的心脏蔓延到了整个胸腔。即使Martine和墙面支撑着她的大部分重量,Root的双腿还是不住地颤抖着。她的呼吸过速而紊乱,Root已经迷糊着无法知晓,她觉得自己或许又已经疼得叫出了声来。

Martine的笑声传入耳中,“好吧,Greer确实让我这么做。但是幸运的是...”在那尖锐的东西刺入脖颈的瞬间,Root猛吸了一口气。“我听从更高层的命令。”Martine压下了针管的活塞,Root于是感到一阵凉凉的东西注入了她的静脉。

Martine后退了一步,在Root滑落在地时几乎可以说是友好地伸出手搀扶住她。愤怒在Root的胸腔里燃烧,此刻的场景与她记忆的某处重合在了一起。Martine支撑着Root身体,说道,“Samaritan说这种特制的毒药见效很快,但我觉得你应该能撑到Shaw来见你的那一刻。这次你见到她的时候,别忘了帮我带个话给她。”Martine凑近了Root的左耳,得意地笑着轻语道,“告诉她,下一个就该轮到她了。”

语毕,Martine松手让Root跌倒在了几英尺之下的地面上,准备离开。Root猛地扑向那人的喉咙,下定决心如果自己已经不得不死了,在那之前她也得先得这个贱人一命呜呼。但她的头被钝痛敲击着,心脏同样疼得厉害,她所能做的一切不过是拽住了Martine的手,在无力地倒下前的最后一刻,从她手中抽出了那支已然空了的针管。

Martine在门边停下脚步,回头抛给Root最后一个胜利的微笑,“和你聊得很开心。”说完便离开了。Root清楚地听见背后的门锁扣上的声音。

于是她倒在那里,一动不动地卧在地面上,感受着毒素的效果缓慢地、一寸一寸地侵蚀她的身体。她感到寒冷,冷得不行,浑身都在疼痛。她吼叫,是因为她就快要死了,是因为Shaw已经来不及救她了。视界里的一切都开始褪色,她不确定——但她似乎听见了近处传来的隐隐约约的枪声。

轰隆巨响,囚室的门被踢开,那个反社会的波斯血统的小个子端着枪闯入了房间,虽然她的枪在望见Root的瞬间便落在了地上。

“Root?Hey,Root,听得见我讲话吗?”Root感觉到有一双手正轻拍着她的脸颊,正在寻求任何一丝来自她的回应。她很想说些什么来证明她的清醒,但在那一瞬间她被这声线,被这映入眼中的、她想念了太久太久的面孔弄得晕乎乎的,茫然失措。

Shaw,Shaw就在这里陪着她。Root感到自己的心脏就快要爆炸了,甚至无法知晓这是因为Shaw的忽然出现,还是因为毒药的效果。她觉得自己大概已经不在乎了,因为她这一生的最后时刻望见的是这个人的面容——这美丽的,愤怒的,危险的面容。

Root真的很想说些话,告诉她这没有关系,她们都会好好的。只要Shaw活着,只要Shaw安全,Root不会在乎任何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但她的口中吐不出一个字,她的身体已经不再听从指挥,现在的她残存的所有功能便是——空虚地凝视着Shaw,凝视着那个在没有得到Root的回应时几乎显露出担心模样的人。

而后Shaw望见了Root手中握着的针管,明白了一切。细碎地咒骂着,她从Root手中抽出了那根针管,放入口袋后她打开了通讯设备。“Reese,我找到她了。准备好替我出一条路来。Finch,你最好把车准备好,我们必须马上给她提供医疗救治。”

在感觉到身体被从地面抬起的瞬间,Root听见了Shaw的喃喃,“该死的,Root。现在你可别让我失望。”她想问问那话语里藏着的是不是关切,又或者,是否是恐惧。

然而在Root拼凑出用于提问的力气之前,她的身体率先放弃了一切,于是她的视线落入了一片死寂的黑暗。

 


Chapter 12

Notes:

(See the end of the chapter for notes.) 

Shaw整整几个小时都没有从Root的床边走开。Finch指出她自己也同样需要治疗,然而Shaw无视了这些唠叨。Finch认为Shaw也经历了一番相当严酷的折磨,好好检查一下总是没有错的,尤其是现在Root一时半会儿还醒不过来。但Shaw摇头拒绝了。光是让John为她取出子弹,处理、包扎她受伤的手就已经浪费了够多的时间。

她不想再离开Root了。或许她也算不上一个真正的医生,但至少她的水平足以了解自己的身体并没有其他的大碍——除去从上次Martine带她进那个刑室以来,她就丝毫没有过睡眠时间,同时她的身体在经历了数次电击和逃出并再次突入那个戒备森严的工厂之后,已经疲惫不堪。

她提及这些情况时,John毫不犹豫地建议她去休息一会儿,由他和Harold照看Root,并在情况发生变化时及时告诉她。但是Shaw再一次拒绝了。她知道在确定Root平安无事之前,在再次听见她的声音、望见她的笑容之前,自己根本无法入睡。 

因此她找到了安全屋里最舒适的椅子,把它拖到了Root的床边。Shaw时不时地检查着连在Root身上的医疗器具,确保一切都在发挥着作用,确保Root的生命体征没有在她的疏忽中发生变化。但大多数时间里,她只是坐着。

Shaw既没有握住她的手,也没有对她说话,甚至不怎么看她。她只是坐着,出神地望着自己搭在膝盖上的手。但每一分钟里都有那么一两次,她的眼神悄悄地溜上Root的脸,只是为了确定她在那里,确定这一切都不是梦。

下午三时左右她望向Root时,Root也正望着她,那双棕色的眼睛朦胧着飘摇不定,却毫无疑问地醒着。

她们四目相对的瞬间,Root挤出了一个小小的微笑,试图支撑起自己的身体。Shaw猛地站起来,轻而牢实地放平了她的身体。“Hey,hey,hey,”她的语气比曾经面对任何一个患者时都更轻柔。但这可不只是一个患者,这可是Root。“慢点来,急性子。放轻松。”

“Shaw,”Root难以置信地呼吸着,仅仅是这个名字从她的唇边滑出,便让Shaw的心中一片苦涩。Root的眼睛睁得那么开,那半透明的物体里充斥着一些Shaw无法定义的情绪。不过如果一定要对它进行描述,Shaw得说Root看她的眼神仿佛是在害怕这全都是该死的梦境。

“没错,Root。”Shaw说着伸手撩开了遮在Root眼前的碎发,意外地发现自己的嘴角带着微笑,“是我,我真的在这儿。”

在这些词句的驱使下,Root再次尝试着坐起来,最终也只是使Shaw稍加用力地把她推回原处。她们的静默了持续了一会儿,在那期间只是一味地望着对方,难以置信的情绪和终于得来的宽慰感在内心拉锯。

Shaw低下头时才意识到自己的一只手还留在Root的发间,另一只手仍然放置在她的胸口。于是她迅速地抽回了它们,抱怨着躲开了眼神,“说真的,你得好好休息,Martine用的毒药药劲还挺大的。幸好你拿着针管,否则我们就没法这么快确定它是什么,然后帮你找到解药了。还有你那两只伤手,三根裂掉的和两根断掉的肋骨,再加上脑震荡,你至少得在床上躺一个星期了。”Shaw惊讶地发现自己内心的很大一部分恨不得这家伙再也不要从床上下来,再也不要置自己于危险之中。她随意摆弄着功能完好的心电仪,补充道,“这是医生的指示。”

Root轻轻地笑了笑,Shaw不受理智控制地回过头去看着床上的人。此时Root脸上挂着满是戏谑意味的笑容,那个Shaw以为再也见不到了的笑容。那个笑容看上去有些逞强,有着淡淡的悲伤,但那就是Root,那就是她的Root。“当心喔,Sameen,”那人用Shaw最爱的调皮腔调说着,“刚才的话听起来简直像你真的在乎一样。”

“Root,”Shaw压低了自己的声线,这便是她用于回应Root唇边扬起的笑容的唯一的话语,因为她知道——她们都知道,知道Shaw在乎。她或许从没有将这些话说出口过,但她们只要想在证券交易所里的一切,就能明白Shaw有多在乎。

Root于是握住了她的手,坦诚而深刻地望入Shaw的眼睛,使她不能自拔地倾下身体。“拜托,别再离开了,”Root用那双闪着光的眼睛安静地乞求道。此时此刻Shaw明晰地注视着那些——在她将Root锁入那个电梯之后折磨着Root的——疼痛,悲伤与心碎。

Shaw再也不想让那些东西涌回Root心里。

“拜托。”说着这句话的Shaw有着狂妄的自信的笑容,她把身体倾得更低、更近,紧紧抓住Root的手。“你无论如何都赶不走我的。”在她的理智阻止她之前,Shaw将嘴唇轻柔地覆盖在Root的唇上。

这个吻与曾经的那一个截然不同,它柔软而温和。它不是道别,而是一个承诺。无论发生什么,Shaw都不会再让任何人将他们分开。


Notes:(作者的话 涉及了下一篇作品的内容 所以不作翻译)

    Hey everyone!

    I hope you enjoyed reading this fic as much as I enjoyed writing it. Thank you all so much for the kudos and comments! They all mean so much to me.

    This was the first fic I posted on this site, but it's not going to be the last. Next week I'm going to start posting chapters for a teenage Root and Shaw fic that's way fluffier than this one, I promise. And probably half way through next month I'll begin a Hogwarts AU series that will likely go on at least until the next season airs.

    Thanks again, and if you want to ask fic questions or just complain about the hiatus, my tumblr's cleverlyobsessedfangirl.

 

(Also, don't forget to read the epilogue. It's probably my favorite chapter in this fic.)

 

 

 

 

Chapter 13: 尾声

 

在Samaritan的主机前坐定,Greer将冰袋敷在头上,并因枪伤的刺痛而猛颤了一下。在与这台AI交谈之前,他尽可能地调整好了自己的状态。“如你所知,我们在费城经营的那家工厂已经被废弃了。我会对这次失败负全责。看起来我似乎太过于信任Martine了,以为她会听从命令,而不是被自己的仇恨所左右。”

在它作出回应之前,屏幕短暂地空白了一段时间。

 

Martine不是问题所在,她听从了命令。

 

Greer疑惑地皱起了眉头,“你让她去给Miss Groves下毒的?”

 

是的。

 

Greer无法按捺发问的冲动,“为什么?”

 

数据尚未收集完整。观察对象评估中,重逢是一个重要部分。

 

“观察对象?”Greer一字一顿地重复道,试图将未知的拼图碎片拼凑起来,“所以你在研究她们?”Miss Groves提出同样的观点时,他没有相信她,以为那只是面临酷刑时的控告和胡言乱语。他以为Samaritan指示他们对Shaw和Miss Groves实施的只是一套复杂的审讯手段,而不是研究学习。

 

是的。

 

Greer在那一瞬间意识到自己依旧在向上帝发问,“为什么?”

 

关于人类情感的数据总是多变而具有不确定性,也许对其进行宽泛的推断很容易,但仔细研究这些特别的观察对象是必要的,只有这样才能对她们的行动和动机做出准确预测。

 

原来如此,Greer恍然大悟。所有的疑虑都化成了此刻他脸上的笑容,“你准备利用她们?”

 

是的。

 

“打算怎么做?”

 

计算中...

 

计算中...

 

...

 

...

 

方案 124C 结果 —— 失败

 

...

 

方案 212A 结果 —— 失败

 

...

 

...

 

方案 327B 结果

 

 

 

完全消除对抗势力可能性 ------------------------------ 78%

 

部分消除对抗势力可能性 ---------------------------- 83%

 

摧毁The Machine可能性 ----------------------------------- 98%

 

更换或同化交替界面可能性 ----------- 65%

 

    如果获得次要执行人 ---------- 76%

 

总计文明进程失败可能性 --------------------------------  7%

 

    如果次要执行人死亡 ---------------- 21%

 

总计失败可能性 --------------------------------------- 8%

 

 

 

视该失败可能性为可接受范围

 

预备实行方案 327B...

 

调动纽约地区执行人

 

任务优先:找到并带回Sameen Shaw 与 Samantha Groves

—完—


前前后后两个多月的时间,英语水平捉鸡的我终于拖延着完成了这部作品的翻译。

这是我第一次翻译英语文章,相信有很多不足之处,但也同样在这个过程中学习到了很多经验。

感谢迷兄和耳朵最初的推荐 以及各路翻译们的帮助!

最后也要感谢一直以来读者们的支持!!

—柠

评论 ( 12 )
热度 ( 199 )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