哭得....................像个智障。

长这么大第一次在看电视剧的时候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最喜欢的那个Root,中枪后咬着牙说了两遍她很好...然后一个人变得冰凉......大概是一年的等待实在是太久...对Root的喜欢实在不是一两句话能说清楚的。

喜欢上Root的那一天起,便知道这个角色最终会走向这条路...无论是她对固有信仰的过度执念,还是她为执念献出的疯狂,都标志着她的特别之处,却也为她的终止符刻下了雏形。

她最终会完成自己的使命。

曾经为Root设想过很多结局,在这五年间她究竟将什么放在了手心。

我想过她在震耳欲聋的枪响中沐浴着子弹嬉皮笑脸地倒下,心跳停止前还不忘冲远处的朋友眨一眨眼睛。
或是将一身的鲜血裹得严严实实的来到她信任的、所爱的人面前——弯下身时吃痛的神情被无声地察觉。她可以装作若无其事,安静地停止呼吸。

但我从没有想过——心里沉甸甸的东西就这样没了。她死的时候一个人都不在身边,睁着眼睛……就好像这五年除了她的奇异的信仰之外的所有东西都是个玩笑似的。

然后她撑着眼皮,听着自己的心跳变缓。

她最终没有为完成了使命而露出一些欣慰的神情,仿佛有些怅然。

也许是因为她的梦想膨胀了那么一点儿。在她的卑微又强大的自我意识里,有一些神经被暖洋洋的感觉麻痹,她忍不住做出了一些幻想。

并觉得它们触手可及。

我从没想过Root会像这样冰冷地死去。

TM对她的了解或许甚于她自己,因此就像她告诉Shaw的那样——超越了形态,她会以某种形式长久地存在。
但当伸手也触碰不到的时候——
当你抬起指尖也无法与她十指相扣的时候——

你究竟又归于何处?

评论 ( 23 )
热度 ( 168 )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