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根]Anachronism:\Root-Ⅵ\Chapter 1

写在前面:这是一个接513续写、改编和补充整部POI及其以前时间线的长篇。共五个部分,每个部分或许(?)可以相对独立。

预警:在不与正剧矛盾的情况下,对Root人设做出了根本改编。所以开始可能会有点懵嗯我写得也很懵Orz

Anachronism

PART 1 \Root-Ⅵ

            Chapter 1 \Branch Point

  脑袋沉沉的,Root便任由它下坠,“她不再跟你说话了?”

  “哦或许。或许我期待能从你那儿得到一个解释。”

  久违的熟悉的声线比事先传入耳中的脚步声更有说服力。在她开口之前,Root不敢相信自己还能用完整的听力听到那人的声音。她觉得应该对此进行象征性的庆祝,便把手里捏着的玻璃瓶送到嘴边。

  “Root.”Shaw冷冷地打断她。

  于是Root背对着她,听着脚步声,咬着嘴唇发出一点儿嗤嗤的笑声。

  “既然你早就在了,你——我是说,她,为什么直到今天才发来了这样的东西?”

  她们不得不在狭小又黑暗的空间里面对着面,Root盯着Shaw举起的手机眨了眨眼睛,她过肩的直发使Shaw收紧了眉头。

  “你还在寻找我与之前不一样的印证,就像现在这样。”她说着用食指撩了撩耳边直直下垂的头发,随后捋平Shaw的眉心,送给她一个由心的笑容——她真是太想她的Sameen了。

  “没有的事。”Shaw说着翻了个白眼。

  “Sameen,你知道这是怎么发生的。就比如你甚至没有去看我的‘遗体’一眼。”

  “闭嘴,Root。”

  Shaw的拳头送给Root的脸颊重重的一击,那个原本就醉醺醺的女人摇晃了两下便倒在她脚边。

  从地下室里将Root拖到车上,这让她想起两年多以前,她也从另一个潮乎乎的地下通道里把被揍晕的Root拖了出来。那时候没有人命令她那么做,此时亦是如此。现在的Root和那时候一样,右耳后没有那一道狰狞的疤,手臂上也没有三个隐约可见的枪伤。

  她吸收着眼前的这些事实,愤怒与重逢该有的喜悦便搅在一起,变得苦涩难堪。

  她注意着不让Root的脸进入任何监控的范围中,那是“她”的指示。因此Shaw用黑色胶布贴掉了电脑和手机所有的摄像头,窗上喷满丑陋的油漆,又用强力胶固定了窗框以防万一。  

  这原本是Root的住处,而她只是个不要脸的房客。即便她并不觉得Root会在意这么些“装潢”的改变。

  消失了数个月后,被她偷偷拖回家的Root就像被粘在了洗手台上似的,把她浸在酒精里的胃吐空。既然Root也知道了the Machine所看到的全部,Shaw便不需要过多地解释发生在他们队伍身上的事(她所了解的大部分都来自于重新上线后the Machine的讲述)。Root或许会将一切归咎于自己,就像Shaw根本不想面对她一样。

  

  *

  

  锁住家中所有的电子器械、锁上家门,她和所有普通人一样乘上每个几分钟便有一班的地铁。

  Samaritan下线后,Shaw不再需要the Machine为她准备新的身份。

  在地铁里打了一会儿盹,走出地面后一座废旧的教堂映入眼帘。绕到它的背后——得不到一点儿日照的阴暗面,她把双手插在上衣口袋里走了一段,停下时烦躁地踹了踹一家店门口不起眼的破招牌——“阿斯特修理铺”,生锈的旧铁皮于是便仿佛怄气似的落下来一堆混着灰尘的铁锈。

  “噢Sameen,你真该对那老家伙温柔一点儿。”Dorst,烦人的Eric Dorst又在夸张地高呼。

  “我只是对看不爽的所有东西抱有敌意。”Shaw走进店里,冲他摊了摊手,“别,求你,别再说一遍了。我知道我们没有钱做一块新的。”

  “一块新的与店里的业务毫无关系的招牌,听起来还真是不值,哈哈哈哈……”Eric——有着又灰又卷的头发的店里的老伙计——用工作服的衣摆擦了擦他脏兮兮的肥手,抱起一只木箱子放在Shaw面前,“今天的货——点清数量,出手之前先试试性能。我可不想招惹上麻烦的人。”

  Shaw懒得回话,只是扬了扬眉毛示意。她端着箱子钻进店铺的最角落坐下。拿开木箱盖子后熟悉的火药味和油腻腻的润滑剂的味道扑鼻而来,她握起最上面的一把全自动式P99把玩了一会儿才开始工作。

  认识的军火商介绍她在这里工作,已经是第二个月了。只用一个门口的破牌子便能伪装成普通的修理铺,可见现在的管理有多敷衍。至于牌子上写着的“阿斯特修理铺”,并不是因为店主真的姓Astor,据说只是随便用了一下他当时嘴里咬着的巧克力品牌的名字。

  “战争”结束后她需要维持生计,正巧她精通枪械,这里的工作至少又不像她做过的百货店店员那样无聊。店里记账的老伙计Eric叫她Sameen,似乎对她的全名和本名都丝毫不感兴趣——正合她意。

  之后Shaw提着两个保险箱坐上了店门口的吉普车,从城西跑到城东交货,在一家墨西哥人开的快餐店点了两个汉堡解决她饥肠辘辘的问题。检查货物、把正确的武器带去给正确的人,有不错的薪水又不需要任何多余的交流。

  工作结束后通常情况下她可以自由借用店里的吉普车,Eric又一次在把钥匙交给她前啰嗦了整整一分三十七秒——如果不是之前Shaw撞断过它的保险杠,她已经揍烂了他喋喋不休的嘴。

  好消息是她活着坐上了驾驶座,前往她不常去的那家稍贵的酒吧。Shaw给自己点了一杯纯伏特加,含一大口在嘴里后猛吞下去,喉咙里就像被点了一把火,直直燃烧到口腔里。

  她低头看了看放在桌上的手机——oops,早了十五分钟。

  

  *

  

  “Cosmopolitan。”

  “逊。”Shaw说着摆出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随后友好地拍了拍Fusco厚厚的肩膀。

  “要知道不是所有人都能像你一样大口吞烈酒。”Fusco飞快地说完后停顿了一会儿,“那对健康不好——不管怎样,我也很高兴见到你。”

  杯口抵在嘴唇上,她没有转过脸去,仰着头稍稍抿了一口,轻轻笑了两声。

  “简直难以置信你还能活在这个世界上,Lionel。”

  “是啊没错,祝你也好。”

  酒保将浅红色的鸡尾酒放在Fusco面前,两人随意地干杯。

    

  “所以你才没有来给我添麻烦!我还以为神通广大的Sameen Shaw一个人揽下了所有号码。”

  “如果真的有号码可以揽的话。”Shaw耸了耸肩。

  “别闹了美国的治安好不到这种境界。一定是我们那位‘千眼怪’朋友的这里,”他指指自己的脑袋,“出了问题。”

  “应该不会。”

  “为什么?在我们的技术人员都……远走高飞了以后,我们连那位老兄现在在哪儿都不知道。它现在又完全不吭声了。”

  “她没有不吭声——我是说,别的地方还有和我们一样的执行人。”她略显焦躁地用大拇指摩挲着空杯子的杯壁,甚至没有注意到吧台里站着的酒保的问话。

  “你的意思是千眼怪不需要我们了,就把纽约全部交给了其他人?”

  “放心吧孩子,大苹果永远都是你们NYPD的。”Shaw送给他一个白眼,将话题拉回正轨,“我觉得我们才是所有的开端吧?她怎么可能就这样……不是么?”

  “Shaw,你听起来像在吃一台机器的醋。”

  “老天,喝你的鸡尾酒去吧。”

  正准备来给Shaw倒酒的酒保听到这句气势汹汹的话,可怜地瑟缩了一下。

  “你怎么知道它没有把我们划入老弱病残的行列?”

  “感谢你,我不老也不残。你也是,大个头。”

  “或许它真的想让你过普通的生活呢。”

  Shaw竟感到语塞,一瞬间她甚至觉得也许真的就就像Fusco说的那样——the Machine不再对她说话了,又突兀地给了她那样一条短信——就好像把借用的Root还给了她似的。而她不需要这些——她不需要一台机器的怜悯,也不觉得这是the Machine和Root的真实意图。

  “怎么了?”看到Shaw不说话,原本还嘻嘻哈哈着的Fusco表情也严肃了起来,“发生了什么事?”

  “没有。”她说着一把捞起自己的杯子,猛灌一口,“我是在想,有没有可能……只是我的猜想,她有可能在给我们安排什么别的任务。”

  “而小机器现在还不能告诉我们?”

  “嗯哼。”

  “不是我说什么...Shaw,我可不觉得在这太平盛世还有什么惊天动地的任务可以让我们去做。”

  “……世界充满惊喜呢,说不定。”她用旁人也能听见的音量喃喃道,把一种欲言又止的架势明确地写在了脸上。

  “老实说吧Shaw,你有什么事情瞒着我没说?”Fusco抓起她的手机,“还有这个我刚才就想问,在摄像头上贴胶布,哈?不是吧,从没见你这么搞过。”

  “别自作多情。”

  “Shaw,我们交情也不短了。我还不懂吗?就说吧,你有什么事情还没有告诉我,而且那才是你今天叫我出来的原因,我说的没错吧?”

  “就因为比每月一次的碰面早了三天?”她只能叹气,没错,这才是她真正的目的。

  “因为你刚才抛出的几个疑问,其实自己心里早就有了大概的答案。你对我的说法根本不屑一顾嘛。说吧,到底为什么把我叫到这里?”

  “……帮我去看看她。”

  “谁?”如此突兀的话放在谁面前都只能是一头雾水。但是Fusco将他还算机灵的大脑转动了三秒钟,猜出了正确答案。

  

  *

  

  Cocoa Puffs……Root,正在冲着他笑。那个他亲眼见过遗体、目送她被埋葬的人,毫无疑问正站在他面前。

  现在他在心里对被他当成神经病的Shaw道歉,同时又为自己的精神状态感到担忧起来。

  “不想吓到你。你一定有相当多的疑问,Lionel。遗憾的是,那些大多是我也无法回答的问题。”直发的Root看起来有一种与之前全然不同的气质,她穿着熟悉的酒红色T恤,双臂交叉抱在胸前。

  Fusco不知道自己盯了她多久。发现自己正夸张地张着嘴时,他迅速将它合上了。

  比起说是苍白——Root看起来更像是在没有阳光的黑漆漆的地方生活了许多年,她的脖颈也仿佛是因在狭窄的空间里呆得过久,自然而然地变得纤细、修长了似的。

  “Shaw……让我过来看看。”

  “你不需要帮Sameen撒谎说她忙不过来,而且我也知道她现在就坐在楼下的吉普车里。”她靠在柜门上,Fusco隐隐约约可以瞥见上锁的柜子里躺着的手枪。

  “所以呃——你还在和你的小机器友好交流?”

  “没有那个必要了。”或许是为了掩饰没有血色的嘴唇,她用了亮色的唇膏,微笑时在嘴角抹出一道亮晶晶的小弧线。“大多数时候,嗯……我知道她在想什么。”

  意识到自己又有几秒钟没回过神来,Fusco觉得必须要说点什么来打破僵局。“给你带了晚餐——通常的那些东西。”他提起拎在手里的纸袋。

  “噢,谢谢你的关心。不过——”Root按了按太阳穴,从发着呆的Fusco手里接过纸袋。凑近鼻子闻了一下便皱起了眉头,“宿醉的人可真受不了这些味道。我自己能解决。这些——可以留着给Shaw当点心。”

  “我去把那个小混蛋叫上来。”

  “她要上来总会自己上来。Lionel,我们就没什么可聊的了吗?”她说着拉开了小餐桌边的椅子示意Fusco坐下。除了窗上的奇怪涂鸦,这公寓还真的完全是Cocoa Puffs的装修风格,他在心里感叹。

  Root从冰箱里将就来一块乳酪放在小碟子上,倒了两小杯加利福尼亚白酒。食指压着其中一个杯座推到他面前。之后Cocoa Puffs就开始对他的新生活问东问西,包括和Shaw一起救号码的事。她手掌托着下巴,对每一句讲述都要细嚼许久。

  满心疑惑的他想起Shaw的话。她说她找到Root的地方完全不像是住处,只能说是一个藏身洞。除了在那里看到的一些奇怪的剪报和政府文件令她起疑之外,Root身上还有有明显是人所为的淤青——他现在就能在她的锁骨附近看到一块淡淡的痕迹。

  记忆中的Root虽然总在喋喋不休,但更多时候都只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绝不是健谈的类型。这一天的Root表现得就好像——在逃避着什么,在拼命拖延时间。就像不愿面对Root的Shaw一样,圈子越绕越远。

  “Hey,我不知道到底发生过什么,也不指望你现在就告诉我这种……呃,”Fusco打断了他们的话题,“听着,你们俩需要谈谈。”

  

  *

  

  Root觉得自己就像站在一个十字路口中央。

  两个方向的交通灯都还是红色的那个短暂瞬间。

  下一个瞬间她必须沿着某一条道路走下去、下一秒真相和对她的审判就会被宣读——

  但她站在原地不得动弹。

  

  The Machine没有为她准备新的身份,而她分明还有必须要做的事。

  

  一脸困倦的Shaw回来后她被从床上赶去了沙发。这里原本是她的住处,至少借住的Shaw还能毫不羞愧地对她提出这样无理的要求,Root心里有一丝窃喜。即便除此之外Shaw没再说过一句话,她也希望事情能一点一点地好起来。

  过去,无论扮出一副多么冷漠的模样,Shaw总会用她自己方式表达不经意的关切。而那些瞬间正是最让她心动的Shaw最可爱的样子。这次Shaw却贯彻了不闻不问,连脸上的表情里也没有了可以推敲的部分,甚至——甚至没有试图靠近过她,就好像她真的是一个完全陌生的人。

  陌生的人。陌生的、还没有完全习惯的躯壳。

  如果通常的人通过无形的言语碎片和感情保留对一个人的记忆,那么Shaw则完全不同;她的记忆中大多填满了实实在在的东西。

  她们又要从哪里开始熟悉对方,从哪里开始试探……Root全无头绪。就在这样杂乱的沉甸甸的思绪中,她辗转于浅眠与惊醒的死循环。

  

  *

  

  突然施加在胸口的重量令她猛然睁开眼睛,Shaw正一脸愤怒的看着她。

  “把那家伙端起来看看。”她说。指的是她压在Root胸口的一把冲锋枪。

  “……什么?”

  “用你的细胳膊把它端起来。”

  正准备将它推开的Root迷糊着眼睛,右手的虎口握住后面的枪柄试图将它竖直举起。而不知怎的重量完全超出了她的心理预期,没抓稳的枪身朝她的脸直直地砸来——Shaw迅速地接住了它,手背撞上了Root的鼻子。

  “如果就这样你还觉得你可以无所事事的话。”说这话时Shaw看起来恼怒万分,完全不在意正皱着眉头揉鼻子的Root。

  “好吧,Sameen,这不能算——不管怎么说我都还没睡醒。”

  她试着开了一点玩笑,但那人的表情丝毫没有松懈开来的意思。

  “……居然要从头来。”

  “嗯?”Root没能听清Shaw嘟囔的话,于是她坐起来凑近了一些,顺便随手整理了乱七八糟的头发。

  “我一直在想我们要从哪里开始……我是说,Root,把丢掉的东西找回来。”

  她看到Shaw烦躁地摇着腿。

  “既然你已经废得连把枪都端不起来——就只好从这里全部重来了。”

  “Sameen……我都说了那是因为没睡醒。”

  Shaw不禁撇嘴,随后燥怒的神情开始温和起来。

  “总之给我做好心理准备。不过在那之前——你得先把那些吃了。”

  “我不——”

  “现在这样你怎么可能拿得动家伙。”

  Shaw说的没错,她的手抖个不停。而面前的人与她保持着五十厘米的距离。仅仅五十厘米,她不敢贸然突破。

  选择了牺牲的她被一个人扔回这个世界,一个人与自己相处了太久。

  以至于她几乎忘记了人们在想要互相理解时会怎么做。

  她低下头自顾自地笑了起来。

  “如果我坦白一件事——作为交换,你也对我坦白一句。成交么,Sameen?”

  “如果你的情报有足够的价值的话。”她扬了扬眉毛。

  “比如你想知道为什么一言不发的the Machine突然给你发了那条信息。”Root停顿着轻轻叹了口气,“那是我。她已经沉默了很久了。只不过是我想被你带走而已——或许是我太想要脸上这块淤青了。”

  “等等……你是说你可以代替the Machine说话?”

  “噢,这个秘密要等下一次再揭晓。”她刻意提起了戏谑的尾音。

  咂着嘴,Shaw转身走向了餐桌边。

  “Sweety,你的分享呢?”

  “过来再说。”她说着指了指桌上的碟子和酒杯,“乳酪蛋卷和Srewdriver.”

  “一大早就端酒出来……”

  Root趴在了桌边仔细端详时,Shaw便偷偷瞥着她的侧脸。

  “我不讨厌你的直发。”

  “Swe——”

  “那叫橙汁。”打断Root后她决定装模作样地翻个白眼,就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不叫酒。”

  

  *

  

  “直到不久以前她还在这里。”

  板寸头的高个子男人这么对其他人说着,将那间狭窄的地下室里唯一的桌子上散落纸统统装进了透明的收集袋里。

  “你到底……想要找什么。”

  他望着墙上贴满的剪报喃喃自语。


  —CONTINUED—


凌晨发文。终于又下决心开了一次长篇。巨大脑洞光是大纲就写了七八页,前后时间线大概有五十几年XD...希望能活着写到最后啊。

下一次啥时候见呢?看你们啦!

评论 ( 28 )
热度 ( 178 )
  1. The Fifth 转载了此文字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