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根】Too Missing To Mess - Chapter 1

是一个基于S5各种预告的...大脑洞,大概在4-6章左右。

致敬官方,会使用倒叙~

电梯:Chapter 1  Chapter 2  Chapter 3  Chapter 4  Chapter 5

(第一章与 @Eden  合写。借官方梗。)

Too Missing To Mess

    Chapter 1

  麻痹感与刺耳的呼啸声奔腾过她的血液,Root微微仰头,努力控制住自己仅存的神经,深吸了一口气。

  空气中浑浊而令人反胃的东西争先恐后地涌进来,她似乎已窒息垂死的肺终于恢复了稍许呼吸的实感。有什么东西在挣扎着,挣扎着以同一频率颤动着摇晃这个狭小的牢笼,桌上的针管,她左耳里的耳机,被制在椅子上的女人。

  整个世界都在晃动,地动山摇。

  那是她心脏跳动的声音。

  The Machine的指令通过左耳里的耳机传递过来。她颤抖着手指强迫耳机准确地贴紧皮肤,使声波能够传入大脑。出路,特工的数目,持有的武器数,她的声音使她兴奋得战栗。

  这是否能盖过那刺耳的杂音呢,她本能地抗拒承认这是徒劳。

  耳后的冰冷与血管里的滚烫交织撞击,从右耳传来的并没有痛觉,或是远远超过了痛觉。她冷静得不愧为是一台机器的交替界面,传达她之所想,执行她之所述。但当人类身体的本能反应涌上来的时候,她也不得不遵从屈服。

  寒冷使她觉得自己身处冰窟,但她身上汗湿的衣衫提醒她,她的身体正处于炎夏般的高温中。

  她强迫自己停止颤抖,向前伸出手抓住桌沿。用尽力气站起,Root用手肘支撑着上半身的重量休息了一会儿。然后她猛地推了桌角让自己被扔到铁丝网上,另一只手死死抠住铁丝不自己滑落在地。她希望她的上帝能和她说说话,抬起眼睛时墙角的摄像头应景地闪了闪红光,额头滚下的汗珠从睫毛边落下。挪动仅仅四五米的距离就花费了她大约两分钟的时间,终于气喘吁吁地握住了铁笼的门杆。

  好吧,这确实挺可笑的。

  然后Root试着弯下身体去捡落在脚边的手枪,膝盖却重重地砸在了水泥地上。她于是笑了一下,有那么一点讽刺的意味,边笑将冰冷的枪管插在腰后。她没能利索地再次站起来,用拳头撑着地,像个没救的蠢货。

  直到脚步声传入了耳中,她知道那是谁的。

  “Hey, Control.又见面了。”

  Root看不到那人的脸,却能在脑海里清晰地刻画出她的脸上的冷笑。

  她一直将拳头撑到了Shaw跑到她面前蹲的一刻,右脸摔在地上的时候她看到Shaw脸上飘过的一丝嘲讽。于是她试图说些什么化解尴尬,喉咙里却只冒出了一点干干的气流声,紧接着是两声咳嗽。

  小个子握着她的肩膀将她弄起来,似乎在寻找她沾满脖颈的血迹的来源,随后皱起了眉头。Root喜欢她现在的样子,眉毛间刻着一些仿佛永远平复不了的烦躁,眼里却写满专注与温和。

  Shaw柔软的指腹有力地按了按她耳后的伤口,Root吃痛地抽动了一下。“挺惨烈啊。”那人低沉的声线在空旷的水泥墙壁间碰撞了数次,最后缺乏平衡感地进入了Root的左耳,她坐稳后配合着耸了耸肩。

  比起她,Shaw看起来更在意她的前任上司。尤其是在瞥到她手腕上的绳子后,脸上溢着笑意朝铁笼里走去。

  “我猜我得说一句恭喜,看起来你从你的俘虏那儿‘收获’了不少。”

  Control终于在话音落尽时抬起眼睛,嘴角挤出的弧度另Root反胃。

  “Agent Shaw.我猜我得为我们初次见面的尴尬收尾道歉。”

  “听着,我们有挺多账要算。总有一天我得把它们全部算到你身上,不过现在……”Shaw说着停顿了一下,在与Root眼神交汇的下一瞬间躲开目光,“你最好告诉我你对那边的婊子做了些什么事。”

  Root听见了Control的笑声,她眼前有些泛黑。

  Shaw拿枪口抵着曾经背叛过自己的上司的下巴,“你知道我很愿意扣下扳机,奉劝你不要考验我的耐心。”

  “所以这就是我们最棒的特工审问的方式,not impressive.”

  听闻这句话的Shaw抡起枪柄重击了Control的脸,引得后者一声令人舒爽的惨叫。然后她粗暴地抓起一大把桌上的针管,很快Root就看到她眉间的纹路更深了。“我相信那疯子肯定玩得很高兴。”Shaw一脚踢翻了椅子,脸上的笑与行动全然相反。

  “Ma’am,你既然知道要除掉我,自然也知道除不掉我的后果是什么样的。”

  “我说过,我很敬佩你的能力。”Control不动声色地摇了摇头,“而单枪匹马带着伤来救一个不知道是站在哪一边的女人?这实在不是你的风格。”

  对话模模糊糊地溜进Root的耳朵里。她偏了偏头,想把眼前的散发甩到一侧。桌上的针管散乱地堆在一起,手术刀,医用胶带,坏掉的手机。她耳后贴着医用胶带的部分冰冷得像被撬走了一块——尽管事实确实如此。丢失一侧的听力并没有花她多少时间去适应,她自认为她根本不会去在意这块失去的骨头,她相信她的上帝。为此,丢失一侧的听力就和丢了一支笔一样,不痛不痒。

  “我是为了自己来到这里的。跟那个疯子没有关系。”Shaw低沉的声音敲打着水泥地面,“只是迫不及待亲自来看看那个企图除掉我的人的丑样。”

  真是容易看穿的人。Root迷迷糊糊地在心里笑。这位前特工的表里如一与表里不一都让人能一眼分辨出来,如此令人着迷。

  “Root,发什么呆?还不快离开这鬼地方。”

  Shaw皱起眉转过来。

  而她看到的女人一定仿佛丢了魂一般,用手扶着完整的那只耳朵,谛听上帝的私语。汗湿的头发被胡乱地夹到脑后,汗水从脖颈流过锁骨,渗入衣物,将蓝色的布料浸染成更深的颜色。

  Root企图迈出脚步。这个平日仿佛总是挂着不怀好意的笑容的黑客,站立不稳地颤抖着手臂。一只手扶住了她的肩膀。

  “Is everything all right?”她不觉得说这话的人有关心她的意思,大概是看在她救了他们的份上,才这样问道。

  Root的将眼神迷离于别处,Shaw在她视界边缘疑惑地皱紧了眉头。

  “我很好。”Root稳了稳呼吸。她感到背上又黏又湿,于是闭上眼睛扯出了一个笑容,不知道是向身边的人还是向某位上帝。

  “很显然,我很好。”

  她觉得这一次呼吸飘得很远。


  当Root再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已经在一个狭窄的通道里了。

  世界依旧嘈杂刺耳,甚至连映入眼中的颜色都飘忽不定起来,过于尖锐的色差混杂在黑白色调里,一点一点啃噬着视觉与半残废的听觉神经。

  她花了十几秒才回想起自己的处境,回想起自己接下来应该做的事。

  她走了多久了?移动了多少路?那些政府特工呢?显然,尽管The Machine将信息准确无误地传达给了她,她接受处理信息的区域似乎也跟着身体一起麻痹了。只有逐渐平息下去的心跳提醒着她,自己还活着。

  说不定它慢慢地就停止跳动了呢。不过这也说不上是一件坏事。她自嘲地想着。

  前方传来枪击声,听起来有些左右失衡。

  不知道它们能不能和右耳里的嗡鸣相互抵消。Root迷迷糊糊地任Shaw将自己拽到一面墙后,躲避飞来的子弹。

  “你这是连基本求生技能都被Control给吃了吗?”Shaw瞪了她一眼,“你觉得你那耳朵里的上帝能帮你挡真枪实弹?”

  “……我知道。”黑客的回答过了几秒才传回来。她努力从嘈杂声中提炼出The Machine的指令。

  “她说我可以……右转……左侧上安全楼梯……”

  “跟紧我。”


  灰色的墙壁仿佛在流淌五彩缤纷,Root倚在墙上眯起眼睛喘息。她觉得有什么热乎乎的东西流过了她的背脊,伸手触碰了一下才意识到是错觉。

  Shaw瞥了她一眼,似乎默许了她短暂的休憩。

  “Shaw……”Root抬眼看着通道的顶端。那里黑漆漆的,仿佛深不见底。“你不觉得很吵吗?”

  “只是你耳朵里的上帝太啰嗦了。”Shaw没有回头。

  这个空间安静得诡异,只有两个人轻微的喘息声撞击到墙面,再颤颤巍巍地弹回空气中。

  Root毫不意外会收到这样的答案。

  灰色的墙壁扭曲出凹面,Shaw的声音像是被蒙在什么东西里干涩而朦胧。的确都是她产生的错觉。

  她攥紧手心,把那些即将冲口而出的话语咽回喉咙里。她咬了咬下唇,努力换上与平时一样轻快的语调。

  “Sameen,”她感觉到身边的人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动作停顿了一下,像是竭力克制住怒气一般,这使她不禁勾起嘴角。“你不喜欢这个名字吗?”

  “不会有人喜欢被一个疯子这样称呼的。”

  “或者——你喜欢的话,Sam……也不错。”

  话题的重心被轻巧地移向无关痛痒的对话,尽管Shaw从来都没有表现得善于关心。

  “不管你喜欢不喜欢的,别这样叫我。”Shaw沉默了半秒,“我想这种情况下,你还是闭上你多话的嘴比较好。”

  Root侧过头看着身旁警惕着周围的她,歪了歪脑袋在心里纠正自己。

  然后她又不知不觉地进行了一次飘远的呼吸。


  她记得有人倒了下去,在周围掀起一层波浪。记得人群嘈杂的脚步声,枪声,金属的撞击声,通过地板涌进她紧贴着地板的左耳里。

  她似乎匍匐在冷冰冰的地面上,没有追兵,没有The Machine的声音。

  在安静得诡异的空间里,Root听到自己的喘息声拍打地面,然后被吞噬得一干二净,令人恶心得想吐。

  “Root?”

  有人呼唤她的名字。

  该死的,没错。

  她在和Shaw一同逃跑的路上,不应该就这样失去意识。

  “Root?”Shaw蹲在一旁俯视着她,“你得站起来。”

  谁不知道呢?Root笑了笑,努力想要撑起身体的重量。

  “抱歉。”她说。

  Shaw发出了点儿窸窸窣窣的动静,却没有回话。

  “我们——我们到哪儿了?”Root问道。不知道这究竟是自己发出的含糊得不可思议的声音,听觉将它蒙上了一层雾。“Control的人——他们追上来了吗?”

  “Control?”那人停顿了一会儿,叹了口气,“没有什么Control,Root.”

  “……什么?”她皱起了眉头。

  “听着,Root.一颗子弹穿透了你的肩膀——右肩,我不相信你没感觉到疼痛。”

  “不——Sameen,你弄错了……”她的声音听起来就像是在自言自语地嘟囔,“子弹……打在我的左臂上。”

  “Root,再好好想想。”Shaw的声音听起来低沉而温柔,催得她昏昏欲睡,“你能看见你下巴旁边的一滩血,从右肩淌出来。”

  她能看见,也能闻到浓浓的铁锈味。

  “不……我正在和你逃跑。”

  这不是真的。

  “你在地铁站里,Root.我需要你相信我的话。”

  “我当然……相信你,Sameen.”她冷得浑身哆嗦了一下。

  “那么听着,你现在倒在地铁站里,流了很多血。你需要站起来,然后想办法离开这个地方——去外面求救。”

  这里是地铁站,Root想。她用手肘支着地面,抬头时Shaw冲她笑了一下——她很久没有看到那人的笑容了,于是瞬间有些脱力。

  然后她试着爬了一点距离,最近的出口还很远,她的肩却疼得像有一千根针刺在了里面。颤颤巍巍地,Root吐出了一口冗长的气息。

  “和我聊聊天。”她说,“拜托。”

  “当然,”那人回答道,“当然,Root.只要你能保持清醒继续往前爬。”

  “你是什么时候开始接受我这样叫你的呢,Sameen?”

  “当一个女疯子叫了它两万遍的时候,人们通常会被洗脑。”

  Root已经离出口近了两米。

  “那Fusco念念叨叨的一堆外号呢?”

  “好吧,遗憾的是,我也确实对它们形成了条件反射。”

  听到这样的回答,Root忍不住扬了扬嘴角。

  她沉默了一会儿,在沉默的间隙里又挪动了一些距离。

  “……你还——从没有和我说起过你的家人。”

  “以为你知道。”

  “我知道。也知道你对Fusco说起过。幸运的Fusco。”

  “以后——等我准备好的时候,Root.”

  “我需要你对我保证。”

  那人许久没有回话,Root甚至怀疑她是否已经消失了。

  “……我做不到。”

  而她知道那是事实。

  Root抓着台阶,将自己一点一点抬上去。她已经满头大汗——虽然依旧冷得浑身发抖,但至少打开门她就能结束这一切。

  她拍了拍门,落下来一堆和她身上的气味相近的铁锈。

  然后Root想起从右耳直通大脑、以致全身神经的剧烈疼痛,她想起有人倒在了地上。想起随后到来的嘈杂的脚步声,落在她身上的枪声,金属的撞击声。

  那依旧存在的疼痛使她猛吸了一口气。


  “Hey.”是Shaw的声音。

  “Sameen——”Root不确定自己的声带是否真的发出了声音,“我……得救了?”

  “平时出入用的门被人反锁了,你没能出去。”

  她朦朦胧胧地看见了自己的手臂搁在台阶的某一级上。

  “所以现在……”

  “Root,你能看到那边的铁栏杆,就是Finch第一次找到这里时打开的门——你得从那里出去。”Shaw在她面前坐着——坐在长椅上,Root有些愤愤。

  她摇了摇昏昏沉沉的脑袋,试图找回自己的声音。

  “在这儿睡一会儿不会是什么有风险的事吧,我想。”Root觉得自己的喉咙干涩得发痒。

  “除了几天后你的尸体会被Samaritan的人从这个地铁站里拖出来之外。”Shaw无所谓似的耸耸肩。

  “不会的——Harold,John,或者Fusco……他们会找到我的。” 

  “你知道的,Harold和John因为身份问题暂时没有办法走出安全屋。而Fusco——现在他甚至可能不在纽约。”

  “那么可以等到再晚一些……这点出血量我能应付。”

  “没错,出血量你能应付。”她看到Shaw站起来,在离她很近的地方蹲下,Root不得不拼尽全力地仰起头看她,“但是——思考,Root.”

  “……我很冷。”Root的下巴重重地磕在地上,疼得她嘶了一声。

  “你很冷,但这个地方很热,非常热。你不觉得喉咙快被烤干了吗?”

  “……唔。”她又哆嗦了一次,“我想那是因为很久没有喝水。”

  “Root,抬头。”那人靠得更近了,“你看清楚,那些器材在冒烟,电线都烧起来了——有人弄坏了它们,而很快它们就会耗尽这个地下密闭空间里的氧气。”

  “然后我会被憋死在这里,嗯……”她的鼻腔里冒出了一股气流,怪腔怪调,干燥地灼烧。然后她无法控制地咳嗽起来,足足持续了近三十秒——几乎挤干了她肺里的每一毫升空气。

  “去打开铁栏杆,从那个出口逃出去。你没有别的选择。”

  “……我很困,Sameen。”她一边呛着一边挣扎着挪动了一下。

  “我知道,别睡着。”

  Shaw说,是Root从没有听到过的温柔的声线。

  于是她嗤嗤地笑了。

  “我知道你不是真的。”

  “没错,Root.”那人径直走到了她们的目的地,转身注视着她,“所以只要你不睡着,我就一直都在这儿。”

  Root也注视着她,于是忘记了自己如何透支着体力。甚至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摸着墙壁轻飘飘地往前走。


  她用全身的重量拉开了门。

  “接下来,你知道自己要做什么的吧?别告诉我你干什么都需要依赖你的上帝。”

  “当然,sweetie,”墙壁的凹凸感隔着衣物接触她的皮肤,Root借此获取着最低限度的知觉,“往前经过线路指示牌,右转50米,从门后的楼梯出去。”

  “接受指令不执行可不是你的风格。”Shaw将双手插到大衣的口袋里,“利索点。”

  Root将手攀上墙壁,探出了上半身。刺眼的阳光盖住她世界里色彩的扭曲。她跌跌撞撞地从地铁站的入口挣扎着出来的时候觉得自己是来到了另一个世界。

  一个Shaw真正存在的世界。


  耳中尖锐的声音依旧在呼啸,眩晕盘踞了她的视界。

  “你知道你不能停留在原地吧。”

  她按压着汩汩冒血的伤口,本能地选择了一个阴暗的小道,靠着垃圾桶边的墙壁聊作休息。

  “避开摄像头,避开Samaritan的耳目。”

  Root于是转过脸去瞥着光亮的街口,寻找一个让自己冲入其中的时机。

  “接下来的事你得靠自己完成了。”Shaw的声音开始模糊,“说服我。”

  眯起眼睛,先前的Shaw的身影便挥发在透入的一缕光线中。

  再一次回过头去寻找光线的来源时……

  Sameen Shaw站在那里定定地望着她。


  “说服我。”

       她想起那个声音如此说道。


         —Continued—

电梯:Chapter 1  Chapter 2  Chapter 3  Chapter 4  Chapter 5

    没错这一章就是用了非常喜欢的420的梗~后面的章节我...尽快写【。防止被打脸【x


评论 ( 41 )
热度 ( 206 )
  1. 爱上俩谭(唐)晶 转载了此文字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