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tropy&Energy】 Chapter 1,2

Entropy&Energy

           熵与能

 

   这世上有两种力量——熵与能。前者会带来舒适的平静,后者则导致平衡的破坏。导向不安定,或是动荡的状态。

                                                                               ——Yevgeny Zamyatin

电梯间: 
 Chapter 1,2 Chapter 3 Chapter 4 Chapter 5 Chapter 6 Chapter 7 Chapter 8 Chapter 9 Chapter 10 Chapter 11 Chapter 12 Chapter 13 Chapter 14 Chapter 15 

Special-Chapter-1 Special-Chapter-2 Special-Chapter-3 Special-Chapter-4

第二部 Proton.质子 

Chapter 1

    Shaw开了最后一枪。

    瞄准镜中那个原本得意洋洋的高个子女人应声倒地——Shaw击中了她的背部正中央,又完成了一次一如平常的狙击任务。她开始拆卸枪支,时不时关注着地面上的情景。她当然发现了那女人正抬头看着她,那是混着愤怒和痛苦的眼神。但那又怎么样呢?Shaw耸了耸肩,不再去看那个孤身躺在街角的女人。

    接下来的事情便于她无关了。处理尸体、伪造证据,都不是她的工作。

    但她却莫名地想象那个女人血流尽的样子——雪白的静而无声,那画面让Shaw心里痒痒的,让她高兴,或是别的什么。

    不过,也都无所谓了。

 

    阴冷的楼道,回荡悠远的脚步声。Shaw最喜欢的便是这些。这些无感情的、单调的物件无意识地肯定和共鸣着她的存在。

    “辛苦了,Ms Shaw。”

    Oh,她讨厌这些。从背后突兀地传出的人声,使她厌烦地皱起眉头。

    “觉得怎么样?”Greer一字一顿地问着。

    “轻松无比。”Shaw转身,抛下一个毫无温度的浅笑,“下次麻烦给我点更刺激的差事。”

    “我们以为那已经够刺激了。”Greer沉默了一阵,“你没有杀死她。她被人带走了。你该直接打中她的头。”

    “下次…下次我会的。”Shaw已然背对着他,咬紧了牙齿。任务的失败让她愤怒,那个该死的女人,她衷心希望她能死于抢救无效。

    她从没有过什么期冀亦或是感情。她属于这里,杀人,流血。无趣至极的小小娱乐大概就是探听上司的小秘密。当然她并不忤逆也不会傻到被人发现。即使知道了什么不堪的事实,她也有信心面不改色地完成任务。

    她边离开边盘算着下一次杀死那个女人的方法。

 

 

    “Root,你该再睡一会儿的。”

    Reese走近Root的枕边,看着她微微睁开的眼睛。他想起Harold接到Root的号码时的样子,嘴里飞快地念叨着关于The Machine的什么,对着键盘以可怕的速度敲击着。他想,这些日子他们都受够了坏消息。他们不能再失去任何一员了。

    “我以为TheMachine会保护好你。”

    “她很无力。”Root的唇轻动。

    “但我们很乐意赶去救你的。”Reese自顾自笑了笑。

    “Harold在这儿?”Root试图支起上身,却惨败了,“有些重要的事情。”

    “我叫他来。”Reese点头,“希望那事比你的命更重要。”

    Root笑了。

    Harold进来后,Root让Reese把床的上半身斜起来,以便面对面谈话。虽然姿势的改变让她有些疼。

    “在说你的事情之前,MsGroves,你为什么一个人去了那里?”

    那里,Root知道他指的是她中枪的那家化工厂。

    “The Machine让我去,找一个叫Cosmos的人,她说那是个恶魔。我不知道,她丢下了那个工厂的位置和‘Cosmos’、‘Demon’。”

    “然后你就去了?一个人去了?”Harold提高了音量。

    “你知道你本可以叫上我们一起的。”Reese轻声说着。

    “我想也许会很危险。”Root舔了舔嘴唇。

    “那么,”Reese绕开了这个话题,“那个Cosmos怎么样了?”

    “被杀了。我到晚了。”

    “Samaritan?”

    “是。”

    “他们怎么找到你的?”

    “或许他们破译了TheMachine的讯息,或许原本The Machine就不是让我去救他的,我不知道。但她没能意料到事情的展开。”

    “不,它通知了我们,给了我们你的号码。”Harold表情有些严肃,“在你到达之前,她就知道你会被杀。”

    “Root…”Reese想说些什么。

    “我不知道。”Root摇摇头,打断了他,“问题也许远比你们想象的要复杂。”

    “关于TheMachine为什么让你去了那里?”

    “我想…”Root深呼吸了一次,“我想我看到了Shaw。”

    “Shaw?”Reese站了起来,“你确定吗?她在做什么?”

    “我不知道。”Root发现这是自己第三次说出这句话了,“她埋伏着,射中了我。”

    “Shaw对你…”Finch没有说下去。

    “也许…我不知道。或许只是我看错人了。”

    “但看到Shaw的人是你。”Reese的眼神没有焦点地散在墙上,“那么那就是Shaw。”

    Harold脸上的表情像是在说——最坏的情况发生了。这让Root多多少少有些失落,这不是她想要看到的反应。

    “Shaw还活着,你们应该开心。”

    “不比死了好多少。”

    Harold的话让Root彻底冷静下来,她努力去回忆自己最后看到的她的样子,却怎么也只能想起一个模糊不清的、背着枪杆的背影。

    或许Shaw有自己的计划,为了那个计划她不得不伤害任何一个她不愿意伤害的人。Root愿意这么想,而不是把她和出现在那里的Samaritan特工联系起来。再或者她只是打错了人。或许那根本就不是她打的。尽管Root知道这样的想法有多愚蠢。而之前的失血让她开始犯困了,Reese看到Root慢慢合上的眼睛,他拍拍Finch的肩,示意他和自己一起出去。

    他们还有很多需要讨论的。

    Reese回头看了一眼Root苍白的脸。

    “你知道的。”

    “知道什么?”Finch看向他。

    “关于Root和Shaw。”

    “是的,我们都知道。”

 

    如果每两种相反的东西都会在一个个体上达到平衡的话,那她和Shaw可能都会被归为异类。她们都不是好人,只是可怜地挂着好人的牌子,背着一身的罪恶,一次次地自欺欺人。被罪恶折磨从来都不是什么轻松的事情。

    这些日子里Root总在梦中看到被自己杀死的人聚在一起开心地笑着,而在她试着走近他们时,每个人都化成了狰狞的漩涡。不知道为什么,有时Shaw也会在其中。

    Root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醒来时,桌上扔着用过的纱布。她意识到Reese已经给她换过一次药,惊讶于自己居然完全没有醒来过。头有些胀痛,她觉得自己浑身发烫,嘴唇也快要干裂了——她很渴。看到床头放着一杯水,她试着侧过身体去取它,但身体的动作扯到背部,使她疼得发出了一声自己也感到不可思议的呻吟。手在发抖。她怀疑自己是否能拿住那杯水,杯子却在那之前就被她撞到了地上——好在里面并没有水。为此她不知道该庆幸还是哀叹,只是迷迷糊糊的。

    “Root?”Reese进来时看到Root咬牙切齿地侧着身体,看到滚落在地上的杯子,立刻明白了她想要的。

    Root于是尴尬地缩回了手,这动作却又使她被痛觉爬满全身。

    “你可以叫我们的。”Reese拿着倒满水的杯子走过来,“我们就在外面。”

Root接过它,看Reese按下按钮斜起了床板。

    “你睡了两天。”

    “我很抱歉。”

    “不,你不需要感到抱歉。”Reese把被她喝空的杯子和从地上捡起的杯子叠在一起,“你现在有些炎症,所以在发热。”

    “是吗?”

    “不过不用担心,已经打过抗生素。”

    Root点点头。用手指轻揉有些刺痛的太阳穴。

    Finch在这时无声地走了过来,来回看着一言不发的两人。

    “怎么样了,Ms Groves?”

    “Better。”

    “需要吃些什么吗?”Finch露出了一个毫无做作的笑容。

    “不,我不太…”

    “我们在Cosmos的问题上有了些进展,或许我们可以边吃边整理一下。”Finch看向Root的眼睛,“Together.”

    “好。”Root点点头。虽然她对大白天叫来的外卖并不怎么感兴趣,但她也觉得自己确实该适当地吃些什么。为了稍后和以后的事情做准备。她观察着房间里的桌子,柜子,衣架,窗户。没有任何她的东西——外衣、枪。她咬住嘴唇。“

    “这个Cosmos,全名叫做Cosmos Grey。我们还不知道‘Demon’和他有什么关系。他看起来是一个完全不能被称为Demon的人。他只是那个工厂的员工,管理公认的生活。为人正直,受到大家的尊重,人际关系上看起来也没有问题。”

    “家庭呢?”Root问。

    “结过一次婚,现在是一个人生活。”

    “听起来和Samaritan一点关系都没有。”

    “那么就是TheMachine给我信息的时候被Samaritan捕获了,他们先我一步到了工厂,杀死了Cosmos。”

    “这样看来就是TheMachine害死了他…”Finch喃喃自语。

    “不。”Root一口否定了,“我们还不知道Demon到底指什么。既然TheMachine给出了他的名字,说明Cosmos一定遇上了些问题。”

    “一个工人能遇到什么关系到Samaritan的问题?”Reese问出了每个人心中的疑虑。

    “谁是‘Demon’?”Finch接着问道。

    “Shaw…TheMachine知道她在那里,所以才把你的号码给了我们。”

    “她不会叫Shaw‘Demon’。”Root有些不满,虽然知道这极有可能是事实。

    “但为什么Samaritan一定要杀掉TheMachine提到的人?”Finch闭眼想了一会儿,“除非Cosmos知道什么能威胁到Samaritan的东西。”

    “或者TheMachine知道。Samaritan害怕她告诉我们。”

    “但The Machine真的知道Shaw在那里么?”

    “或许,是的。但是…我们无法确定。”Root感到无力,她希望TheMachine可以像从前一样在她耳边,告诉她所有真相。而现在她不能。

    “他们到底对Shaw做了什么?”Reese的声线比平常更低了。

    “还不知道。”Finch扬起眉毛,“但我能确定的只有——她不是Shaw了。”

    “不,你不能确定。”Root自言自语着,以一个没有任何人能注意到的声音。

    Root只是慢慢撕着吃完了一块面包,但和另两个大男人坐在一间屋里吃饭,这样全新的经历让她感到有些新奇,甚至有些感动。她很享受这些时间的每一刻,无论他们在讨论一个如何深刻的问题,她都感到自己仿佛和他们一样重要,一样备受重视。

    其实她并不冷静。只是处在一个绝望与安定的裂缝之中,知道Shaw的存活让她落入欣喜若狂的安定之中,像被打了麻药一般无法再分心思去在乎别的任何的事。

    她知道,其实她心里很清楚。他们守在她身边,只是出于关心而不希望她在这个状态下逃走。她很感激。但她已经想出了一个能够逃离这里的计划。虽然这个计划不能让她拿到自己的枪。

    其实并不是要逃走。只是去做一些必须由自己做的事。

 

 

    Shaw又一次在档案室里翻寻着某一个人的资料。而这里却没有任何关于那个人的记录。按规则来说,每一次任务的执行对象会被整理成报告留在这里。两天前她确定有其他的特工出现在了她执行任务的地方,他、或者他们,在她看不见的地方杀了某个人。前一天她没有找到资料时,她猜测是任务太繁杂而没有来得及放入档案室。但她不认为这样的事情曾经发生过。现在她几乎可以确定,这个建筑里的某些人试图隐瞒什么——对她,或是对这栋楼里的某些人。她虽不为那个人的死亡感到任何内疚或是怜悯,但出于本能,她不想被欺骗而已。她受够了欺骗和背叛。

    她需要那个人的名字。

    于是她有了计划,简单的计划。找到那个女人——那个女人是去见他的,因此Shaw才会被派去伏击。只要从她口中问出那个人的名字,然后——杀了她。

    毕竟,她只是一个好奇心有些重的尽职特工。

 

----------------------------------------------------------------------------------------------

Chapter 2

    “所以,你是做什么工作的?”

    “恩…打很多份工。”Root笑着说,一口喝掉玻璃杯中被她摇晃许久的红酒。

    “我还以为你是个记者什么的。”对方打量着Root的着装。

    “我也做过记者啊。”Root把喝空的酒杯抵在额头上,示意吧台的老板再来一杯。

    “或者是个女演员之类的。”那人爽朗的笑了,那笑容让Root感到很舒服。

    “这倒真没做过。”Root回应他一个同样爽朗的笑容。

    “下一杯让我请你。”那男人歪着头说道。

    “不,喝完它我就该走了。”

    “没事,我不是想要什么回报。”

    “Oh…”Root说着扬了扬眉毛,“那我就不客气了。”

    “除了这件事。”他凑近了一些,“我是Leon。”

    Root接过他的名片。

    “好吧,我是…也许你可以叫我Root。”Root看了一眼天花板上扫射着各色灯光的玻璃管灯,“但我没有带名片。”

    “Root,那不是你的真名。”

    “你怎么能确定?”Root笑起来。

    “也是。”那男人也笑了,起身为Root的酒杯接酒。

    其实Root只是一整天下来走得筋疲力尽了,绕进了这家酒吧。希望酒精能够多多少少缓解一些疼痛,或是帮她忘记一些心烦的事情。而这个男人,只是个过客。只是个比她晚进店并恰好坐在她右手边的,看上去对她有些意思的男人。仅此而已。

    Root很快喝完了那一杯,她一直不擅长坦然接受他人的给予。起身时她狠咬牙关才使自己的笑容没有因为疼痛而变形,她向他致意道别。感谢,其实她没有什么钱。只有身上的衣服是她离开前能拿到的唯一的东西。衣服内袋里有一些还算有用的东西,比如地图,一些钱。已是谢天谢地了。没有了The Machine的帮助,没有枪,她连一辆车都抢不来。

    走到门口的瞬间,耳中传来撕裂式的巨响,她惨叫一声扑在门边。好在酒吧的嘈杂掩过了她不堪的声音。是The Machine,她在警告,在呐喊。Root迅速思考起来,她做了什么不对的事情。她觉得此刻最重要的是走出酒吧。然而哪怕走在道路上,The Machine发出的声音也只是越来越尖锐,Root恨不得把耳神经一整条抽出来。

    她试着摸索口袋,想要一块手帕,餐巾纸什么的。什么都好。她想要一个能让她用力捏住的东西,才能不喊出声来。而她只能找出刚才的人给他的名片,她试图通过阅读上面的内容来分散注意力,却先注意到了它背后的字迹。夜色里看不太明白,她跌跌撞撞地捂着耳朵来到路灯下,才勉强看清了上面写的话,那是一些潦草到根本无法判断出自谁手的字迹。

    “往北走到下一条街,走进唯一打开的车库。给你十分钟,否则你见到的那个人就会死。”

    “Oh天,”Root撇撇嘴,她抬头看向最近的摄像头,“别担心。只是一个小鞭炮想和我来一次甜蜜的约会。”

    The Machine的声音戛然而止,Root的脑中那声音却久久不散。

    “十分钟,”Root喃喃道,“还是一点都没学会体谅伤员。”

    她想,她需要走得快一些。为了忘记背后的刺痛,她开始思考的事情的全过程,很快就明白了大多数的原委,却仍有一些怎么也想不明白的。

    走进仓库前,Root迟疑了一下,向周围看了一圈。

    “OK now,”Root扬起了嘴角,难掩情绪的波动,“Let’s start the party.”

    仓库里没有开灯,Root朝灯的开关走去,却听见背后的库门被拉下。即使如此,Root还是不紧不慢地朝开关走着。

    “停下来。”

    这低沉而熟悉的嗓音。虽然听到了给枪上膛的声音,Root还是背对着她笑了出来,这让她自己都有些意外。

    “Hey,别这样。我只是想打开灯。”

    “我们不需要灯,你也不需要知道…”

    “好啦。”Root打断她,“我只是想看看你的脸,Sameen。”

    “你知道我的…”Shaw迟疑了一下,却听到耳边传来的笑声,“笑什么。”

    “因为我想你啊。”

    “OK,好。我懂了。你就是个神经病对吧。”Shaw冷笑了一下,“现在你可以去打开你的灯,让我看看你长成什么样子。”

    “我觉得你会被我的脸惊艳到的。”Root皱着鼻子坏笑。

    “你也会的。”

    Root看不见这时Shaw的表情,她本想看看那不服输的样子会有多精彩。

    “在我让你看清我的脸之前,我需要自我介绍一下。”

    “不需要,Samantha Groves。”

    “不。”Root突然压低了嗓音,“My nameis Root。”

    Root说着按下开关。周围突兀地亮起来,她正盯着Shaw的眼睛。她本以为自己可以继续摆着随和的笑容和她单方面地斗嘴,此刻却怎么也无法扬起嘴角。她红着眼睛抬头向上看。

    “不得不说,你确实不错。我不讨厌坏女人。”

    “我不坏,Sweetie。”Root深吸了一口气,又笑着看着她。

    “无所谓。”Shaw径直向她走去,从未放下枪,“怎么都好。”

    “在你解决我之前可以先让我多看一会儿你的脸吗?”

    Shaw从面前的女人眼里探出了一些对她而言陌生的、悲伤的东西,但她不明白,更懒得去理解,那让她浮躁。于是她直接拎起Root的衣领,把她撞在墙上。背部与墙面碰撞的瞬间Root惨叫了一声,咬着下嘴唇看着Shaw用枪口抵着她的心脏。

    “你没有资格提要求,而我有几个问题要你回答。”

    “在那之前,Sweetie。”Root发出着极其痛苦的声音,“我们叙叙旧吧,我单方面的也行。”

    Shaw更用力地把她抵在墙上。从那女人嘴里冒出的每一个词、每一声气流都让她心烦意乱。她恶狠狠地瞪着那个狼狈的女人。

    “不要和我来这套。“

    Root明确地感受到身后有滚烫的液体淌了下来,烘烤着她的背脊。她依旧笑着,却终于藏不住眼泪,顺着她的脸颊和发丝滑落下来,滴在衣领上、Shaw的手背上。

    Shaw似乎是愣了一下。那一瞬间被Root捕捉在眼里,她用几乎是乞求的眼神看着她。

    “别这样做…好么?”

    “那么现在,我要问你问题了。”

    “OK。”Root颤颤巍巍地呼吸着。

    “那天,你是去见谁的?”

    “什么?”

    “在化工厂,你是去找谁的?”

    “这很重要吗?”Root露出了狡猾的样子,狼狈而狡猾。

    “你,为什么,在,那里?”Shaw说出每一个词都要咬紧牙关,Root知道自己一定让这个火药桶恼火极了,“别让我再问一遍。”

    “我不能告诉你。”Root弯下脖子凑近Shaw的耳朵,“那是个小,秘,密。”

    Shaw对着Root的左脸去了一拳,见她还在笑,又从另一边给了一拳。混着唾液的血水从她的嘴角渗出。

    Root喘息着舔去嘴边的血,头发正乱糟糟地黏在她满是汗的脸上,她没有抬头,只是抬起眼睛,歪了歪脑袋。

    “来,再给几拳。”

    Shaw把枪口用力抵在Root的肋骨上,一点一点加大力度,知道咬着牙齿瞪着她的Root哼出声来,眼泪一股一股从她瞪得狰狞的眼中直接落下。

    “我不是在跟你玩游戏。”

    “好吧。”Root喘了口气,Shaw的用力让她几乎难以呼吸,“其实我也想知道。”

    “什么?”

    “我对他一无所知,只是我的Boss让我去找他。”

    “你在撒谎。”

    “不,我没有。”Root一字一顿地清晰地说给她听,“你为什么不直接问你老板?”

    “我老板。”Shaw冷笑。

    “Decima。”Root将语调放得轻松了些,“其实你并不真正相信他们,对吧。”

    “这…”Shaw把她揪过来,又撞回墙上,反复两次之后墙上已是血淋淋的,“跟你没有关系。”

    Root点头,不再做出任何表情。

    “告诉我他的名字。”Shaw把她扔在地上,单膝跪地用枪顶着她。

    “我会的。”Root闭上眼睛,“但我还有些别的要告诉你。”

    Shaw用眼神示意她说。

    “我知道你跟踪了我。在我进酒吧后用某种方法骗那个男人把名片交给我。但你其实根本不会杀他,我太了解你的行为方式了。但我奇怪的是你为什么不直接在跟踪我的时候杀了我,而是把我叫到这种没有别人——也没有摄像头的地方。现在我明白了。”

    Shaw把Root的上半身拎起来,一拳揍了下去。

    “…你对你的上司心存怀疑,对吧?你觉得他们在骗你。”

    Shaw无言以对地掐住她的脖子。那女人虚弱的、颤抖的样子让她心情愉快,却同时烦躁不已,两种情绪来自同一个大脑,让她无法控制自己的理性。

    “你知道杀了我就没法知道真相了。”Root用无力的双手握住架在她脖子上的手,“告诉我,发生了什么?我不是你的敌人。”

    “闭,嘴。”Shaw更加用力了,试图让她说不出话来。

    “真的,我不是。你该要记得的…The Machine、Harold、John,还有我。至少你该记得Bear。”

    “我说了,闭嘴。”Shaw用枪指着她的鼻子,“我会开枪的。”

    “我们曾经一起救人的。”Root哽咽了一下,“我们必须要赢。所有人都很想你。”

    “你觉得我会相信你胡说八道?”

    “不,只是想说给你听。”Root深吸一口气,“那这个怎么样,如果我把你的行为告诉你的老板?”

    “在那之前你就会被我杀死。”

    “不。”Root闭上了眼睛,“你不会。”

    她掏出了唯一一样没有被拿走的武器——电击枪。用最后的力气一脚踹开Shaw之后,她电击了她的后颈。

    Root重心不稳地跌靠在墙上,却双腿一软跪在地上,几乎是用尽全力才有扶着墙站了起来。她问Shaw——

    “你就不觉得这有些熟悉吗?”

    是的。Shaw在她心底这么说,她不能说话。但那些奇怪的感觉着实困扰着她。

    “好吧,我很想把你带走…但我想你应该不愿意,就算了。”Root心里清楚即使把Shaw带走也只会让她请来援兵,于是摸着墙朝门口一瘸一拐地走向门口,有些无奈地回头,“但我很高兴和你见这一面。虽然这些真的很疼…我依然不是你的敌人。”

    她看到Shaw盯着她的眼里充斥着愤怒。

    “那个男人的名字叫做Cosmos Grey。如果你发现了什么或者如果你真的需要帮助…”Root笑了,“再或者,你还是想让我去死的话,可以来找我。”

    她想了很久,又补充了一句。

    “你真不应该这样对待我的。”

    Root用Shaw的枪打碎了门锁,一摇一晃地头也不回地,慢慢走远。

    Shaw此时只想努力伸出手去,捡起那把扔在地上的电击枪。

    虽然这真不是一次公平的交换,Shaw心想。

 

Chapter 3

评论 ( 33 )
热度 ( 255 )

©  | Powered by LOFTER