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根】Lost in beats

大半夜的被肖根合照炸成了烟花。

写个短小的重逢梗。


Lost in beats

  “老实说...”Shaw换弹匣的同时用余光瞥着眼前的女人,寻找着用于拒绝她的提议的理由。“我们被围困在这个破地方。更不要说——你还在流血,我不觉得这是个寒暄的好时机。”

  跟随Shaw的目光,Root偏过头看了看自己右臂上扎着的黑色布条,被鲜血沾得湿乎乎的,于是她耸耸肩又提起了嘴角,“你就没有一点急切的求知欲吗,Sameen?比如你离开的几个月里发生了哪些事情。不过——”她扣下扳机射倒了一个企图从Shaw背后靠近的特工,“你说得对,我们得先收拾这烂摊子。”

  转身时Root的发梢划过Shaw的鼻翼,在熟悉的香甜气息中Shaw眨了眨眼睛,仿佛在确认那个穿着皮衣的背影确实在面前,“鉴于现在的处境,也许我们确实需要一点突破重围的动力。”

  “你这是在变相邀请我吗,Sweetie?”

  Shaw在那人怪腔怪调的声音里翻了个白眼,却怎么也无法否定自己心里漫上的宽慰,现在她只觉得Root滴着血端枪的姿势性感极了,更不用说她脖颈上的汗水和脸上挂着的微笑。

  “不如这样。”Root说着背靠一堆集装箱坐下,曲起其中一条纤长的腿,将受伤的上臂架在膝盖上,抬起眼睛看向她,“你和我,每放倒一个敌人就可以让对方回答一个问题。”

  盯着Root右手中的枪,枪口恰好抵在水泥地上,Shaw无法理解自己怎么就点了头,口中溜出的话更加不可思议。“天知道我有多想让你丢掉其中一把枪,让这个莫名其妙比赛算得上是公平竞争。”

  “至少现在我的耳朵里只有你的声音。”Root笑了笑,眼前的小个子满脸都是一如既往的不乐意,却还是像她期待的那样接住了她抛出的球。现在,除了Shaw,她什么都不愿去想,欣喜得像个疯子,却又只能表现得好像她们只是分开了一个小时。

  毫无疑问,脚步声正在逼近,于是两人背靠着背。端着枪时空气安静得能听见平稳的呼吸声,频率不同的脚步与自己的心跳也咚咚咚地混杂在一起散发着血腥的味道。

  熟悉的感觉里,她们却因背对站立而无法看见对方唇上弯起的弧度。

  Root很快便将一颗子弹送给了第一个可怜的家伙,为了不暴露自己得意的表情,她没有回过头去。她原以为重逢的亢奋能够帮助她解决表达的障碍,那些该死的问题却还是全部堵在了胸口,从口中问出的时候,已经没有了一点最初的模样。“告诉我,没有上帝帮助的感觉你还算习惯嘛?”

  Shaw几乎是无奈地叹了口气,她一直不明白Root是如何将这样的羞赧糅合进她厚颜无耻的性格里去的。但今天,她不想与她进行这些拐弯抹角的小把戏,也想体验一把揭穿她本意的快感。“不得不说,我还是更喜欢耳朵里住着个上帝的你。虽然被窥探隐私挺烦,也比像这样看着你扭扭捏捏地盘问要好多了。”

  就为这个理由,Shaw也希望接下来的每一个敌人都是被她的子弹射倒的——当然不是为了让Root回答什么愚蠢的问题。于是如她所愿,她们并着肩走向出口的途中冒出的两个特工都在她的枪口倒下。Root的奋力一推确实帮助她躲过了一颗子弹,但她也因此意识到身旁的Root已经快要到达极限,很快她的体力便会无法支持她精神的集中。

  因此Shaw决定陪她继续这个该死的比赛。

  “你——我是说,你们,在那之后找过我么?”

  Root不会相信Shaw没有从那个被她拧断脖子的女人口中听到过这个问题的答案,因此她猜测Shaw也正把话题向她所期盼的方向带去。这样的猜测又让她忍不住笑了起来,引得身旁的小个子皱起眉看着她。于是趁这个空当,Root用左手中的枪击中了从一辆废卡车后钻出的家伙。

  “当然找过你,几十个小时不眠不休地找了你。”

  “那后来又是什么让你觉得我已经死了?”

  噢是的。无论从什么意义上来说,Shaw都有资格让她回答第二个问题。Root不断地瞥着Shaw凌乱的发丝下轮廓分明的侧脸,找不到回避这个问题的机会。这还是她第一次觉得自己可能会搞砸。“我可从来没有那样觉得过,Shaw。”在Shaw对这个回答进行追问之前,Root以最快的速度抛出了自己的问题,“你会因为这件事感到愤怒吗?”

  “不,Root。我觉得我有必要珍惜一下自己唯一的情感。”Shaw说着拽过Root的手臂躲在了墙后,尽可能地不去看她吃痛的表情和满脸说不清道不明的畏缩——就好像她觉得Shaw会随时把枪管塞进她的嘴里,或是甩着手把她扔在这里似的。正是这份畏缩令Shaw心烦意乱,即便她曾不止一次地有过这样的想法,她也从来没有那样做过。因此她不明白Root到底在畏惧些什么。

  Root意识到Shaw曾经也像这样盯着她的眼睛过。那时她们站在证券交易所的电梯里,被她拽住的Shaw回过头来望着她时的眼神,尖利的棱角没有改变,却像是在思考着什么。她不止一次在恍惚中回到那几秒钟里去过,枪声尖叫声都像被快进了的录像带飞速灌入脑中。因此仅仅是此刻Shaw看她的眼神,就让她觉得似乎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Root几乎想要抱着头大喊出来。

  出于不想因为一条不明确的线索连累John和Harold的想法,她才只身来到了这里。Shaw确实是个惊喜之极的收获,Root却知道自己已经因长期的疲累踩在了崩溃的边缘——她甚至不记得上一次完整的睡眠是在什么时候了。Shaw看起来也不比她好了多少——泛青的眼眶和凹陷的脸颊,最令Root心碎的还有她单薄了许多的肩背。支撑她们逃到这里并且还顽强地攥着武器的毫无疑问是彼此的存在,而这是John和Harold甚至任何其他人都无法给予的。

  但Shaw看她的目光却在思考,Root甚至可以从那双深棕色的瞳孔里找到明确的关切。事实就是她们都已经完全不同了,曾经维系着她们的相处模式也好,充满暗示的交流方式也好,现在都已经不再适用。这使Root感到无所适从,感到前所未有的迷茫。

  她躲开了Shaw的视线,双手提起枪转身向墙的另一边扫射。每个中弹的敌人倒地时都传来一声闷响,身边的Shaw却像是知道她能解决一切似的不为所动。

  “七个人。”Root说道,眼里的光颤动了一下。

  “等你问完我们可能就再也逃不出去了,所以...”Shaw将面前又瘦又高的女人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视线最终停留在她缺乏血色的翕动的嘴唇上。她从没有像这样厌恶过Root琥珀色的总是藏满谜语的眼睛,却也从没有像这样无法克制自己的渴望。

  “We both know what this is about.”

  她不觉得自己此时的饥饿可以用其他东西填补,于是握住她的肩,凑过脸吻上了她柔软的嘴唇。Root湿热的鼻息猛地喷在她的脸颊上,从她喉咙深处发出的闷响逐渐由呜咽转换成喘息。

  一个吻发生得无声无息,却像点燃火把般呲啦呲啦地疼在心里。

  这个吻与那个告别的、仅有疼痛的吻截然不同,即便Shaw极度疲乏着,却还是叼住Root的唇瓣细细吮吸起来,就好像那里藏着所有能使她恢复如初的营养。天知道还有多少人会从不同的方向靠近并试图偷袭她们,但那与这个吻相比根本他妈的算不了什么。Shaw用另一只手臂紧紧地环住Root的腰,并发誓她会撕碎每一个试图打断这个吻的人。

  Root觉得自己就要窒息在Shaw绵长的吻里,又要溺死在她温吞的气息中。她挣扎似的用双手握着Shaw紧实的腰侧——她的手臂和整个身体被Shaw死死地圈在了怀里,这让她流血的手臂疼得不行。但这该死的又有什么关系。从与Shaw相遇的那天起,她等这一刻已经等了太久太久。

  —END—

评论 ( 9 )
热度 ( 232 )
  1. 沧海轻舟 转载了此文字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